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所谓的矮人
    “你好巴翰格先生,我是来自岩兔之溪的旅行游侠康凯-尼诺,很高兴见到你”。

    门外的少年一头棕色的长发飘逸出尘。

    “叫康凯的小子,你有什么事么,你可要知道你打扰了一位矮人生命中最神圣的事情”。

    巴翰格仰视着高个子的少年,一脸不快的攥紧手中的锤子。

    康凯却好像完全没看见矮人的臭脸一眼,他毫不躲避巴翰格不悦的目光,仍然微笑着行了一个自然飘逸的游侠礼,然后认真说道:

    “巴翰格先生,请恕我反驳你的观点,武器锻造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无辜的人,不能因为追求好的武器而忽视了人们的苦难,现在…………”

    “够了,你个小鬼,一群无关紧要家伙的那点小事就是你打扰看巴翰格的理由么,不要说笑了,老子喜欢的锻造武器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你难道是小孩子么”!

    巴翰格的话语中直白的表示着自己对康凯“幼稚”思想的嘲笑。

    “巴翰格先生,你的言语辜负了你多莱滋守护者的身份,更是不符合矮人善良友爱的形象”。

    康凯眉头微皱,直到此时,他还没有放弃继续劝说巴翰格。

    “啊哈,这就是你们那些善良阵营不可理喻的地方,要我说就是事多,就是欠揍,知道为什么中立神系最永远比善良神系强大么,因为那些善神的手下净是一群无聊的蠢货”!

    巴翰格不屑的看着眼前的游侠,他一向对这种不知所谓乱教育人的家伙没有好感,而且正如他所说的,他对那些难民的死活一点都不感兴趣,更是不屑于善良阵营的行事和理论。

    “你是,认真的么”?

    听到巴翰格的回答,下一秒钟,康凯不在保持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他脸上的笑容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你是名叫愤怒的情绪,还有藏在眼底深深的无奈。

    “怎么地,想动手么,老巴翰格已经有两年没活动筋骨了,正想找个不开眼的揍一顿呢”!

    看到康凯失去笑容,巴翰格的不屑更加没有掩饰,他怒睁圆滚滚的眼睛,斗气缓缓缠绕上了那个深棕色的巨大锤子。

    康凯微眯的眼睛里也闪过愤怒的光华,轻盈但凌厉至极的斗气在游侠的周身缠绕。

    庞大的气势猛然迸发出来巴翰格的怒火普通厚实的高山,以绝对厚重镇压在不起眼的铁匠房中。

    康凯的气势则如同无处不在的无穷利刃,毫不退缩的对上厚土的重量。

    多莱滋城中心的空气似乎瞬间凝固起来,紧邻的城堡里更是有许多仆人都受不了如此恐怖的气势交锋晕厥过去,街上的许多行人也都被突然降临的气势压制的蹲在地上颤抖不已,被豢养在家中的宠物更是呜咽哭泣,整个多莱滋城都被一种灾难即将降临的气氛笼罩了起来。

    锻造房中,康凯和巴翰格互不相让的对视着,无意中散溢些许斗气就已经把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

    康凯的眼睛里充斥着怒火,他的声音也再也没有了从容和温和,只剩下悲伤和愤怒。

    “难道身为这座城市的守护者,你就这样报答人民的信任和期待么,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无辜的孩子死去却见死不救?看着疾病肆虐城市,看着无辜的镇民失去家庭财产么”?

    “没错,俺从来不管那些无关的闲事,俺就负责保护好海德家族,那些无所谓的贫民就让他们随便多死一点好了”。

    巴翰格完全不避讳康凯的怒火,莫名其妙被人找上门教训一顿,巴翰格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要不是顾及这里离哥拉特的城堡太近,以巴翰格的性子早已经二话不说一锤子砸上去了。

    看到巴翰格的态度,康凯没有继续坚持下去,作为一个善良守序阵营的游侠,他比巴翰格更不能接受在市中心交手,刚才的气势爆发给居民带来麻烦已经让善良的游侠暗暗自责了。

    康凯慢慢的收回气势,明确的表示了退让。

    巴翰格见此也冷哼了一声,同样收回自己的气势,凝固的空气也渐渐恢复了流动。

    “巴翰格先生,至少你应该知道那些残忍的贵族在剥削可怜人们的最后一点骨髓,我希望你可以对领主说一下…………”

    康凯的声音里几乎携带了哀求的情绪,但是矮人明显无动于衷。

    “我说了,我现在只想打我的铁,别拿那些闲事烦我,有的时候别忘了把门关上”。

    说完,巴翰格没有再看康凯一眼,他提起锤子,大步走回自己的锻造台,旁如无人的继续锻打那块纯净漂亮的秘银。

    康凯看到巴翰格的行动也知道了,自己无论怎么说,也不可能说服一根筋的矮人出手相助,反而有可能激怒这个暴躁的战士。

    “唉…………巴翰格先生,希望你能醒悟过来,愿自然之神欧拜给予你指引”。

    康凯微微躬身,然后无奈的离开了锻造房间,临走前也没忘了关上房门。

    “原摩拉丁诅咒你诸事不顺”。

    矮人狠狠的一锤子砸在秘银上,大声的回应道。

    ————————分割线——————

    难民们不知道多莱滋城里发生的各种事情,他们突然发现之前缺衣少食的生活还不是最糟的,因为现在,一个可怕到在难民营里没人愿意谈起的恶魔——瘟疫再一次降临了。

    当然,随之而来的还少不了那群鬼鬼祟祟的提沙夏尔信徒。

    碧兰和迪奇多依然躲在一个人迹稀少的角落里,虽然现在牧师们已经公布,疫病的传播方式是接触传播,但是人们还是本能的远离得了疾病的碧兰。

    骑士长凯斯卡瑟一如既往的给碧兰和迪奇多提供优质的面包,但是两人的情绪依然一天比一天低落,因为碧兰的病更重了。

    虽然作为一个学徒级法师,碧兰对疫病的抵抗力超出常人,但是她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种种症状,到今天,她已经无法起身行动,甚至说话都不得不小心翼翼。

    迪奇多茫然的抚摸着碧兰的头发,两人的爱情在一起对抗疾病的日子里快速升温,这几乎是两人唯一庆幸的事情。

    就在两人帐篷的不远处,一队提着木棒的士兵正在检查病人,他们在每一个人的腿上敲一下,如果骨折的话,就证明这个人得了病,他会被立刻杀死,然后拖到焚化场焚烧掩埋。

    难民们不得不尽可能拿出最后一点钱财满足这些如狼似虎的大头兵,不然…………那些棒子只要用力,没病的人也会被打断腿的!

    迪奇多有些麻木的看着一个哭泣的清秀女孩在两个士兵的威胁下走向巡逻军的营帐,这一幕在短短三天只内不知发生了多少,但是不论是碧兰还是迪奇多对此都毫无办法。

    就在碧兰看着难民们的凄惨黯然神伤时,她突然感觉到了一个毫不掩饰的可怕魔法波动以快的可怕的速度接近了这个营地。

    碧兰差点惊叫出声,这个波动她太熟悉了,直到现在,碧兰还会因为梦到那双湛蓝色的瞳孔而发抖。

    一幕幕血腥的哀嚎,粉碎的内脏,扭曲的灵魂再一次浮现在少女的脑海中。

    “迪奇多,快进去帐篷,快一点”。

    感受到那个代表着噩梦的魔法波动越来越近,碧兰几乎要惊叫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