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后手
    赫特这个家伙在朋克的压力下很容易就把“罪行”交代了,虽然这种不情不愿的交代没有什么细节,也完全把维密家族放在一个受害者的角度,听起来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但是结合一些预言法术,朋克还是知道了事情根本不是赫特说的那么“无辜受骗”,但是赫特是不是真的受骗了根本不重要,提沙夏尔在多莱滋城的布置才是朋克关注的要点。

    有了赫特这个“叛徒”的“招供”,提沙夏尔的布置已经没什么秘密了。

    总体来说就是利用赫特这个大贵族掩盖提沙夏尔教会的踪迹,利用茨威格收购香水产业散布瘟疫,同时把多莱滋的贵族绑上战车。

    不得不说,如果后来提沙夏尔没有发疯的话,这种布置还真称得上高明,不过现在提沙夏尔教会的根基——提沙夏尔本人出了问题,这种“网络”式的布置不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暴露了提沙夏尔教会的痕迹。

    赫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把所有提沙夏尔教会的重要据点卖了个干净,他还以为这样自己就算交了投名状,肯定能得到朋克的庇护,岂知道从头到尾朋克都没有想过和这个自讨没趣的家族有任何合作,或者说和朋克有了合作只会让这个家族的毁灭更加不可避免,因为朋克已经决定了——等到这次提沙夏尔教会事情完结,掠夺的路线就会开始!

    完全无视了赫特的挽留,朋克离开维密家族的宅祗,然后一步跃上一座高墙,他冷然注视着位于城市中心的领主城堡。

    “是时候开始了,提沙夏尔!还有…………凯斯卡瑟先生,收取了我的好处,现在也该做出回报了”。

    朋克心中暗暗想着,同时凭借预言法术的判断掐准时间,悍然发动了“伏笔”,只见一抹灰色的光辉在黑暗中的高墙上一闪而逝。在暗淡的夜色中就像猛然睁开的巨大眼睛注视着黑暗!

    于此同时,在领主的城堡中,凯斯卡瑟刚刚迫不及待的跪在哥拉特的右侧开始又一轮不厌其烦的劝说,但是沉迷女色的领主却满脸的不耐烦,他之所以来听凯斯卡瑟的“述职”,只是被这位忠诚的骑士长在催的心烦了而已,现在,他想直接把所有的权利统统扔给对方,省的他拿这些“麻烦事”烦自己。

    说起来事情就是这么巧合,朋克其实并不知道——凯斯卡瑟虽然常常觐见领主,但是他却几乎见不到哥拉特的面。

    而朋克布置的后手生效的基础就是凯斯卡瑟和哥拉特面对面!

    本来哥拉特能够逃脱这一劫的,但是………就在朋克发动后手的这一天,这个倒霉透顶的哥拉特出面了!

    就在凯斯卡瑟苦苦劝说的途中,他突然感觉到腹部有种极度的不适和痛苦,这种感觉来的如此之快以至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血液不是红色的,而是一种诡异的灰红色,散发丝丝甜味的的血液气息立刻弥漫了整个大厅。

    这就是朋克留下的后手——被封存在“斗气流通药剂”中的高浓度瘟疫病毒!

    既然巴翰格不愿意出手对付提沙夏尔,那就逼他出手好了,要知道除了朋克手中那份解药,现在可只有提沙夏尔手中才有治病药物,为了给哥拉特治病,巴翰格将会别无选择!

    与此同时,身处锻造房间的矮人战士猛的停下正在下落的锤子,就在刚才,他留在哥拉特王冠上的斗气感觉到了一种密集的魔法能量突然四处弥漫,这种魔法波动和外面那些生病难民身上的疫病一模一样,只不过密集了上百倍。

    “怎么会?难道………可恶啊”!

    “砰!!”

    巴翰格甚至顾不上即将成型的秘银,他立刻运转斗气发疯似的撞向锻造房的墙壁,伴随着震荡的轰鸣声,巴翰格一连撞碎了两栋厚实砖墙,直接撞进领主城堡的议事大厅。

    矮人战士的心中追悔莫及,他最近认真防备着所有靠近领主城堡的职业者波动,甚至在锻造途中也分散一部分注意力检查哥拉特身边的任何魔法波动,就是怕他的领主大人染上可怕的疫病,但是…………

    巴翰格万万没想到,瘟疫居然会潜藏在前来觐见的凯斯卡瑟身体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爆发出来,立刻感染了领主哥拉特。

    虽然有巴翰格分裂的些许斗气及时保护哥拉特,但是这次爆发的疫病太快,浓度也实在太高了,哥拉特更是没有任何职业等级,所以他毫不意外的当场感染了可怕的瘟疫。

    暴怒的巴翰格瞬间就用斗气把残留的瘟疫病毒全部扫出城堡,但是即使如此,哥拉特生病的事实还是不可挽回了。

    “提,沙,夏,尔,你胆敢侮辱守信的重锤氏族,从今天开始,我巴翰格-重锤和你不,死,不,休”!!

    看到哥拉特迷茫的昏迷倒地,巴翰格气的双眼通红,须发飞舞。

    哥拉特得上瘟疫可是现在为止没有研究出治疗办法的魔法疾病,如果没有及时找到解药,哥拉特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哥拉特可是海德家族最后的成员!

    一旦巴翰格曾经承诺保护的海德家族灭亡了…………

    重视的承诺如果被打破,这就代表着重锤氏族的荣耀被玷污了,按照重锤氏族的规则,从此以后巴翰格就再也没有资格拥有“重锤”这个姓氏了,对于一位重视承诺超过一切的老矮人来说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

    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根筋的巴翰格根本没有考虑所谓的幕后黑手,在他的脑海中,既然瘟疫是提沙夏尔搞出来的,那么这个锅就全部要由提沙夏尔来背。

    而且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提沙夏尔,逼她交出解药。

    “该死!该死呀!俺绝不允许重锤的荣耀被打破”。

    巴翰格状如疯癫的握紧锤柄,然后用火焰几乎喷涌的眼神看向一群被吓呆的官员,大声吼道:

    “还不快速召集所有的士兵,立刻出发征讨提沙夏尔教会”!

    感受着巴翰格散发你恐怖气势,好几个官员直接吓得晕了过去,剩下硬撑的官员也心中发苦,他们一直忙着压榨难民,根本没有调查过提沙夏尔教会,现在连对方在哪都不知道,这要怎么征讨?

    但是看到巴翰格吃人的眼神,根本没人敢说一句不知道,要知道巴翰格的斗气此时已经把锤子层层包裹了,如果真有官员敢在这位大爷发疯的时候来一句“不知道”,搞不好就再也别想“知道”了。

    官员们都颤抖着站在一起保持沉默,可是沉默根本不可能熄灭巴翰格心中的怒火,他看到这么多官员居然不回答自己反而在哪里浪费时间,怒火上涌的巴翰格立刻就失去了理智,他高高举起锤子,下一秒中,一团波动的黄褐色斗气在锤子头上慢慢成型。

    “俺再说一遍,赶快征讨提沙夏尔,你们在无是俺么”。

    “神哪!我们完了”,一个老官员绝望的说道。

    就在所有官员都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轻轻拦住巴翰格的锤子。

    “好了,巴翰格大师,请您冷静一点,愤怒永远无法解决问题,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就算你砸死了他们也没用。”

    “又是你这个小白脸”。

    巴翰格甩开拦在自己面前的手掌,他对着康凯俊俏的脸大声咆哮着,吐沫星子以子弹的速度四处溅射着。

    “俺不听那些没用的,要是你不能告诉我怎么找到提沙夏尔,今天俺连你一块打”!

    看见巴翰格喷火的眼神和开始压缩准备战斗的斗气,康凯知道眼前这个几乎失去理智的矮人没有开玩笑,但是他没有任何恐惧的神情,只是淡淡的叹了口气,缓缓开口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