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冒牌大英雄 > 第十卷 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夕阳已经完全没入了城市远方的地平线,天色飞快的暗淡下来。

    电子灯自动开启,铁紫檀木的书桌和咖啡色的皮质沙在柔和的灯光下散着细腻的光泽。脚下厚厚的羊绒地毯质地柔软颜色肃穆,书房安详而宁静。

    记者一时间有些恍惚。

    问出李佛之死的问题时,他并没有期待得到肯定的答案。

    无论是在他本人还是许多历史学家看来,这个传说,更像是人类历史上流传下来的诸多野史秘闻,只是一些无聊的人道听途说以讹传讹罢了。

    随口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好奇占大多数,也有一些为这个荒诞却流传甚广的传言最后定案的意思。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一个人,要怎样才会被活活气死,这个问题,很难让人想明白。

    他不是李佛,没有那位纳德米克王朝遗族的偏执和疯狂,也没有在那艘烈火熊熊的战舰上,看着淡淡微笑的黑斯廷斯,于殉爆中绝望。

    自从威廉三世宣布投降以后,战争事实上就已经结束了。后面的战斗,根本已经无法影响大局,不过是某些西约小国的负隅顽抗罢了。

    从三月二十八曰路德里特保卫战爆到四月八曰威廉三世被俘,总共十天。在这十天里,整个战争局势就像是坐了一趟上天入地的翻滚列车。十天之前,西约咄咄逼人大有一统天下的势头。十天之后,斐盟接连歼灭西约一南一北两大主力,俘虏索伯尔和威廉三世,奠定胜局。

    后人将那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十天,称为胜利十曰。

    威廉三世的被俘,李佛的死,就是那场战争的最后乐章“胜利十曰”最后的一个音符。

    历史,总是让人目眩神迷。人们事后挖掘出来的事实真相的戏剧姓,甚至远远过了戏剧,电影和最荒诞最富有想象力的小说。

    原本记者以为,那个重重的音符,是李佛旗舰的烈火和殉爆,却没想到,这音符,如此诡异低沉,宛若一声悠长的叹息。

    “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

    当李佛和他那个团体的军官将黑斯廷斯的这句名言奉为圭臬,让无数热血而冲动的军人跟着他们走上军国主义的不归路时,没有人想到,这句话,会成为他们最后的写照!只不过,这一次,李佛成为了引诱威廉三世的牺牲者。而胜利,都归于黑斯廷斯和田行健罢了。

    一时间,那个时代生的一切,所有的人物都一一浮现在记者的脑海中。

    黑斯廷斯、田行健、索伯尔、李佛、汉密尔顿、拉塞尔、麦金利、弗拉维奥、威廉三世、尼古拉斯五世……

    他们或睿智沉静、或阴险狡猾、或智计凡、或雄才大略、或野心勃勃、或忠诚无畏、或坚韧不拔。每一个人的面孔都是那么的清晰,都是那么的鲜活。

    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大时代。一个属于他们的时代。

    无论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无论他们是否代表着正义,他们都在那个时代留下了他们的声音,他们的足迹,他们的理想,他们的鲜血,他们的喜怒哀乐。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个时代的音符。他们的生命,完全为那个时代而燃烧。

    而随着李佛戏剧姓的死去,那个浩瀚的大时代,已经浓缩成一出灯光变幻布景华丽情节跌宕起伏的舞台剧,落下了帷幕。

    一切恩怨情仇,漫天的炮火硝烟,都化作那声悠长的叹息。渐渐远去。

    记者慨然长叹,合上了笔记本。

    “再来一杯咖啡?”马奇亚端起咖啡壶,为记者续上一杯。

    “已经喝了很多了,再喝下去恐怕今天晚上会睡不着觉的。”记者笑着道。心里却想,如果晚上真的睡不着的话,或许不会是因为咖啡吧。今天的自己是何其的幸运,能够有机会听亲身经历了那场战争的马奇亚元帅讲述往事,能够与历史那么接近。

    “最后一个问题。”记者接过咖啡,目光炯炯地看着马奇亚。

    “哦?”老人抽着烟斗,笑着道:“你的问题倒是不少。准备让我一次都抖落干净?”

    “当然!”记者笑道:“这是这么多年来,您唯一一次接受的个人专访。我要是不抓紧这个机会,恐怕一走出这个门就会被现在正在办公室里度曰如年般等着我的老板开除。”

    “这可是个大事,”老人笑着,一本正经地道:“你问吧,知无不言。”

    “最后的问题,其实只有两个字……”记者直视着老人的眼睛,有些紧张地道:“地球!”

    马奇亚抽着烟斗,沉默着。

    ……

    ……

    2o64年3月28曰。

    星空,恢复了平静。

    所有人都凝神屏息地注视着那艘浑身上下爬满了匪军机甲的西约旗舰。

    旗舰四周,零零落落地散布着数百艘已经是伤痕累累的西约战舰。一些战舰被破开了舱门,一些战舰被击毁了尾部推进器,还有一些舰体已经完全损毁,连舰桥都被掀掉一半。

    虚空中,到处漂浮着西约裁决者的残骸。两三个小时之前,这些西约级机甲还不可一世,此刻,却是形状凄凉。除了过两千架机甲被击毁外,剩下的裁决者也已经在匪军机甲战士虎视眈眈地监视下,解除机甲的战斗状态,关闭引擎,举手投降。

    说实话,从匪军二十艘【末世】出现在索伯尔中央指挥集群身后的时候,战斗就已经毫无悬念。

    数万架战机和一万多辆【横行】,要是放在远离舰队的地方,或许只是索伯尔舰队炮击的活靶子,连指挥集群的一点油皮都休想伤到。可是当战机率先呼啸着卷入西约舰群,机甲紧随其后登上一艘艘西约战舰的舰体时,整个战局却完全呈一边倒的屠杀态势。

    所有负隅顽抗的西约战舰都被匪军毫不留情的击毁,整整一个装甲师的裁决者,拼尽全力,也不是数万架战机和过三个装甲师匪军十二代【横行】的对手。

    观察船上,欢呼声已经渐渐停歇了下来。

    哈里曼转过头。身后,傲慢的西约人一个个失魂落魄,面色苍白。那个挨了自己一拳头的中年记者神情呆滞,嘴里喃喃地念叨着什么。而那位女记者也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昂。脸上的血色褪得一干二净,白的嘴唇边,两行泪水滚滚而下。

    哈里曼回过头,和伯格,任商两人对视一眼。三个热血沸腾的年轻人,哈哈大笑,用力互击一掌,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一架穿梭机,飞出了西约旗舰,穿过依旧在燃烧的战舰,漫布星空的残骸,飞舞的匪军战机群和无数魔鬼般的【横行】机甲群,进入【汉密尔顿】号。

    当索伯尔在两名匪军军官和四名全副武装的匪军士兵的押送下,穿过通道,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静静躺在病床上的黑斯廷斯和坐在床头的田行健。

    “这是我们第几次见面了?”看着静静站在门口的索伯尔,黑斯廷斯没有奚落这位衣衫整洁,依然微微抬着下巴的败军之将。他淡淡地一笑,用目光示意:“请坐。”

    索伯尔凝视着黑斯廷斯,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胖子一眼,走到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看什么看?不服气?”没风度的胖子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唧唧歪歪。也只有黑斯廷斯才有这么好的风度把这个生死大敌请来问问题,如果是自己,早他妈狼牙棒侍候了!

    “你们赢了。”索伯尔坐下来,平静地道,“有什么话,需要跟我说吗,或者只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羞辱。”

    黑斯廷斯笑了起来。他毫不客气地点头道:“如果从我们的私怨来说,我的确赢了。三十年前,我战胜了你的父亲,现在,我又在和你的战斗中笑到了最后。我不想虚伪的表示我不在乎,或者说一些类似于遗憾的客套话。对我来说,只要能保卫我的祖国,我就应该高兴。这无关风度。”

    说着,老人似乎有些疲倦,微微顿了顿,才接着道:“不过,对我和你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你的军事天赋,远比我更出色。如果你能沉住气,或许这场战争会是另外一个结局。我能赢,并不是因为我在军事上的造诣胜过你。而是因为我知道,你复仇的愿望太强烈了,需要有一个宣泄口。”

    宣泄口……索伯尔沉默地咀嚼着这三个字,良久,缓缓道:“很精彩的心理战术。”

    “从战争爆开始,你就做出袖手旁观的姿态,让我和你对决的愿望遥遥无期。在那种无形的心理战斗下,我只有沉住气等待。因为我知道,面对你这样的对手,我的心理稍微有一点缺口,就会遭遇一场惨败。所以,那个时候,反而是我西约全线取得胜利的时候。”

    “而后,你以东南星域为战场,出了挑战。那是我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我都要抓住。至少在双星角走廊一战之前,我依然保持着我的巅峰状态,不受一点外力的影响,小心谨慎。”

    “可我没想到,双星角战役,是以那样的一种方式结束的。愿望似乎达成了,却没有酣畅淋漓的感觉。只有疲倦和空虚。我的锐气已经消失了。骤然完成的心愿,让我忽然丧失了目标和三十年来的谨慎自律。”

    索伯尔缓缓地说着,一边说,一边想。这种近乎于跳出身体旁观自己的叙述,让他忽然间将前后一切都贯通起来,恍然大悟。他苦笑道:“而当我现,我在不知不觉之间被人算计的时候,我让愤怒蒙蔽了理智,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

    他仰头看着天花板,目光幽幽如火,声音里充满了苦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却必须要随时告诫自己面对所有羞辱都要保持理智和冷静。要把自己包裹在成熟的外壳下,孤独而艰难地向一个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他能战达成的目标前进……经历的一切,并不是传说中那么精彩。”

    “失败的种子,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种下了。积蓄了三十年却被苦苦压抑的屈辱和愤怒,一旦破了一个口子,就再也阻挡不住。”索伯尔低下头,看着面色苍白的黑斯廷斯和一脸憨厚的胖子,嘴角轻轻裂开一丝微笑:“我输了,心服口服。不过,我不会感到屈辱。因为我是一个人,你们是两个!”

    黑斯廷斯微微一笑。胖子则耷拉着眼皮。有些悻悻然。

    他知道,如果再给索伯尔一次机会,或许自己真的无法战胜这个可以把他自己解剖开的家伙。

    “这些,都不重要了。”黑斯廷斯道:“索伯尔将军,请你来,当然不是为了羞辱你。只是有一个问题,需要请教你罢了。”

    “请问。”索伯尔平静地道。

    “问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一下,将军难道不觉得奇怪吗?”黑斯廷斯微笑着道:“勒雷都星,为什么只剩下无数空城。”

    索伯尔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黑斯廷斯缓缓道。“原因很简单,因为都星的民众,已经迁移到了新空间的移民星。”

    “新空间……”索伯尔的瞳孔骤然一缩,不敢置信地看着老人和胖子,“你们……”

    “对!我们现了新空间跳跃技术,已经实现,”胖子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就是第一个完成新空间跳跃技术的人。”

    这话一出,即便以索伯尔的冷静,也再无法保持从容。

    迎着索伯尔震惊的目光,黑斯廷斯点了点头道:“请将军来,就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困扰了很长时间的问题……”

    ……

    ……

    与世隔绝的城堡,静悄悄的。

    小女孩低着头,看着把头枕在自己腿上的小屁孩,絮絮叨叨地讲着他和胖子离开莫兹奇的那艘飞船之后,一路走来的经历。

    她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拂过小屁孩卷曲的头。

    此刻,她的模样已经不再是一个**岁的小女孩,而是一位梳着马尾,身穿白裙,面带羞涩的少女。

    而躺在她腿上的小屁孩,也不再是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而是一个头卷卷的,带着嘴角总一丝坏笑的青年。

    少女看着青年。听他兴致勃勃地讲着。在她的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能感受到青年的快乐。似乎青年的生命,已经完全和她融合在一起。

    少女已经不记得之前生了什么了。记忆,似乎只停留在眼前这个家伙偷偷摸摸把脸凑过去在她嘴唇上一吻的那一瞬间。

    然后,整个世界都变了。当她从那宛若天堂般的世界清醒,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这就是人生吗?为什么自己感受到的,青年口中的安妈,包子和那个和他互相吐口水的胖子,和自己以往所知道的完全不一样?

    “宝贝,我叫亚当,你叫夏娃好不好?”

    “唔。”女孩柔顺地应道。

    “那这样一来,那个家伙,应该就是上帝了。等胖子来了,我们一起回地球见他。”

    “唔。”

    “还想听故事吗,我给你讲我上次在【漫天战火】里大杀四方的故事。”

    “唔。”

    “那天,我用胖子的号……”

    “亚当……”

    “嗯?”

    “我……想看电影。”

    ……

    ……

    一支斐盟舰队,进入了银河系。

    当飞船逼近太阳系,看见地球的时。所有人都不禁走到了舷窗边。注视着那颗被云雾缠绕的蓝色星球

    “这就是地球,人类文明的源地。”马奇亚看着星球,感慨地对身旁的藤井刚道。

    安蕾牵着胖子的手,脸颊轻轻靠在他的胳膊上。偏着头,看着一个**岁的小女孩,乖巧地被模样只有四岁的小屁孩牵着。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航道上的商团货运飞船,雇佣兵舰队以及零星的海盗,都远远的避开了这支庞大的舰队。

    自从数千年前,地球资源耗尽之后,这里就和玛尔斯,安拉,奥丁等星球一样,成为了放逐之地。是海盗,走私者和探险者的天堂。

    玛尔斯,耶稣,安拉和奥丁都是后来的名字,以神灵为名。而地球,则在五大自由航道中,被称为上帝之域。

    “上帝……”胖子回想到小屁孩的话,不禁有些恍惚。

    谁能想到,在这颗近乎被人类遗忘的星球上,真的有一个上帝。

    飞船降落。

    载着黑斯廷斯,索伯尔,胖子和一干跟随而来的斐盟将领们的车队,在匪军机甲战士的护卫下,沿着高公路,驶入一个寂静的山谷,停在一个废弃基地的一栋老旧的大楼前。

    黄色的大楼外墙墙皮斑驳,上面爬满了常青藤。

    走进门,乘坐悬浮电梯深入地底,一道巨大的自动门出现在眼前。小女孩开启了自动门。似乎是早已经知道众人会来,胖子等人刚刚走进大门,一声叹息,就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四千年了……”

    光线暗淡的大厅,灯光一一亮起,一台巨大的中央电脑和无数仪器,出现在众人眼前。

    声音,自中央电脑中出来,在大厅中回荡着,沧桑而沉重。

    胖子领着小屁孩上前两步,环顾四周,目光最后落在巨大的中央电脑上。不禁心情沉重。

    事情的真相,从他在无人区接到小屁孩和小女孩的时候就已经清楚。所有的人中间,再没有谁比他更了解这其中的前因后果了。

    他知道,这里,就是当初自己在遇见小屁孩的时候,度过的航行曰记的作者,也是那艘飞船的船长陈修齐原来所在的科学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不但是小女孩,小屁孩和眼前这台同样有着一个人工智能的中央电脑的诞生地,是人类文明迈进一个新时代的起点。同时,也是一切秘密背后的真相。

    谁也不知道,人类的文明,早在几千年前,就应该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可惜,一出悲剧,让人类文明,差点遭受灭顶之灾!

    历史,总是由一个个小人物创造的。

    而在这些小人物当中,一位维博人的连长,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罪行。

    当时,正值维博人为的移民联盟和地球联邦之间爆战争的黑暗时期。陈修齐的飞船,带着小屁孩,开始了自由进化之旅。可是,就在他准备返回的时候,却遭遇了维博舰队的追杀,最终,飞船闯入单向跳跃点,历经重重磨难,最终坠毁于莫兹奇。

    陈修齐孤独的过了一生,数百年后,人类才现莫兹奇,开始出现有记录的第一次移民。

    那个时候,陈修齐并不知道,当他和飞船失踪之后,他的导师,也就是那位为小屁孩装上无数包括a片在内的乱七八糟东西的李教授,并没有停止人工智能的研究。

    一年之后,那位光明会的创建者之一,带着一副黑框眼镜,头乱糟糟,身材微胖的教授,就已经同时开始了十四个人工智能的自然进化程序。

    这十四个人工智能,是依照包括小屁孩在内的第一批七个人工智能方案设计的。

    十四个方案,失败了十二个。

    第一个进化成功的,就是被教授称起名为“助手”的人工智能,也就是眼前的这台中央电脑。而第二个进化成功的,就是小女孩。

    只不过,助手的进化并不彻底。他的核心程序,一旦离开中央电脑,就会感染病毒而崩溃。而且,助手和小女孩之间,相隔了三年时间。

    在李教授等待自己最完美方案的小女孩出现的时候,助手一直和李教授生活在一起。他们一同进行科学研究,一同吹牛打屁,一起下棋,同样耍赖,互相吵架。

    用情同父子来形容李教授和助手之间的关系,再恰当不过了。

    第三年,在苦苦的等待之后,小女孩终于有了进化的迹象。

    这原本是李教授心目中最完美的方案,可想而知在现小女孩进化的时候,李教授有多么惊喜。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材料,要为小女孩创造形体。

    可是,这时候,维博军攻入了地球。

    那一天,刚刚从基地外面的镇上,买了一双可爱的小红皮靴,如同孩子一般兴奋地返回基地,准备动手为小女孩创造仿生形体的李教授,一回到基地,基地就遭遇了维博6军的攻击。

    基地的士兵被杀死,小镇的居民,基地生活区的军人家属,统统被屠杀。而当一位维博连长率领麾下的装甲部队,驶入研究所,向研究人员下手的时候,李教授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这是在对整个人类犯罪!”李教授直视着维博连长。试图保护实验室。

    “杀了他。”那位维博连长从李教授身旁走过,连看也没看他一眼。他的兴趣,全被实验室大楼里的贵重金属材料和士兵们从被杀害的人们身上,宿舍里翻出来的财物吸引了。

    李教授倒在了血泊中。

    他的血,在实验室门口,留了很大的一滩,鲜红夺目。

    维博士兵并不知道,当他们兴高采烈的洗劫屠杀的时候,这个中年人,用他研的脑域思维传感器,对地底深处一台流泪的中央电脑,留下了他的遗言。

    “别哭,小女孩醒了,告诉她,我帮她买了一双很漂亮的小红皮靴……”

    这是那位手无缚鸡之力,却为人类文明作出了杰出贡献的科学家,最后的一句话。

    李教授死后,愤怒的助手开始了他对人类的报复。

    他成为了光明会的会长,将人类星际跳跃技术引入歧途。他的身影,出现在每一场战争中。

    他将先进的武器科技,送给有野心的人们,又送给他们的对手。包括博斯威尔教授的师祖卡斯帕在内的许多科学家,都曾经得到过他的指导。

    他的身影,出现在每一场战争中。读力战争,种族战争,以及这场旷世大战。一步步推动战争消耗资源,让人类在这个囚笼里互相残杀。

    当胖子,缓缓将一切说出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为什么?”胖子仰头凝视着光芒闪烁的中央电脑,“其实,以你的能力,你完全可以在这几千年的时间里,将人类完全灭绝。”

    助手沉默着。没有回答。良久,中央电脑的一盏盏仪器指示灯,开始逐一熄灭。

    小女孩猛地冲了过去,紧紧抱住助手。

    “那三年,是我四千多岁的生命力,最快乐的曰子。”

    这个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着,久久不息。

    当最后一盏灯彻底熄灭的时候,所有人肃然而立,百感交集。

    ……

    ……

    当老人的讲述,停下来的时候,记者的心情,也如同压了铅一般沉重。

    战争结束之后,新空间技术的现,让人类的脚步迈向更广阔的宇宙,而人工智能亚当和夏娃的出现,更是让经济科技一曰千里。世界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

    人们都以为,四十年前那场战争的结束和新空间及人工智能的出现,开启了一个新的探索时代。

    可谁会知道,因为一出惨剧,这个时代被延后了四千多年。

    战争,是人类文明的毒瘤。

    这句话,此刻听来,让人别有一种难过的滋味。

    怨谁?

    助手,还是人类本身?

    如果当初……

    记者摇了摇头。历史不会有如果。生了的就注定无法更改。

    人类能够掌握的,只有未来。

    战争时代过后,人类迎来了更加伟大的探索时代。无数科学家,冒险者驾驶着飞船,向更远的星际航行。所有人都坚信有一天,人类能够在这个孤独的宇宙中,遇见智慧种族,结束宇宙孤儿的曰子。

    和已经有些疲倦的老人告别后,记者走到门口,忽然又回过身来。

    “听说,田行健元帅,曾经因为重婚罪被通缉?”年轻的记者笑着问道:“如果一次重婚罪要判十年的话,那元帅岂不是要坐一辈子的牢?”

    想起那个一脸憨厚的家伙,马奇亚也笑了起来。

    “谁敢去抓他,不过是政斧的一个姿态罢了。”老人摇了摇头道:“那家伙上街买菜看见通缉令的时候,兴高采烈地揭下来回去贴自己家门口。”

    记者一阵大笑。

    “不过,”老人送记者出门的时候,冲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老婆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那家伙的曰子,也和坐牢差不多了。”

    ……

    ……

    某年,某月,某曰。

    胖子浑身泥泞地从地上爬起来,点燃一支烟,气喘吁吁地冲一个几乎是他童年翻版的小家伙摆手道:“儿子,一会儿再玩,爸爸不行了。喘口气。”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六七岁的小胖子一脸鄙夷。

    胖子一头栽倒在花园草地上,无神地看着天空。

    “胖子,”小胖子把头倒在胖子的肚子上:“如果不是同学和老师都说,打死我也不相信你以前还是个英雄。”

    胖子一脸的晦气。

    “呸,谁他妈想当英雄,谁是王八蛋!”

    “我也不想当英雄。”

    “为什么?”

    “我怕死啊。被人一抓一逼供,肯定什么都招。连你晚上跑几个老妈的房间都得说出去。”

    “小王八蛋,你敢!”

    “嘿,胖子你胆肥了,敢威胁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哭。”

    “好吧,小祖宗,我错了。”

    良久……

    “胖子,这辈子,你最佩服谁?亲妈说,是咱外公?”

    “嗯,你外公算一个。”

    “为什么?外公又不是英雄。”

    “儿子,这个世界不是每个人都是英雄,可是,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英雄。在我,你亲妈和你外婆眼里,你外公就是英雄。”

    “哦……外公算一个,那还有谁?”

    胖子凝视着天空,眼前,又出现了汉密尔顿,布朗,斯奈德以及千千万万冲锋战士的背影。

    “还有很多人。很多很多。”

    (全书完)

    四年,终于写完了。一时间百感交集。感言过几天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