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苍山风云 > 第275章 生死相约
    山顶所有的屋子全部炸毁了,杨岸回到可山脚下小时候居住的房子!是缘大师派人前来传话,杨岸问道:“山上的情况怎么样?”

    “丐帮赖不齐所带领的五千余人,无一人幸免,全部遇难!”

    杨岸一直忐忑不安,倒是却一直还保留一点一丝希望,希望他们能够逃出生天,直到这一刻,他的希望完全破灭了,加上毒性发作,倒在了地上!

    “杨哥哥!”正在倒水的张幽曲,放下了手中的茶水,连忙走了过来,温如玉也马上跑了过来!这一次杨岸并没有晕厥,温如玉替她把了脉,说道:“杨大哥,你不能再这样着急了,我的解药再好,也架不住你这样一次次的毒气攻心啊,你要控制你的情绪!”

    “都是我害了他们,如果不是我他们就不会死!我又怎么能不心急呢?”杨岸一个男人,说着几乎都要哭了出来!

    温如玉说道:“若不是你派赖帮主他们先上去,等我们大队人马一起回到山顶,那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得死,怪只怪初隐心狠手辣,用心歹毒啊!”

    “可是……可是……毕竟还是起了那么多人!”

    温如玉说道:“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你还记得金蟾道长不听号令,连累几百人死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吗?你说这种做法不对,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最主要的是以后不能犯这种错误,对你来说也是一样,这件事教会我们之后制定应敌的计划更要小心谨慎,顾虑周全,不是吗?”

    “没错,你说的没错,我不能就这样倒下去!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温如玉和幽曲将他扶回椅子上,说道:“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甚至有些失去信心了,但是我们要做的事情真的还有很多很多,比如,苍山的残余势力怎么办,蒙古人再次反攻怎么办?现在最强大最可怕的敌人初隐都已经被我们除去了,接下来还有什么难得到我们,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自暴自弃,反而应该愈挫愈勇!”

    正在这个时候,张尽忠和丹莲还有白云道长进来了,张尽忠说道:“木灵子道长已经走了,临走之前说若是盟主有用得上华山派的地方,大可以派人去找他!”

    “他已经帮了我大忙了,对了,尽忠,你觉得梅风啸的事该如何处理?你们怎么说也是表兄弟,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杨岸说道。

    “他与我是表兄弟,可是他却逼死了我爹,他有把我当兄弟吗?别说我与他从小并未见过面,并无感情,就算有感情,此时此刻他也只可能是我的仇人,盟主大可以不必顾虑我!”

    “是啊,哥,尽忠不可能敌我不分的!”丹莲也帮着说道。

    “好,那你帮我办一件事,替我去给梅风啸传话,说我约他决斗,以生死为限,不论谁死了,苍嵩的都必须尽释前嫌,一起归活着的人统领!你跟他讲,他重伤未愈,我余毒未清,对他来说,也不算不公平!而且此事宜早不宜迟,他如果同意的话就定在今天中午!你敢去吗?”

    张尽忠说道:“我有何不敢,只是这样做合适吗?你有把握吗?”

    温如玉说道:“杨大哥,这个时候你不能去和他比武!”

    幽曲也说道:“是啊,现在你要是毒发,站都站不稳,怎么和他打?”

    杨岸说道:“他也比我好不了多少,中了岳父大人的铁环,绝对伤得不轻,更何况和初隐的交战中,为我而牺牲的人太多,我也必须得为他们做些什么,死一个人就可以平息两方的干戈,这是最好不过的办法了!”

    温如玉说道:“就算要去也不能现在去,等你解毒好了之后再说!”

    “蒙古大军随时都会反攻,我们现在这样内讧,到时候蒙古人必然如入无人之境,所以越早解决越好!我的毒七八日可解,他的伤少说也要百日,总不能等他百日吧!”

    温如玉知他心意已决,眼泪涌了出来,说道:“你以为你这样就是为大家好,其实你就是自私,你有把握吗?万一你输了呢?你有替嵩山的弟兄们想过吗?如果你输了,你让尽忠怎么办,你让那些被梅风啸杀掉的人的亲人怎么办,让他们听命于梅风啸?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

    “我不会走到这一步的,我有把握,梅风啸绝对赢不了!”杨岸坚定的说。

    张尽忠说道:“杨大哥,我并不是为我自己考虑,如果真的让我听命于梅风啸,我大不了离开,或者一死了之,只是杨大哥你犯不着再去涉险,苍山的人被我们抓的抓,杀的杀,现在只有不到两千人,而我们呢,又有张世杰和文天祥两位小将带来的五千骑兵,梅风啸又在病中,拿下他们,对我们来说那是小菜一碟!”

    “赢了又如何,死的是苍山的人就不是大宋的子民了吗,到头来损失的都是我们自己的力量!”杨岸开始有些发怒了!这时张三丰从门外走了进来,对张尽忠说道:“不要再惹盟主生气了,你们就按他说的做吧!”

    “既然张真人也如此说,那在下只好从命了!”说着便出去了!

    杨丹莲说道:“张真人,您怎么过来了,您不是已经离开苍山,回到中原了吗?”

    “是啊,为何还和杨哥哥一样胡闹!”幽曲埋怨的说道。

    张三丰说道:“张姑娘,杨姑娘,温姑娘,你们若信得过我,不如让我和杨兄弟单独聊几句,或许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那就有劳了!”杨丹莲说着和幽曲一起带着眼泪汪汪的温如玉离开了!

    张三丰坐了下来,说道:“师弟,所有的事我都知道了,你知道吗,离开苍山之后,我想过重新修炼玄天真气,始终没有成功,后来我也看开了,一切都是天意,人始终斗不过天的,就像今日死在苍山顶上的五千弟兄,所以你也不必太介怀,包括不管以后蒙古人能不能打进中原,其实我们只需要尽人事听天命即可,该我们做什么我们便做什么,至于结果如何,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有时候,人不必过于执着,换一种方式方法,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就比如我练不成玄天真气,反而在武学上有了新的突破!”

    “之前听你所说,想要发现一门新的武学,看样子是有眉目咯!”

    张三丰说道:“我且问你,你与梅风啸比武,你想用何种方式胜他?”

    “我……”

    “你不需要说,我也知道,你的莫忘剑法虽然厉害,可是没有胜梅风啸的把握,即便他受了伤!逼不得已的时候,你一定会用玄天真气,可你忘记天罚了吗?上次对付不日固德,我内力尽失,你有没有想过,上天对你的惩罚是什么?有时候惩罚在身边的人身上,比在自己身上更痛苦,所以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

    杨岸说道:“可是这却是最好的办法!”

    “我来并不是阻止你比武,而是来教你取胜的办法!”说着站了起来,使出了一套武功。

    杨岸目不转睛的看着,说道:“这就是你之前所用的十三式,可是却与你之前有些区别!”

    “是我演练错了吗?有何区别?”张三丰故意问道。

    “不,招式一模一样,只是感觉变了,至于变在哪里,我也说不出来!”

    张三丰说道:“你再看看这一套!”说着随手拾起一根木棍,又演练了一套剑法!

    杨岸说道:“这个我再熟悉不过了,这个就是我们杨家的剑法,可是被你耍起来,却似乎变成了另外一套剑法!”

    “你能看出其中的变化已经不易了,这个变化我给他取名太极,传统的武学都是内功心法以及招式,而太极而不同,它在意,而意在悟,并不是勤学苦练可以达到的,就是所谓的闻道,可能是一念之间,也可能一辈子也达不到!”

    杨岸说道:“说得这么玄乎,是不是真的有用啊!”

    “你可以试试!”

    杨岸也拿起了木棍,使出了莫忘剑法,可是令温如玉和杨岸引以为傲的莫忘剑法到了张三丰手里却如同儿戏,轻易化解!

    杨岸说道:“我的这套剑法可谓是上层武学,难逢敌手,而且我也很少在外人面前使用,为何你却可以轻易破解!”

    “因为我根本没有想去破解它,只是顺势而为,随心而发!”

    “天下真的有如此神奇的武功?你简直快成神仙了!”

    “这不是武功,是悟,是闻道,就像我给他取名太极,你也不要太过执迷于太极二字,就像我让你悟,你也不要执迷于悟!”

    “你越说我越糊涂!”

    “你会明白的!”张三丰说完离开了,三女走了过来,杨丹莲问道:“哥,张真人说了什么?”

    “他应该是教了我武功!”杨岸摸着脑袋说道。

    杨丹莲说道:“是不是用来对付梅风啸的?太好了,可是,什么叫应该啊!”

    “因为他所说的,我完全听不懂!”

    杨丹莲说道:“这个张真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人还没教会怎么就走了?”

    杨岸安顿好温如玉和幽曲入睡,准备去想一想张三丰所说的话,温如玉拉住了杨岸的手,说道:“杨大哥,陪陪我!”

    杨岸蹲了下来,也握着温如玉的手,说道:“傻瓜,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

    “杨大哥,刚刚是我错了,我不该和你针锋相对,可那是因为我害怕失去你,如果没有你,我也不活了!”

    “就算你不对我有信心,也该对自己的莫忘剑法有信心啊!我不会败的!”

    “可是,我还是好怕,你别走!”

    “好!”

    他们勉强休息了两三个时辰,就已经快接近中午了,杨丹莲前来叫醒杨岸,脸色绯红,说道:“哥,该起来了,梅风啸答应比武了!现在已经快到山下了!”

    到了山下,梅风啸虽然强打精神,杨岸仍然看得出他伤势不轻,梅风啸说道:“杨兄,你我的恩怨,绝非三言两语可以道尽的,我梅风啸死不足惜,只是不想连累了一直跟随我的兄弟,希望比武过后你能遵守诺言善待他们!”

    “就凭你叫我杨兄,我就不会食言,只是我想不通,你既然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为何还要前来?”

    “杨兄兵多将广,我若不来,最后还是难逃一死,还会连累了手下的兄弟,今日杨兄有此提议,对我来说,再好不过了!”

    杨岸说道:“那何不罢手言和,从头来过?”

    “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回不了头了,我不愿意在愧疚中活着,宁愿一死,更何况能与杨兄一战,是我生平所愿,这一战我决不手下留情,但是即便我赢了我也会在众位英雄面前自尽,只求诸位英雄放了抓获苍山的人还有善待我身后的苍山兄弟!”

    少林派大师还有其他首领叫他不似作假,也没有必要作假,因为如果怕死的话完全可以不来,觉得他虽然罪大恶极,倒也有几分豪气!

    “出招吧!”梅风啸说道。

    一个中毒,一个受伤,一个掌法卓绝,一个剑法超神,众人简直看傻了眼,不过世事往往会有遗憾,这二人都没有办法发挥出平生最大的力量,因为一个提内力会胸痛难忍,另一个用力过猛便会毒发身亡!杨岸虽然多次见过梅风啸动手,并且曾在少林寺和梅风啸正面交过手,可是真正见识到他的实力却是最近,朱雀可以说是他偷袭致死,青龙却是实实在在死在他的手上,杨岸表面没有说什么,可是心里却清楚,不用玄天真气第三层的自己根本杀不了青龙!这个时候,杨岸再一次验证了梅风啸的实力,重伤之下招招刚猛,莫忘剑法配上胜邪剑也才勉强与之匹敌,并且渐渐不支!

    杨岸选择决战,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是他心里清楚,是在为死去的五千丐帮弟子赎罪,所有的人可以安慰他,他也都明白,却逃不过自己内心的责备!如果胜了,不伤一兵一卒,也算对得起丐帮弟子在天之灵了,如果输了,死了,也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可是,幽曲该怎么办,如玉该怎么办,娘和妹妹又该怎么办?罢了罢了,如果真的死了,灰飞烟灭,还考虑那么多做什么?生死有命吧!一想开反而没有什么顾虑了!

    “你居然……你居然接住了我的九式连环!”梅风啸话音刚落,便口吐鲜血,胸口的衣衫也被染成了红色!

    杨岸这才回想起刚刚梅风啸的那一掌的确厉害,可是他并未注意,反倒轻易化解了,难道这就是张三丰所说的随心吗?

    梅风啸本不想再活下去,因为他做错了事,于理有亏,可是武功上他并没有亏欠谁,他也想看一看如来神掌能否打败江湖神话杨岸,于是拼着一死使出了九式连环!

    梅风啸倒了下去,再也站不起来了,苍山的人抱着他的尸体,痛哭流涕,温如玉和幽曲搀扶着杨岸慢慢地消失在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