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巴翰格之死
    多莱滋城,领主城堡之中。

    站在窗前的巴翰格眉头紧皱的看着多莱滋城上空的天色越发暗淡,乌云如的厚重几乎触手可及,依稀看见楼下的花草树木在狂风里拼命晃动,那些粉色的紫荆在风雨中飘摇。凉意破窗而来。地面迅速的斑驳,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雷声自远而近的滚来,在半空一闪而过——暴风雨要到来了。

    “唉”!

    巴翰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拖着重伤的身体慢慢从窗口挪开。

    虽然有几个牧师全力治疗,但是巴翰格的断臂终究无法长出来,而且他的身体被提沙夏尔的剧毒侵蚀的太厉害了,直到现在,矮人身上的皮肤还在不断重复着“生长腐蚀,再生长再腐蚀”的过程,大片被浸染呈绿色的的肌肉裸露在空气放中,伴随巴翰格身体的动作,他身体中那些还没长好的骨骼发出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参差作响。

    “巴翰格大人,已经很晚了,您该休息了”。

    没有任何征兆的,一个平淡的声音在城堡的门口传来。

    “烦死了,不是告诉你俺最强壮的矮人用不着休息么,这么一点小伤还难不倒俺巴翰格,你还不如去催催那些铁匠赶紧把俺的新锤子做好,…………等等,你………”

    巴翰格的不耐烦的话语刚说道一半就戛然而止,由于他的斗气全部被用来和提沙夏尔的半能量剧毒作斗争,所以巴翰格的感知一时间降低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直到此时他才发觉到,刚才说话的“仆人”非常不对劲,门外也有股浓厚的血腥味隐隐传来。

    “可恶,你是…………”

    快速反应过来的巴翰格愤怒的大吼道,他立刻伸手试图拿起自己的锤子,但是直到仅剩的左手在自己腰间摸了一圈,粗线条的巴翰格才想起来,他的锤子已经在和提沙夏尔的战斗中毁掉了。

    “该死…………你这个卑鄙的混蛋,摩拉丁会诅咒你的…………”

    “砰”!!

    情急之下的巴翰格大声喝骂道,但是迎接他的只有一发闪烁着紫色光辉的“动能锥”。

    “轰!!”

    “喝!!”

    爆散的冲击波在城堡的层面开出来一个大洞,整个领主城堡都在振动中颤抖不止,紫色的能量碎片瞬间把整个房间变得千疮百孔。在大片的烟尘当中,一个气喘吁吁的身影止不住的大口喘息着。

    第一个“动能锥”被巴翰格紧急激发的斗气挡住了,但是一直在侵蚀巴翰格身体的剧毒使他的斗气无法进行积累,消耗的速度几乎等同于恢复速度,现在,硬抗了一次攻击的巴翰格已经没有斗气了!

    不同于半跪在碎石中伤口崩裂的巴翰格,朋克却精神满满的走了出来,赤红条纹的黑底法袍无风自动,湛蓝色你魔法能量在瞳孔中飞速旋转。

    此时,两发注入了更多魔力的“动能锥”已经漂浮在翠绿之杖的杖头,只等朋克一声令下,它们就会瞬间撕裂空气,刺穿已经失去防御能力的巴翰格。

    “你好,很高兴再一次见到你,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康凯先生一定很乐意和你谈一谈被法术撕碎身体你有趣体验”。

    朋克嘲讽的看着巴翰格,两发“动能锥”同时向敌人爆射而去。

    在系统的精确计算下,朋克已经通过巴翰格的肌肉收缩判断出级他下一步的躲避方向,因此巴翰格的规避动作不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像是迎着“动能锥”凑上去一样。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两个散发恐怖爆鸣的动能锥一个不落的刺入了巴翰格的躯体,一个破坏了矮人的脊椎,另一个粉碎了巴翰格仅剩的一条胳膊。

    眼看着大量鲜血从动脉中喷涌而出,感受着仅剩的一点力量也随着鲜血的流逝飞速消失,巴翰格苦笑了一声后放弃反抗,他沉沉的跌坐在碎石堆中,哈哈大笑着张开大嘴,露出一口被鲜血染红的牙齿。

    “嘿嘿嘿,康凯跟俺说了,你这个混蛋的目的八成是那个破木头盒子,那个小白脸确实把那玩意给了俺,但是俺虽然愣了一点,可也不会傻到带在身上等你来抢,俺把它藏的严严实实的,你就去找吧,挖地三尺的找吧,要是能找到俺就认栽,哈哈哈哈”!

    “找?我当然会找,只不过主要的工具不是铲子而是你的尸体罢了”。

    朋克冰冷的看着哈哈大笑的巴翰格,然后对准矮人的脑袋,释放出了最后一发“动能锥”!

    面对转瞬而至的能量椎体,巴翰格只来得及徒劳的伸手挡在面前,然后下一刹那,“动能锥”就如同电钻一样钻开了矮人那一点少得可怜的护体斗气,他的头颅立刻就被狂暴的能量碾成了肉泥,白色的骨渣和鲜红的血肉混合在一起淋透了巴翰格的无头尸体。

    那些四处溅射的糊状物也并没有被浪费,朋克第一时间就把他们收集了起来,连同巴翰格残缺不全你尸体一起放进另一个木桶之中。

    “好了,现在主菜已经上齐了,接下来就是一道漂亮的辅菜了”。

    随手扔掉了巴翰格那和仅仅储存了几袋金币和几瓶烈酒的储物戒指,朋克面无表情的从摇摇欲坠的城堡上飞跃而下,消失在阴沉的天色当中。

    ——————分割线————————

    多莱滋城的城门处,一个正打算离开多莱滋城出去拜访亲友的妇人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一步步向城门走去。

    小女孩梳着羊角辫显得乖巧又秀气,走起路来来一蹦一跳的。

    妇人的行走却形色匆匆,多莱滋城的天气越发阴沉,暴风雨到来的征兆已经不加掩饰了。

    看到天色渐晚,妇人的脚步也不禁加快了许多,多莱滋城自从混乱平息以后就极度严格,天气异常时城门都会关闭,所以想要出城就必须加快脚步。

    “妈妈,妈妈,那是什么呀”。

    突然,小女孩指着出现在城门出你钢铁大门用清脆的嗓音问道。

    那道大门在一片朦胧的彩色光影中显露出形体,然后如同焊接在城墙上一样与一块块砖石严丝合缝,被堵住的门洞甚至连一只老鼠都别想钻过去。

    少妇没有回答女儿的话,她知道这种突然出现钢铁大门的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现象,所以她一边向太阳神培罗祈祷一边赶紧抱起女儿向家里跑去,即使那个小小的木屋恐怕提供不了任何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