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污秽预知
    当检查完康凯项链里你物品够,朋克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因为——没有小木匣!

    没错,康凯唯一的储物装备里居然没有那个屏蔽一切感知的小木匣。

    朋克随手扔掉康凯的头颅,赶紧把项链里所有的东西全部倒出来一件件的查看。

    有几件换洗的衣服规规整整的叠放在一起,还有两套平平常常的半身轻甲闪烁着光泽,再者就是几块干巴巴的口粮以及一小袋金币,康凯的家当可以称的上清贫,连一件魔法装备都没有。

    最最关键的是——没有小木匣,没有小木匣,没有小木匣!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等到朋克再一次站起身来的时候,他的表情比万年不化的坚冰还有寒冷。

    他辛辛苦苦的忙活了这么长时间为了什么?冒着巨大的风险杀死提沙夏尔是为了什么?如此高调的行事甚至不在顾及阵营和声望又是为了什么?

    还不如为了那件神秘的传奇装备,现在他杀死的提沙夏尔,宰掉了康凯,但是到嘴边的鸭子——传奇装备没了,偏偏他还不知道康凯把它藏在了那里,这种情况叫朋克如何冷静。

    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朋克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现在他感觉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如同暴怒的火龙在深渊嘶嚎咆哮,任何被这烈焰波及的生命都注定迎接必然的万劫不复。

    朋克真的没想到康凯居然不把那么重要的东西随身携带,他难道信的过一根筋的巴翰格,或者以为挖个洞藏起来就能让自己束手无策?

    “该死的康凯,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你以为我想要东西会到不了手,你以为你的敌人是谁?是巴翰格那个傻乎乎的矮人么”!

    朋克咬牙切齿的拿起康凯的头颅,怒火翻涌的盯着那双死寂的眼眸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不不,我可不会这么放弃,你根本不了解法师的力量,也根本想不到法师的手段”!

    几句话说完之后,朋克的怒火也慢慢转化成了无尽的冰冷,但是瞳孔中的魔力漩涡却转的更快了,愤怒并没有逝去,只是被转化成了比愤怒恐怖的多的冷静和理智!

    他摒弃掉毫无意义的愤怒,开始认真思考有没有补救的方法。

    作为一个辅助预言系的法师,朋克还有一个手段没有使用,很快,他就想到了那个被自己尘封起来的法术,那个让灵魂都不寒而栗的《污秽预知》。

    虽然那个法术怎么看怎么诡异,朋克本来是打算只当做学术研究资料进行学习的,但是现在,除了这个法术,他想不到其他的手段能找到被康凯藏起来的传奇装备了。

    朋克纠结的拿出那本从大祭司身上搜出来的古老法术书,慢慢摸索着沾满污渍的书皮。

    “污秽预知”虽然属于预言系法术,用途也是寻找某些东西或者预知一下未来,但是它却不属于探查类法术,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沟通类法术!

    从魔法书上用古拜伦语的描述来看,这个法术可以献祭祭品和“冥冥中的伟大存在”进行沟通,所献祭的祭品越多,质量越好,越污秽不堪,那个“伟大存在”也就可以告诉献祭者越多的信息。

    不过这种邪恶阵营的献祭法术所沟通的“伟大存在”通常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家伙,比如深渊中的疯子恶魔领主们。

    那些混乱阵营的恶魔拿了祭品不办事都算好的,遇到一个正在发疯的,搞不好对方会拼着被晶壁防御打个半死也要平白无故的弄死献祭者,那时候了就真是哭都没处哭了。

    而且,祭品的要求通常也非常高昂,朋克也不知道这个献祭法术连接的“伟大存在”是多元宇宙中的哪一位“大能”!

    “富贵险中求,再怎么说这也是多远宇宙最坚固的位面,怎么也不至于让恶魔一类的东西乱来才对”。

    经过仔细的思考,朋克下定了决心,传奇装备太珍贵了,他无论如何也要搞到手,再说了,强者道路哪有不冒风险的。

    打定主意后,他没有再选择用康凯的下半身喂食魔像一号,而是小心的把白塔大厅里四溅的血肉全部收集起来装进了一个木桶。

    然后,朋克把装满康凯碎肉的木桶和“污秽预知”法术书一起放进储物戒指当中。

    现在施展“污秽预知”还缺一样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祭品。

    不过朋克心中早就有了祭品的选择,康凯的尸体是一个,巴翰格的尸体是另一个,再加上半个多莱滋城的人口…………探查一下康凯返回多莱滋城后的详细行动路线总够了吧?

    朋克心中毫无波澜的思考着。

    虽然一旦做出了这种事情,那他就彻底和所有善良阵营敌对了,但是朋克一点也不在乎,反正他已经决定走上劫掠的道路了,而且在费伦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每天被毁灭的城市不知凡几,迪伦王国说到底只是个小地方,在这里做的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惊动那些真正的庞然大物!

    最重要的是——传奇装备太珍贵了!

    既然康凯已经被解决了,那么接下来也没有放过外面三只小虫子的道理,特别是碧兰,那可是自己珍贵的魔像改造灵魂人选。

    朋克一步一步迈向白塔的大门,然后随手驱散了那到将白塔大厅与世隔绝的结实铁门。

    “他们不会真以为我会遵守所谓的“誓言”吧”。

    他阴冷的自言自语道。

    ——————分割线——————

    不论是迪奇多还是碧兰都是第一次感觉时间如此难熬,自从康凯进入白塔已经五分钟了,但是等在外面的两个人却感觉像是过了五年一样漫长。

    钢铁大门完美的隔绝了一切声音和光影,他们除了在忐忑中等待以外别无他法。

    碧兰颤抖的依偎在迪奇多的怀抱里凝视着厚重的铁门,她的心理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虽然康凯走进白塔时是一幅自信满满的样子,虽然朋克对魔法女神发过誓不会为难自己和迪奇多,但是碧兰的心理还是有着像是被不可反抗的大手抓住一样的危险感觉。

    那种绝望和冰冷的巨石死死压在少女的心头,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沉重。

    迪奇多似乎察觉到了怀中少女的颤抖,他轻轻的吻在碧兰的额头上,柔声安慰道:

    “没事的,碧兰,康凯大人可是正义的使者,正义必然战胜邪恶,所有的故事里不都是这么说的么,我们只要做好准备为康凯大人欢呼就可以了”。

    “嗯,等康凯大人回来,我们要不要去买一只庆祝胜利的比埃卡小布熊送给他呢,我想…………”

    碧兰的话还没有说完,堵在白塔门口的大门就突然不见了,只见一个提着某种球形物品的人影一步步向少年少女们有了过来。

    一步,两步,不可阻挡,也无可阻挡。

    在白塔所在的山丘上,最后一棵兰梧树的最后一瓣花朵轻轻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