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暗流涌动的多莱滋
    长青季四十八日,朋克等人出发的两天前夜晚,考拉家族的宅祗密室中。

    茨威格坐在密室的座椅上,他用粗肥的手指揉捏着太阳穴,这个大腹便便的贵族没有了往日的从容淡定,因为他知道了一个消息——提沙夏尔教会被通缉了,罪名是暗杀领主未遂!

    对于一直处于“提沙夏尔教会最忠诚的合作者”这一位置的茨威格来说,这无疑是一件晴天霹雳的事情。

    要知道,就在两个月前,他还在帮助提沙夏尔教会贩卖那些诡异的香水,就在两天前,他才刚把一大批从难民那里“逼迫”来的奴隶送给提沙夏尔教会当信徒表忠心来着。

    这些事情不只有他参与,就连赫特那样的家伙也曾是提沙夏尔协助者的一员,只不过他们都跟狡猾的见势不妙赶快脱身了,赫特更是及时的投靠了朋克,不知不觉间,居然仅剩下考拉家族还在犹豫不决了。

    茨威格还对提沙夏尔的教会抱有些许幻想,考拉家族在提沙夏尔教会上投资了太多的心血,如果就这么空手退出,茨威格他肉疼呀。

    在贪念和理智边缘徘徊的茨威格足足思考了一个晚上,最后还是理智压倒了欲望,他下定决心抛弃提沙夏尔这艘破船!

    即使提沙夏尔承诺了荣华富贵,承诺了地位权势,但也得有机会享用才行,这么简单的的道理茨威格还是知道的。

    “茨威格大人,你真的考虑好了么,这么一来,我们就真的和提沙夏尔教会决裂了”。

    茨威格最信任的老管家柯拉苦口婆心的说道。

    “没办法了,如果再不脱身,我们就要成为所有贵族的替罪羊了”。

    茨威格眼里闪过一丝怨毒,最后无奈的说道:

    “和提沙夏尔有过合作的事情是瞒不住的,随便一个预言法术就可以知道,所以我们索性就不再隐瞒,你立刻传令下去,就对外宣扬我们被提沙夏尔教会的邪恶迷惑了,现在潘然醒悟,然后立刻来仓放粮,表达善意,至少这样教会就动不了我们了。

    至于那些难民们的卖身的奴隶…………就全部推到赫特头上,反正这个事他也没少参与”。

    茨威格多少还是一个扺掌一个家族的人物,他立刻做出来了判断弃车保帅。

    “这样的话,虽然沉重的惩罚和打压不可避免,但是至少可以保住考拉家族的存在”。

    茨威格闭上眼睛靠在椅子背上,微微张口喘着粗气,像一摊烂泥一样失去了力量。

    “你还在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传令下去”。

    茨威格摊在华丽的座椅上有气无力的说道,由于对“结局”的无奈和悲伤,他的语气也不太好了。

    “茨威格先生,你确定不会更改你的决定了吗?你确定要背叛伟大的提沙夏尔女神么”?

    等了足足十多秒,房间里传来的不是管家柯拉忠诚的应是,而是一种阴森诡异的嗓音。

    “怎么回事,你……你你…………”

    猛地睁开眼睛,茨威格看到的的是何等惊悚的一幕。

    只见从小跟随他的老管家柯拉正用一种他从未见过的血腥笑容“嘿嘿”怪笑着,同时,他的皮肤开始快速碎裂,皮肤和肉块“稀稀拉拉”的掉落在地上。

    很快,名为“管家”的皮囊就成了一摊鲜血淋漓的碎肉,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披着漆黑甲壳的干瘦人形显露出来。

    最可怕是,不知什么时候,这位“管家”的手里居然出现了一把闪着银光的小刀,刀口的寒光甚至刺痛了茨威格的眼睛。

    “既然这样,你就没用了,提沙夏尔女神不需要不听话的走狗,现在,你的死将是考拉家族对提沙夏尔女神最后的回报”!

    “不……怎么可能,快来人……快来人……啊…………”

    很可惜,这里是考拉家族的密室,没人听得到茨威格的呼喊。

    ——————分割线————————

    多莱滋城外,难民区,长青季四十九日,朋克等人出发的一天前早晨

    迪奇多的心情很少有的不错,他出门打水的时候甚至开心的和那些调皮捣蛋的小孩子玩闹了起来。

    这些都是因为碧兰,也只有让迪奇多关心至极的碧兰能够如此大幅度的左右迪奇多的心情了。

    事实上,碧兰的病情没有如同大多数人悲观的想法一样继续恶化下去,她的身体在一天一天好起来,而且这个速度还越来越快,似乎已经沉睡的免疫系统终于苏醒了一样,在的短短几天内,原本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的碧兰就可以小心翼翼的站起来了。

    这种情况在许多得病的职业者身上都非常普遍,大多数因为感染瘟疫被“安置”在难民营的职业者都开始渐渐好转,似乎融合了斗气,魔力等特殊能力的免疫细胞终于开始展现出了他们应有的威力了。

    但是这样的幸运仅限于职业者们,“灰骨瘟疫”对于普通人来说依然是必死无疑的不治之症,就算这种疾病真的可以在一段时间后不医自愈,以普通人那种脆弱的体质也不可能支撑到那个时候。

    虽然迪奇多心理仍然不免为那些普通人的死亡而悲伤,但是他还是感到十分的庆幸:

    “碧兰能够好起来真的是太好了”。

    迪奇多由衷的感谢着冥冥中的命运,他甚至不愿意回想自己看着碧兰一点点虚弱下去却无能为力是一种什么感受,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迪奇多走在有点脏兮兮的难民营地中,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三天多,但是所有的难民和生过病的职业者乃至逃难的贵族都还不被允许进城,费伦大陆对瘟疫的恐惧程度超乎任何人的想象,距说直到现在,多莱滋的议事厅里还有人在提议烧死全部难民呢。

    但是迪奇多一点也不担心,他相信有着碧兰的老师——朋克存在,瘟疫的事情一定会被解决,所有人也都可以得救,至少碧兰一定可以得救。

    “那是一个面冷心热的法师,他一定会救助大家的”

    他如此的相信着。

    天真的迪奇多走到难民的聚集地,开始把一些食物送给那些和父母失散的孤儿,平时除了极少数的善神教会牧师,根本没有人会做这种事情,不过在今天,他发现居然似乎还有人在同样的事情。

    那是三个披着棕色麻布袍子的人,他们的面孔都蒙在兜帽下面,带头的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他们带着一辆装满粮食大马车,正在挨个帐篷分发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