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二十章 导师和学徒
    朋克研究到了自己想要的成果后就离开了尼爱兰小镇,他发现提沙夏尔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大,而且所有的信徒都有向多莱滋城了距离的趋势。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提沙夏尔的大动作即将降临,时间已经刻不容缓,必须尽快前往多莱滋城拉上一个盟友还有一群炮灰了。

    朋克不习惯骑乘载具,所以他索性给自己加持了迅捷术后就开始向多莱滋城狂奔,身后紧跟着已经修复完成的魔像一号。

    正式级法师的前进速度是很可观的,朋克在中午出发,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赶到多莱滋城下了。

    但是就在他想直接入城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魔力波动。

    “是碧兰那个小丫头,这家伙还没死么”?

    远远看到碧兰正惊恐的看向自己的方向,朋克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学徒。

    现在朋克已经不打算把碧兰制作成改造灵魂了,最近朋克没有任何联系,所以他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改造职业者的灵魂,更何况想要拉起一群盟友,一个看的过去名声还是有必要的。

    “既然打算伪装成一个“脾气有些古怪,但心地善良”的法师,放着自己的学徒不管肯定说不过去,索性随便安排一下这个丫头好了”。

    朋克在心中暗暗斟酌,他之前给多莱滋城的人留下的印象实在不好,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展开合作,所有的人估计都会对自己抱有戒心,那样的话给不利于朋克背后捅刀子,所以最好还是伪装成面冷心热的法师,至少让那些到处找茬的牧师没法对自己的布置进行调查。

    同时,只要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有邪恶阵营的偏向,哪怕那些牧师非常讨厌自己,他们也不得不认真帮忙。(没有确切证据,守序阵营的神明及其牧师无法按自己的意志行动)。

    这么想着,朋克减缓了脚步,调转方向前往碧兰的帐篷,通过预言法术,他知道现在碧兰和迪奇多正处于热恋中,她可没胆子把白塔里的事情说出去。

    尽管朋克已经大幅度减缓了速度,但是在碧兰和迪奇多的眼中,正式法师的身影还是化作一道黑色的残像就出现在帐篷前面的空地上。

    迪奇多瞪大眼睛看着几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朋克,虽然他本能的挡在颤抖的碧兰身前,但是从没见过正式级职业者的迪奇多还是被正式级强者的威势吓住了。

    作为一个吟游诗人,迪奇多在小说故事中知道不少职业者的事迹,但是他终究只是一个少年,从没离开过多莱滋城的范围,而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近距离接触的职业者——碧兰展现的总是人畜无害的形象,所以迪奇多甚至有种“职业者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的感觉。

    但是面对身高和自己相当的朋克的时候,迪奇多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阴冷可怕的感觉似乎成了迪奇多唯一的感受,特别是那双森寒的瞳孔,配合着神秘诡异的黑色法袍…………那种寂静无声的恐怖仿佛足以磨灭一切希望与美好。

    直到此时,迪奇多才明白,为什么只是提到这位正式法师的名字都足以让碧兰瑟瑟发抖了,那不仅仅是气息的恐怖,更是一种灵魂层次上的碾压。

    朋克冷眼注视着面前颤抖的小男孩,碧兰正紧紧攥着这个少年的衣服,两个小情侣依偎在一起瑟瑟发抖,搞得自己就像把小白兔堵在洞里的大灰狼一样。

    朋克有些无语的看着碧兰,他难以理解为什么这个有胆子给自己捣乱的学徒此时会吓成这样,但是这些并不妨碍朋克作秀。

    周围正在救助难民的牧师都远远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正式级强者,好几个士兵也着急忙荒的跑去通知凯斯卡瑟了,朋克知道,此时只要自己表现的和善一些,尽可能偏向善良阵营一点,等到自己拿出提沙夏尔教会的证据并提出需要帮助时,教会的牧师们就无法拒绝,所以他就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开口说道:

    “你好,我的学徒,我们又见面了呢”。

    由于平日的沉默寡言,朋克自认为柔和的声音其实还是没有什么感情色彩,听起来冷冰冰的了无生气。

    在碧兰看来,朋克这样八成是发火了,因为她不但扔下了白塔“出走”,更是为了翻找药品弄乱了实验台。

    擅自翻动一位法师的实验台,这已经可以说是宣战的标志了,所以碧兰此时害怕极了,她怕被朋克杀死,怕被当成试验品解剖掉,怕落得和那些奴隶一个下场——被改造灵魂。

    她更怕连累迪奇多!

    “至少…………至少要救下迪奇多”。

    碧兰的心中一时间只有这一个念头。

    “导师大人,非常抱歉,我擅自离开白塔,还乱动了实验台,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如果有什么惩罚我都毫无怨言,但求求您放过迪奇多,求你了…………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全是我的错”!

    碧兰眼睛通红,泪珠一滴滴从洁白的面庞上滑落,少女的大声对朋克哀求着,两只纤纤玉手丝丝拽住裙摆不让自己的身体过于颤抖,但实际上,她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衣服,连衣裙贴在碧兰身上形成了漂亮曲线。

    “不,碧兰,你在说什么,你只是为了救人而已,那里有什么错误,难道我们要对那个孩子见死不救么”?

    迪奇多在愣了一下神后也反应了过来,他在看到朋克的时候就敏锐的察觉到——眼前的正式法师绝对不是碧兰那种善良的职业者。

    虽然不论怎么问,碧兰也不肯告诉自己,在白塔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她常常在噩梦中惊醒,但是迪奇多已经意识到,白塔里的一切一定非常,非常可怕,眼前的正式法师也一定非常,非常恐怖。

    恐怖到…………让平时淡然恬静的碧兰此时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的程度!

    迪奇多是一个少年,更是一个立志保护碧兰的男人,他不能让碧兰独自承受这一切,所以他义无反顾的开口了。

    “迪奇多…………你……”

    碧兰听到迪奇多的话心中大急,她真怕迪奇多惹怒“疯狂邪恶”的朋克,然后被一发火球砸死。

    但是迪奇多轻轻用食指抵住碧兰嘴唇,制止她继续说下去,

    “好了,碧兰,不是说好了不论经历什么都要一起面对的么”。

    夕阳下,迪奇多的头发反射着璀璨的金光。

    “迪奇多…………”

    碧兰此时感觉只要和迪奇多在一起,所有的一切都无所谓了,即使是死亡或者更可怕的东西,只要…………迪奇多陪伴在身边…………

    朋克看着这对笨蛋情侣在面前上演生死离别,心中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无语”两个字甚至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朋克觉得自己似乎只是普通的问候了一句呀,这两个家伙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么,搞得自己像一个十恶不赦的反派一样。

    面对一群干瞪眼的牧师,还有抱在一起哭泣的碧兰和迪奇多,朋克第一次有了一种转身就走装作不认识的冲动。

    但是冲动归冲动,做戏还得做。

    最后,无可奈何的正式法师只好微微抽动唇角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然后走上前去照着两人的脑袋一人一个是轻轻的脑瓜崩,最后装作尽可能无奈的声音说道:

    “你们两个蠢货,到底还要多丢人才算够”!

    ——————————————————————————————————————

    (今天军训,南方四十度高温,虽然割伤了脚不能参加,但是还得旁听,被热成了狗,衣服不透气,汗水顺着下巴滴下来。

    教官还不让用手机,回到宿舍真的太累了而且没有时间,只好一更了,大家原谅我,明天我努力跟教官申请(送她包中华),争取用旁听时间手机码字,尽可能两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