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狂战士巴翰格
    正式级咒法系法术——境界压缩:制造一个500立方米的能量囚笼包裹敌人,然后快速进行压缩直到把敌人身体完全粉碎。

    注意:压缩期间需要施法者持续输出魔力。

    岩虫的脑袋刚刚没入地面,一个灰黑色的能量盒子便把他的脖子以及三分之一的身体全部包裹起来,还没有等到岩虫反应过来身体上的不对劲,开始闪烁起紫色光点的能量盒子便开始快速缩小,虽然由于岩虫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能量,“境界压缩”的压缩速度并不算快,但是表现在宏观上,依然可以用肉眼清晰的看到,在岩虫的身体上以灰黑能量为界限的血肉组织大块大块的撕裂,位于“灰黑能量盒子”里的肉块更是无一例外的在快速碎裂着。

    “嗷!!”

    感受到死亡的威胁降临在身上,岩虫顾不上继续钻进峭壁当中了,它立刻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躯体上抵御法术的高压,同时,岩虫头顶上的淡黄色能量也快速凝聚成数十条迷你的能量岩虫飞速向“灰黑盒子”冲过去。

    不得不说,这只冰原岩虫作为一个正式级生物所凭借的绝不仅仅是巨大的躯体,它还有着足够优秀的能量利用手段。

    被灰黑色能量盒子关起来的身体在淡黄色能量的会聚下有了大幅度的强化,一时间,“境界压缩”的效果居然被暂时制止了。

    看到这种情况出现,朋克不禁微微皱眉,他加大了魔力的输出,但是重伤的岩虫也不要命的压榨身体每一个细胞里的最后一点能量阻挡血肉的碎裂,两者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如果此时面对岩虫的只有朋克一个人,这次的战斗说不定还真会变成一场消耗战,而且由于冰原岩虫适应了夹杂着传奇力量的寒冷侵蚀,到最后谁输谁赢还说不一定么,毕竟朋克可忍受不了长时间呆在这种有着诡异寒冷的环境下。

    但是现在,这种僵持注定不会持续太久。

    就在岩虫把做最后的能量都集中在躯体上后,康凯,巴翰格以及朋克的魔像一号不约而同冲向动弹不得的岩虫。

    正所谓痛打落水狗,现在的岩虫因为在全力抵御“境界压缩”的攻击,浑身上下没有任何超自然能量防御,巴翰格等人怎么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先是魔像一号的一发“钢铁束缚”进一步阻挡了岩虫的行动,然后巴翰格重重的一锤把岩虫仅剩的一只右眼也砸的稀烂粉碎,最后,康凯再一次使用了他引以为豪的正式级斗技——轮锯。

    结果没有任何玄念,再一次被三个正式级强者集火攻击的岩虫这下子是真的死去了,康凯的短剑只用了不但三秒钟就把它的脑袋切了下来,朋克的“境界压缩”也毫不意外的把岩虫的三分之一躯体压成小汽车大小的一团血肉糊糊。

    提沙夏尔的小宠物——冰原岩虫,攻略结束!

    三个人和一个魔像谨慎的站在陡峭的岩壁上,岩虫短程三节的身体缓缓脱离岩壁,然后坠入裂缝的深处。

    虽然这个大家伙身上的甲壳包括血液都是非常值钱的施法材料,但是三个人现在还要继续前进面对提沙夏尔,不可能带着那么大堆材料行动,三人中只有朋克和巴翰格拥有的空间戒指也装不下那么多东西,所以哪怕多少有点心疼,但是他们还是只能放任岩虫的尸体掉下深渊。

    “哦,不,不不不,瞧瞧你们干了什么,你们都干了些什么?你们居然杀死了我可爱的宠物,我要扒了你们的皮,把你们的骨头碾碎,把你们的血管一根一根抽出来,把你们的灵魂撕成碎片————啊啊啊啊啊啊”!

    眼睁睁看着岩虫的尸体掉落缝隙的不只有朋克三人,还有这只怪物的主人——提沙夏尔。

    目睹了自己的仆人死的这么凄惨,提沙夏尔立刻疯狂了起来,这一次她倒是没有闹笑话一样单凭一个投影冲过来,但是这个话唠开始在半空中不断飞来飞去,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一边进行各种孩子气的威胁恐吓。

    而且也许因为这块区域处于她的投影范围之内,即使投影被打碎了,提沙夏尔也会立刻制造一个新的继续千篇一律的谩骂。

    虽然这种威胁对于朋克来说只是徒增笑话,康凯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无视掉,但是唯独暴躁的矮人巴翰格被被气的哇哇大叫,康凯不得不硬拽着他才能阻止气炸毛的矮人不断攻击无意义的投影,巴翰格明显难以控制自己情绪,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至少现在不是。

    虽然为了保留一个底牌,巴翰格隐瞒了自己身份,但是在提沙夏尔的催化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家伙是一个狂战士了。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康凯和朋克都有一种“神一样的对手,猪一样的队友”的感觉。

    “你是狂战士你倒是早说呀,这一路过来我们还当你只是脾气有点爆燥呢”。

    这就朋克和康凯此时的心声。

    要知道,狂战士是一种很麻烦的职业,他们平时看不出来和和那些“暴脾气”有什么不同,但是一旦他们被激怒了,就能够通过“狂化”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增强自己的力量。

    可是这种狂化的能力就如同术士的血统一样,如果没有经过“挣脱牢笼”的话,在激活后就会让使用者暂时失去理智甚至六亲不认。

    不得不说,狂化是一个很强力的底牌,但是对于狂战士的队友来说,除了神坑这两个字以外就不剩下什么了。

    要知道,一个没有“挣脱牢笼”的狂战士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不稳定,既可以杀伤敌人,也可以杀伤自己

    “巴翰格,我不得不提醒你,我们对付那只大虫子足足耗费了五分中的时间,如果在十分钟内我们还没有进入提沙夏尔的基地的话,我想大家就可以一起回头了,如果你想在这个山谷中被吹成冰块就继续胡闹好了”!

    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康凯只能严肃又无奈的拦住想要追逐提沙夏尔投影的巴翰格,然后一本正经的摆事实讲道理,还得淋漓避免刺激到已经处于狂怒边缘的巴翰格。

    他忧心着多莱滋城的居民们,根本容忍不了巴翰格这么浪费时间,所以作为欧拜的信徒,他认为自己有义务给伙伴适当的劝告。

    “哦,好吧,我想我又气过头了,我一生气就控制不了自己,但是那个家伙实在太气人了”。

    巴翰格多少还算明白点事理,他懊恼用锤子种种的敲了脑袋两下,伴随当当两声闷响,他的理智似乎也回归了不少。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隐瞒狂化这个底牌对于朋克和康凯来说是多么的坑,面对一脸无奈的康凯,巴翰格居然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了,我想我们可以继续赶路他,放心,老巴翰格能控制好自己的”。

    出于无奈的信任,康凯对巴翰格点了点头,他继续跟随住朋克的脚步,但也注意时不时的留心巴翰格的精神状态。

    康凯和巴翰格的对话自然也一字不落的落到了朋克的耳朵里,虽然从头到尾朋克都没有多说什么,但实际上,朋克已经开始在心中问候起巴翰格他全家了。

    “见你个鬼的狂战士,你加上提沙夏尔的毒舌后和一炸弹有毛线区别?你才是提沙夏尔最忠诚的“小宠物”吧”!

    对于巴翰格能控制好自己的说法,朋克表示一个字都不信,每一个暴走的狂战士都说过能控制好自己,但从许多惨痛的事实来看,没有什么比这种盲目的自信更不靠谱了。

    现在朋克不得不进一步加快脚步。

    提沙夏尔发泄性的谩骂误打误撞的起到了出乎意料的效果,他可不像在半路上和一个狂化的矮人打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