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难民土匪
    仇恨是一种火焰,只需要一点星火就足以焚烧所有名为“痛楚”枯草。

    现在,心中充满痛楚的难民们已经被点燃了。

    “杀杀杀,杀光该死的贵族”。

    一位杀红眼的枯瘦青年举起捡到的菜刀一下一下剁在一个穿着华丽的尸体上。

    “这些钱都是我的了,都是我的”!

    好几个衣服破烂的难民不断拔下死人的衣服包裹一大袋的饰品珠宝,他们刚从一处贵族的宅祗中跑出来,连耳朵上都挂满了项链串珠。。

    多莱滋的大街再也没有了繁华和优美!只剩下满地的尸体和杂物,好几栋房屋都也被烧毁了,在火焰中脆响的木屑冒起滚滚浓烟。

    就在刚才,某一个倒霉贵族家供奉的学徒法师被至少两百多难民撕成了碎片,虽然他召唤出了几头饿狼咬死了十几个人,但是不会防御法术的学徒级职业者终究无法抵挡上百疯子的围攻。

    此时,不管是法师破碎的尸体还是被饿狼咬死的难民都没人去理会,所有人,包括一些原本的多莱滋城居民都化身为最最凶残的劫匪,他们争抢着华丽的杯子和项链,哈哈大笑着吃掉所有能找到的食物,随手拽过来任何穿着比较华丽的人剁成肉泥。

    地狱,这是真正的地狱!

    迪奇多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难以想象那些疯狂大笑的恶鬼在几分钟前还是可怜兮兮的难民。

    “这……怎么会这样”?

    迪奇多失神的叫出声来,攥紧碧兰的手指惨白惨白!

    碧兰也为晚上的景象震惊不已,她立刻想起自己的家族。

    斯通家族甚至不如眼前这个小贵族,他们甚至没有供奉职业者坐镇,碧兰不敢想象自己那些养尊处优,手无缚鸡之力的的“亲人”们该如何面对疯狂的难民们!

    同样愣愣的说不出话来的还有箩塔兰,她知道,被恨意和绝望只配的难民谁的话也听不进去,所以她也只能躲在迪奇多身后默默的看着,生怕别人发现自己就是前一段时间颇为出风头的贵族——箩塔兰。

    “因为欲望没有了约束,因为嫉妒焚毁了人性,也因为单纯的从众心理”!箩塔兰深深的明白这一点!

    惨绝人伦的惨剧并没有因为迪奇多的骇然而停止,因为没有人约束,这些人的疯狂反而越发变本加厉了。

    只见一个壮硕的大汉从贵族宅祗的侧房里拉扯出三四个小孩子,其中最小的那个还只是一个婴儿。

    他用粗糙的大手把哭泣的孩童扔到一个血迹斑斑的断墙上,之后还狠狠的对着婴儿的脑袋踢了一脚,让这几个贵族子女的哭泣更加响亮后才大声的说道:

    “这就是万恶贵族的小崽子,那些可恨的贵族抓走了我的小女儿,也带走了各位许多人的亲人,现在,轮到我们让他们也常常痛失亲人的滋味了,哈哈哈哈”!

    强壮的男人狰狞大笑着抽出一柄削尖的木棍,他随手抓起一个小男孩,然后用还带有大量木刺的木棍对准那双大眼睛,口中发出狰狞的笑容。

    “嘿嘿嘿,你们说这些贵族的脑浆是什么色儿呢,我可真想看一看啊”!

    被提在半空中的小男孩害怕的浑身颤抖,他又哭又叫的大声喊道:

    “你们……呜呜……是什么人,我爸爸可是……可是菲特艾男爵,…………呜呜,你们不能杀我,我要……我要让我爸爸出兵,把你们全都吊死”!

    小男孩者番话无异于捅了马蜂窝!

    原本看到壮汉居然要杀一个小男孩时,难民们在心里还是有所犹豫的,但是在此时,听到这个男孩居然一开口就是最让普通贫民厌恶甚至憎恨的贵族强调,这些在前几天才被茨威格逼到卖掉孩子亲人的难民们彻底失去了善心,他们纷纷怒睁血红的眼睛,举起拳头大吼道:

    “杀了他,贵族没一个好东西”。

    “就是他们把我的妹妹卖给奴隶贩子的,我要碾碎他们的骨头”。

    “快点下手,扎爆他的狗眼”!

    听到自己的“观众”如此支持,高出普通人一头的大汉残忍的舔了舔嘴唇,然后“嘿嘿”一笑,最后狠狠的把木棍扎向小男孩的眼睛!

    “住手”!

    就在木棍距离小男孩的瞳孔不足一寸的时候,一声坚决的大喝突然传来,同时,大汉脚下的土地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坑洞,正在全力刺出木棍的壮汉猝不及防的向右边滑倒,尖锐的木棍险险的从小男孩的脑袋旁边飞快略过!

    大吼出声的人正是迪奇多,而碧兰即使施展的学徒级炼金术也险之又险的救了小男孩一命!

    看到摔倒的大汉从断墙上滚了下去,迪奇多一下子跳到断墙上,他赶紧用洁白的袍子把三个贵族小孩护在身后。

    “你们还是人么,这么小的孩子哪有什么罪孽,他们犯了什么错要被杀害,如果不分青红皂白迁怒无辜之人的话,你们和那些贵族有什么区别”!

    迪奇多面向所有难民,怒吼的面红耳赤,他用力的握紧拳头,把心中的怒火,不解一并宣泄了出去。

    “看看你们做的事情,不觉得像是一群土匪的行为么,强夺财产,杀人放火,你们拍着良心问一问,这样的报复是正当的么”?

    面对迪奇多声嘶力竭的质问,有一部分难民羞愧的低下了头,他们也在心中质问自己,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复仇的火焰居然要焚烧到孩童身上么。

    看到群情激愤的难民慢慢安静了下来,碧兰和箩塔兰都松了一口气。

    “也许,这样多少能唤醒一些人的良知和善良吧”!

    碧兰天真的想着。

    但是,这个世界终究不是骑士小说,即使在伟大的英雄也不可能单凭一席话抚平所有人的情绪,特别是在有一些可怕催化剂的情况下!

    就在难民们迷茫的注视着现在断墙上迪奇多时,一个衣着破烂的中年妇女跌跌撞撞从贵族宅祗的地窖中跑出来,她的脸上尽是泪水和鼻涕,一个四十多的人居然哭的涕泗横流:

    “谁来救救我的女儿啊,她就在那个地牢里,还有好多人都被关在铁笼子里了,你们赶快来救救他们,快来人发发慈悲吧,神呀,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卡里娅,为什么”…………

    看到这个妇女失魂落魄的跑出来,迪奇多和碧兰还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箩塔兰的心里却“咯噔”一声脆响。

    别人不知道那些变态贵族的地窖里是什么模样,她天天和贵族打交道的箩塔兰还不知道么,眼看着十几个精壮些难民疑惑的走进漆黑的地窖,箩塔兰几乎立刻就意识到——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