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隐杀 > 第八卷 往日之扉 第四五五节 守节
    接近中午的时候,灼热的天气变得阴凉了下来,朵朵乌云笼罩了江海市上空,看起来快要下雨的样子。

    “灵静说得对,雅涵姐等了你这么多年了,她带着个孩子,心里的苦,没多少人知道,你该先去见见她,见见淘淘……你不在的时候就想着再见你,见到了才觉得这么多麻烦事,不知道以后怎么解决呢,大家以后怎么办啊……可不许因为头痛就跟雅涵姐私奔了哦……”

    从东方家别墅出来,在街角与沙沙分开,沿着道路信步而行,到了周围没人的地方,方才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顺手往旁边下水沟的铁栅栏扔了下去。那装着细沙的小瓶子在空中翻滚着,将要落地的瞬间,家明手一压,陡然悬浮在了空中,他站在那想了想,随后刷的一下,这瓶空见之尘再度飞回到了手里,被他塞进裤兜。

    昨天的事情解决之后,纳塔丽等人便过来炎黄觉醒这边做客,或许也可以象征着四年前御守沧死后便开始变冷的双方关系又开始升温,对于家明来说,今天自然也一举两得地见了各个该见的人,大概聊一下这四年的近况。过来送请柬的几名老同学姑且不论,事实上跟其他人的闲聊也并不算长,跟小孟见面,道声感谢,问下将来的打算,顺便约好日后找个时间去家里吃饭,与东方路、方之天等人打个招呼,道声平安,纳塔丽那边就算对家明的力量感兴趣,自然也不可能在这里就跟他切磋一番,当成一般朋友似的聊上几句,真正让家明花了点时间的,其实是东方若的病情。

    说起来很无奈,有些事情阴差阳错,炎黄觉醒这几年来拼死拼活找空见之尘的下落,源于家明曾经给的有关空见之尘的资料。事实上空见之尘对于异能的研究当然有帮助。然而家明知道的也不多,对于是否能够治疗东方若,就更是纯粹敷衍。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自然也不可能跑出来跟人坦白,东方若自昨晚醒过一次后便再度陷入沉睡,而炎黄觉醒这边得到空见之尘后还处于完全迷糊地状态。家明花了一个多小时做的,便是对她做出适当的治疗。

    空见之尘是没有办法治疗人,但是东方若此时的状态与他曾经经历的状态极其类似,同样是庞大的精神力对于身体造成了巨大负荷,他地病情来得凶也来得急,一次性便要命,挺过去了就海阔天空,东方若则等同于慢性病,长年的折磨也已经将她的身体逼到了崩溃的边缘。对于如今拥有了庞大异能的家明来说。虽然当医生不可能称职,对于这种病症实在是了解甚详,一番装模作样。将空见之尘骗过来之后,他也让少女体内的异能消耗了七七八八,令她的身体趋于平稳,醒来之后,估计视力也会复原一部分,至少一定的时间内,不会再需要轮椅代步了。

    整个治疗过程不会这么简单,大概会需要好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毕竟家明解决自己地问题也花了足足四年。而少女身上的问题是由于人们在自主探索中产生的错误,时间持续了这么久,要解决当然也不是一天两天地事情,按照家明的估计,每年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做稳定和观察,治好之后,那种能够清晰看见未来的能力也将受到限制,大约只能有模糊的预感。但至少少女能够活下来,身体好起来后。应该还能像普通人一般体验人生,结婚生子。

    这倒并不是家明暗中做的手脚和限制了,毕竟类似于他、类似纳塔丽、类似维多利亚,也能够对于感兴趣的事物有模糊的感应,这就是他为什么能够肯定维多利亚等人已经离开江海的原因。但是想要清晰地推导未来,那就真地是属于神的领域。这事情跟方之天等人说清之后,虽然有些惋惜,但他终于还是庆幸侄女的性命能够保住,更何况。能对未来有个模糊的判断。已经可以对他这类的决策者起到相当大的帮助,可以知足。

    对于空见之尘。家明目前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种东西想要出成果,各种人体试验少不了,他自然没什么慈悲心,但一项科技的进步,最直接导致的,就会是各方面势力的动荡,到时候恐怕又将他扯进去。扔掉也无所谓,但考虑到那几名血族还在外面生龙活虎,他也就将这东西留了下来,权当保险。自己杀了他们中地一个,日后的冲突免不了,就算完全不想惹事,这个问题迟早也得解决掉的。

    想想这件事,再想想雅涵、灵静、沙沙,他上了公车,去往雅涵公司所在的地址时,暴雨也迅速地降了下来。

    夏季突如其来的大雨,夹杂着轰鸣的雷电降临这座城市时,雅涵正坐在大厦二十三层的房间里喝着一杯绿茶,放松着整个上午都绷紧了的精神。

    今天是忙碌地一天。理由在于公司地两名高管因为昨晚发生在城里地一些意外而受伤住院。恰巧他们负责地一项合作案今天正式洽谈签约。事到临头只能自己匆忙补上。这种临时换将地情况下。上午地时间里双方谈得还算不错。现在就看下午地进展。不过想来也已经能够敲定这一切了。

    原本就曾想过绝不会让工作地事情影响到她与淘淘地生活上去。但这次地事情实在太过突然。合作案对于公司地意义也很重大。好不容易空出时间来。跟淘淘说好今天去逛街地计划便因此推迟了。这是她在淘淘面前少有地几次食言。好在淘淘年龄虽小。却非常懂事。只是要求跟着妈妈来公司玩。母亲在下面谈判时。她便在上面地办公室由助理陪着看动画片。中午母女俩在公司食堂吃完饭。淘淘在办公室旁地休息室里午睡。雅涵在哄了女儿睡着之后。才出来籍着这不多地空闲时间清空思绪。

    她从小便有地肾病综合症这几年来其实也没有断根。只是家明走后地三年多以来。有了淘淘在身边。她比以前更加着意地维护着自己地身体。时常做一些温和地锻炼。病情倒也并没有复发。唯一可以感受到地是平日里稍微比一般人容易疲劳。当然。只要不像工作狂一样地熬夜。问题倒也不大。

    一点多钟。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地。她坐在窗边。看着外面变得阴暗地天色。狂风骤雨肆虐地街道。偶尔喝一口茶。中央空调地效果良好。保持着夏日里凉爽地恒温。却也隔开了自然。令人感受不到这酷暑之下雷雨肆虐地真实气息。她坐了一会儿。起身想要去顶楼看看。但瞥见办公桌上地时钟之后。也便做了罢。

    一点半。该是将下午要谈地事情再做一次温习地时候了。

    “家明。最近有些累啊……”目前地事情算不上轻松。主要是因为父亲那边仍旧是存着将自己培养为接班人地想法。事实上父亲那边比自己肯定更累。他也已经尽量照顾了自己地状况。有病地身体。再加上有个淘淘。如果自己是个健康地男人。估计现在早已经被操练得跟牛一样。自己这边也有些矛盾。不是非要当女强人不可。但父亲接受了淘淘。自己也得成全了他地心愿。算是父女俩共有地默契。跟存在于想象中地那个影像略略诉苦之后。她打开电脑。戴上低度数地玳瑁眼镜。开始继续复习资料。片刻。按下了办公桌上地电话。

    “阿兰,帮我把上午说过的那几分资料拿过来,还有去年华东地区的年度报表,我现在想看。”

    “好的。”

    松开对讲键,听到助理的回答之后,她再度沉浸于思考的世界里,拿起原子笔在草稿纸上写了一阵,随后下意识地将那支笔夹在了左耳之上,这个动作令她的身影有着一股难言的知性美感。敲门之后走进来地那人也正好看见这一幕。他在门边站了一会儿。方才走过来,雅涵伸出手想要接资料。片刻方才惊觉地抬起头,伸手捋了捋独处时有些乱的发鬓:“哦,家骏,过来了?”

    “阿兰说你要资料,我就知道你大概休息够了,所以帮忙拿进来,顺便谈谈下午的事情。”

    办公桌前的男子笑了笑,将资料放下,他是公司的副经理之一,名叫傅家骏,相当有能力的一个男人,这次的事情突如其来,比较棘手,上午也就是他与雅涵搭档,将事情接下来,眼见他进来,雅涵点了点头:“坐。”

    “淘淘午睡?”

    “嗯。说事情吧……其实这次的合作案吴主任他们已经做得很不错,上午谈妥了大半,但关键的我认为还是在下午要谈地几点,双方的利润分配,先前商议的百分之三十五从上午看起来他们不会满意,我对比了华东地区这几年来的销售情况,同领域各个公司的份额,这方面很有可能成为突破口……”

    不愿意多谈无谓的事情,雅涵拿着笔在草稿纸上绘制着对比曲线,开始与对方商量下午的重点,傅家骏点点头,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纸来,他所作的功课,也正是雅涵在说的这些:“事实上,我们地想法真是不谋而合……”

    几年以来,两人地搭档不是第一次,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傅家骏地能力也足以令他在任何地方作出亮眼的成绩来,在工作上能够有一位这样厉害的同伴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而在这件事上,傅家骏用昨天一晚做的功课显然比她更深,在草稿纸上一边解说一边画出更详细更有说服力的曲线,随后走过来在电脑上做调整,他的神情看来一丝不苟,但过得片刻,雅涵还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将身体朝旁边挪动了一下,因为看似无意的,傅家骏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一只手撑住办公桌,一只手撑在她工作椅的后背上,看起来已经是相当亲昵的态度。

    若有似无的,傅家骏的动作,事实上也有着相当谨慎的试探意味。

    “呵……你一直是这么敏感……”

    察觉到雅涵的躲避动作,傅家骏倒是笑了起来,雅涵淡淡地摇了摇头:“抱歉,如果我的误解令你产生了困扰。我道歉。”

    “不是误解。”朝旁边退了一步,傅家骏笑容诚恳,“你知道地,不是误解,我的确是失败了……一点小挫折……”

    虽然已经生了个三岁的女儿,但以雅涵的条件从来就不缺乏追求者。亿万的家世,姣好的面容,长期锻炼保持地身材,知性与优雅的气质,为人母后的成熟,病症带来的娇弱与内心的那股坚强结合在一起,再加上这几年在商场上表现出的那种女强人般的魄力,任意一项都能构成巨大的吸引力,结合在一起后。就更是致命的诱惑。

    对她有想法地人很多,敢于追求的也不少,其中在外人眼中最被看好的几人。一直维持着痴情地许默自然是其中之一,傅家骏也是。相对于温文儒雅的许默,凭借自己能力一步步爬上高位的傅家骏其实更有着潜在的强势,而在公司内部,虽然目前已经不在雅涵面前发表任何意见,但张敬安似乎也有意给这一对创造机会,傅家骏是他的左右手,出身不高,雅涵是他唯一的女儿。在他看来,或许这一对的结合能让一切都变得更美好,他有了抱孙子的希望,淘淘有了父亲,雅涵能够走出昔日的阴影,公司也有了未来。

    这种默认地态度在近两年来表现在一些极其细微、看似顺理成章的地方,譬如方才傅家骏拿着文件进来,助理阿兰却没有任何提醒----雅涵在这方面并不随和,自从生了淘淘。家明又不在身边,她对于私人空间就格外看重,如果不是张敬安说过话,已经跟了她几年的阿兰根本不会出这样的事情,再比如这次会将她和傅家骏安排在一起,虽然看起来是各个部门协调,顺理成章的结果,但其中多半也有张敬安的安排。

    能够在昨晚出事之后立刻反应过来,然后给两人安排机会。父亲的能力也实在是值得钦佩的。

    对于这些事情。雅涵大概明白,但一直也不可能做出太激烈的反应。一方面是这些事情地确来自于工作的需要,另一方面,自从两年前大概表现出自己的意图,被雅涵明确拒绝之后,傅家骏虽然不死心,却也都保持着极有分寸的试探,雅涵的职位高,在平日里就极少安排双方需要接触的事情,若真有像今天这样必须办的事情,一切也都是公事公办---毕竟是有能力的人,只要不做得太过分,雅涵的性格再封闭,也不可能让所有对自己有好感地人都滚蛋,何况目前阶段能对傅家骏做安排是父亲地权力,如果自己非要如何如何,才真的是不成熟地表现,这种事情都无法应付的话,日后又怎么可能掌握工作,应付形形色色的人。

    当然,就算再克制,每过一段时间,傅家骏也就会籍着相处的时机如同提醒一般作出这样的试探或者表示,他的举止很绅士,一般的女性就算不接受,或许心中也只有高兴。雅涵闭上了眼睛,拧起眉头,呼吸之后方才睁开,眼神有些不耐:“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傅经理,如果你再这样,我只能请你出去。”

    傅家骏点头退到办公桌的另一边:“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淘淘的父亲真的令你这么深刻吗?即使过了这么久了,都能让你对其他男人敏感到这种程度?自然而然地产生排斥……我相信你刚才看资料看得很投入。”

    “这是我私人的事情,我不希望跟不相干的人讨论它。”

    傅家骏坐下来望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就算他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墓地的那个顾家明?你曾经的学生?他是淘淘的父亲?”

    办公桌后,雅涵蓦地抬起了头,目光变得严厉,傅家骏挥动着双手:“喔喔喔喔喔……别误会,我没有跟踪你,别误会别误会……”他顿了顿,“跟踪你也没有用,我知道董事长也派人跟踪过你……这两年来你有一个规律,每过几天常常会消失一个下午或者几个小时,在公司里又瞒不了人。很多时候……淘淘出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啊,或者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有意义的日子,你总会消失几个小时,跟踪也没有用,我猜你应该是请了很厉害的人在身边。这事董事长也知道,可是……你明白的,跟踪虽然没用,但大家毕竟是在同一个城市里,上个月我有个朋友在墓地见到你了,说你在墓碑前蹲了一下午,后来我证实了一下,才确定了这件事……”

    “那个顾家明,是你以前的学生吧。一些熟悉你的人都知道她,你跟他比亲姐弟还亲,但在其他人那里。他的口碑好像不怎么好……虽然很难相信,但你现在的心境,我觉得怎么都不可能常去一个不相干地人那里坐,他应该是淘淘的父亲吧,零零年的时候坐了牢,老实说跟你怀孕的时间对不上,但是监狱那边有些含糊其辞,我想你大概是做了一些事……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好,就当是男人之间的小心眼吧……”

    这番话说得可谓光明磊落。傅家骏微笑着,片刻后又加了一句:“放心,我不会告诉董事长,这件事……只有我知道。”

    雅涵定定地望着他,过了许久,方才开口:“你比他高。比他帅。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说你比他更努力。更有能力。更有责任心。这些评价他从没在意过,他好的地方,一点就够了。他是我唯一地男人。是淘淘的父亲……”

    “……我爱他。”

    “可他已经死了。”

    “我为他守节。”雅涵眉头也不皱地说出这句话,“现在请你出去。”

    傅家骏看着眼前的女子愣了半晌,终于,他点了点头站起来,走向门外,快到门口时回过了头来:“你真的是很好的女人,我会花更多时间的……下午的事情还是会全力以赴,我不希望因为我们的私事而影响到工作,待会见。”

    办公室门关上了。雅涵皱了皱眉。开始继续处理电脑上的资料,在脑中归纳今天下午要说地话。十多分钟后,她看看时间,走到里面的休息室中,睡在床上的小女孩也正好醒转过来。同样地时刻,大楼下方暴雨瓢泼的街道上,一辆公共汽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上车的人、下车的人,一把把雨伞在街道上汇成靓丽的风景线,家明从车上跑下来,一直跑到路边的屋檐下,拍打着头上的水渍,随后,抬头望了望不远处的公司大楼。

    天空昏暗,雨声哗啦啦的,道路边不少店铺都亮起了灯,他沿着屋檐朝那边走过去,闪电陡然亮起来,随后是轰鸣地雷声。家明在路边停了停,走进一家礼品商店,几分钟后出来,手上抱了一只将近一人高的白熊布偶。

    片刻,一人一熊走进了正处于上班时段的张氏重工大厦,由于外面的公布栏上贴着招人面试的公告,此时一楼大厅里显得颇为拥挤,地上满是水渍,抱着白熊的家明在大厅里左右瞧了几眼,随后朝着热闹的接待台走了过去……

    关于最近的更新说一下,记得不久前有一位职业的撰稿人跟我说,靠着感觉写东西,总是窝在家里照网文这样写下去,迟早会写废掉地,本来已经有这方面的端倪了,曾经想一鼓作气写完隐杀好好休息一两个月,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感觉的问题,脑子里有构思,隐杀处于收尾阶段,各方面的线索也基本上想好,但很多时候知道要写什么,就是没有感觉,无法一气呵成,写完之后干巴巴的,最近这几张在我的草稿里都分成了“正稿”和“附属”两部分,“附属”是很多残缺的段落,不像以前的废稿,要么几千字一起废,这个是一段段的废,当时写出来了,后来觉得没必要,或者干巴巴地,或者觉得不该这么早出现,舍不得直接删掉,就都移出来,目前就是这样地一个状态。

    所以……大概说一下,目前真的处于低潮,一直在勉强写,找感觉很痛苦,每天基本上坐在电脑前面,写不出东西,干什么都没意思,觉得任务没有完成地那种感觉,这个循环已经把我给困死了,写不出东西,没办法放松,无法放松,就更加没办法……大概会持续一段时间,我希望不会太长,无论如何,真的是希望一鼓作气多写一点,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