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冰原岩虫
    不同于一些骑士小说中的描写,传奇强者的攻击从来只有毁灭,不会留下所谓的机缘或者感悟,这一点朋克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了。

    在这道被数百年前的一位传奇战士一剑斩出来的峡谷中,朋克也曾经试图静下心神寻觅法则被撼动的痕迹,但是这种行为注定是徒劳无功的,先不说那位传奇怪物是否会留下痕迹这种东西,就单论朋克现在的灵魂层次也是无法感知法则的的存在的。

    即使朋克再如何努力的放空心神,他所感知到的一切也只有无穷无尽的严寒。

    虽然心中不免有些失望,但是仔细想想,这种结果也也算正常,要是传奇层次的力量那么容易被人感悟,那传奇就不会如此的遥不可及了。

    刺骨的寒风虽然让三个正式级强者瑟瑟发抖,但是它依然没有冻住了矮人的碎嘴。

    三个人在岩壁上用最快的速度往下攀爬,不论是朋克的魔力还是巴翰格,康凯的斗气都是有限的,峡谷对能量的消耗太过于巨大了。

    “该……该该该死,冻气老头巴翰格了,提沙夏尔怎么会躲在这个地方,难道她都不怕冷的么”?

    巴翰格身上覆盖这浓厚的土系斗气,按理来说这种防护即使在零下一两百度的低温中也能保持体温,但是在有着未知力量的寒风中,他依然被仅仅零下四五十辅的温度冻的直打哆嗦。

    “巴翰格先生,你看康凯都没有抱怨什么,你就不能安静一会么,如果惊动了裂缝里的原住民,咱们的处境就危险了”。

    朋克无奈的对巴翰格说道,这个矮人确实是一个优秀的炮灰,就是事太多了,而且总喜欢说个没完没了。

    但是在朋克说完后,康凯没有像以前那样保持沉默,他蠕动几下冻的发紫的嘴唇也有点发颤的说道:

    “抱歉,我只是冷的说不出话而已,但是我要说明一下,如果在一小时后我们还无法找到提沙夏尔的巢穴,那么我们的斗气就会先一步支撑不住的”。

    “放心,提沙夏尔也只是正式级职业者而已,我们没法忍受太久的寒冷,她也好不到哪去,我相信在下降五分钟左右的路程,应该就是提沙夏尔所在的深度了,到时候有预言法术的帮助,不出二十分钟就能找到她”。

    朋克说这些话时还是很自信的,虽然他不是预言系专精,但是他却在大祭司身上得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预言法术——污秽预知,为了准备这次的行动,他特地带足了施法材料,相信凭借这个法术,找到提沙夏尔的大体位置并不困难。

    恩!单纯的找到确实不难,但是…………

    听到朋克的回答,康凯没却有露出安心的表情,只见他呆滞的看了看峭壁的下方,脸上泛起了一丝难看的苦笑:

    “朋克先生,容我冒昧的问一下,你我没有考虑过遇到某些“原住民”时应该怎么办”?

    “那还用说么,干她丫的”。

    巴翰格甩了甩锤子上的积雪抢先回答道,他还是那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这可是你说的呦,巴翰格先生”!

    康凯苦笑着抹掉短剑上的冰霜,扯掉碍事的袍子,纠结的注视下方。

    不同于巴翰格和康凯还有兴趣说笑,朋克此时已经愣住了,他心里的五味杂陈千言万语最后只能会聚成一句话——真是哔了狗了!

    只见三人的正下方,一只巨大到吓人的脑袋正瞪着探照灯一样大的血红眼睛注视着朋克一行人,这只怪物的身体还藏在岩壁当中,但是仅仅是他露出来的脑袋就有一辆双层大巴那么大,脑袋上覆盖这一层层惨白色的鳞片,普通冰刀一般的牙齿遍布整个大嘴。

    这是一只正式级的生物——冰原岩虫!

    “怎么可能,虽然由于传奇能量的肆虐,感知能力失去了效果,但是这种生物是没有智慧的,被传奇能量侵蚀的它更应该狂暴不已才对,如果它一开始就在这里的话,怎么可能等到三人如此接近才显出身形,除非…………”

    朋克的心里翻涌起惊涛骇浪,他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这个家伙不会是提沙夏尔的“宠物”吧,虽然这种怪物没有智慧无法帮助传播宗教,但是作为看门打手确实再好不过的,如果提沙夏尔和她的宠物联手进攻…………

    想到这里,朋克感觉自己冷汗都要下来了。

    巴翰格和康凯同样想到了这一点,这个大家伙至少能够牵制住三人中的两人,剩下的一人独斗提沙夏尔可以说胜率会下降到三成不到的程度,因此,康凯和巴翰格都面色铁青,在这种严寒环境下,这只冰原岩虫可以发挥最大化的战斗力,反观他们三人,在冰雪中的岩壁上战斗实在处于劣势!

    就在三个人一边警惕岩虫一边环顾四周寻找提沙夏尔踪迹的时候,一个饱含污浊能量的投影出现在岩虫的脑袋旁边。

    “啊——哈哈哈哈,小虫子们,你们居然千里迢迢跑过来自寻死路,现在,准备好面对我可爱的小宠物了么”?

    这个投影正是提沙夏尔。

    她拍了拍岩虫的脑袋,狂笑着肢体乱颤,伴随投影降临的污浊雾气萦绕在周身,看起来非常有疯狂反派boss的风范。

    “呸!谁死谁活还说不一定呢,等到俺把锤子捅进你的脑壳,你里就知道俺的厉害了”。

    巴翰格最受不得激将,他狠狠的往地面砸了一锤子,对着提沙夏尔的投影吐了一口唾沫,胡须在风中群魔乱舞着。

    “即使面对再大的邪恶,我也绝不会退缩,这是伟大的欧拜赐予我的教诲”!

    康凯睁开眼睛,凛冽的目光一闪而过,风系斗气在身体的每一个关节上充盈会聚。

    不过不同于康凯和巴翰格的如临大敌,此时,朋克却玩味的看着提沙夏尔。

    在听到这个家伙的威胁后不但没有任何慌张,反而松了一口气,他微笑着看向漂浮在岩虫脑袋旁边的提沙夏尔,不急不缓的说道:

    “你好,提沙夏尔女士,我们又见面了,正如我所说的,即使再一次见面,你依然对我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等一会被我的小宠物撕碎时你可要哭的大声一点,我还期待着你们跪地求饶的场景呢,啊哈哈哈哈”!

    听到朋克的话语,提沙夏尔狂笑起来。

    但是朋克依然没有露出半点恐惧的表现,他嘲弄的看着狂笑不止的提沙夏尔,用不屑的语气说道:

    “不不不,提沙夏尔女士,你现在投影到此是一个巨大的败笔,你的智力恐怕已经剩不下多少了,看看你的行动吧,仅仅为了成功率不到一成的恐吓,却暴露了自己的弱点。

    现在,结合一些路上的蛛丝马迹,我判断出——你可能由于某些原因无法离开巢穴,只能让你的小宠物拦住我们,我说的对不对”?

    听到朋克的嘲讽,提沙夏尔的笑声戛然而止,就像被噎住了一样好一会都说不出话来,面对朋克嘲笑的目光,提沙夏尔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就算我暂时没法行动又能怎样,我的小宠物即将把你们撕成碎片,现在,快点杀了他们,我可爱的小罗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