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 【0132 耗不起】
    “快,快!赶紧赶路!”韦宝一面大声招呼众随扈,一面对范大脑袋道:“大脑袋,你赶紧先走一步,去通知守门门官,说有绺子追我们,让官兵赶紧来!说我们是杨弘毅大人,杨麒指挥使大人的家人!他们应当会来救援!”

    范大脑袋答应一声,“放心吧公子!”说着便猛抽几下马鞭,突突的向前狂奔而去。

    林文彪急的满头大汗,一面狠抽马鞭,一面使出全力推马车!

    韦宝和众人一道推车,此时除了想着赶路,赶紧到抚宁卫之外,脑子几乎是一片空白的。

    大不了就弃货跑路!韦宝如是暗忖,才让心情稍微平复一些,相信这么短的距离,自己这边又都是好马,保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是毕竟是价值上万两纹银的货物啊,就这么白白送给绺子们,哪里舍得?

    “就在前面了,看见了!”侯三一马当先,见着两部马车和十几匹好马,断定必然是韦宝,高声叫嚷道。

    常五爷见在到抚宁卫之前追上了目标,不由的大喜过望,高声道:“弟兄们,抓住了韦宝赏银100两!杀掉韦宝,割掉韦宝的人头,也能赏银50两!我给大当家做主了!”

    众人闻言轰然叫好,没有想到赏赐这么丰厚,纷纷疯狂呐喊,力气倍增,大吼着:“韦宝休走,纳命来!”

    常五爷之所以开出这么丰厚的赏赐,一方面韦宝值得这个价,这他是知道的,另外这两天弟兄们被韦宝折腾的够累,人马都疲惫了,此时离抚宁卫很近,再靠近抚宁卫就麻烦了,所以用银子刺激一帮手下。

    40骑马加上常五爷和侯三两个人,总共42骑马,没命的向韦宝一行人追来,一个个张弓搭箭,只等常五爷下令放箭伤人。

    常五爷还是希望能近距离截住韦宝等人,不知道韦宝他们有没有弓箭,如果双方进入对射的状况,动静就闹大了,很容易引来官兵。

    韦宝瞧出了对方的意图,眼下出了弃货跑路之外别无他法,急的满头大汗,需要立刻做决定了,要不然再耽搁几秒钟,想走都走不了!

    “把马车横过来,不能让他们再靠近了!”韦宝大声下令。

    众随扈虽然不知道公子是何用意,还是大声答应着,将两部马车横在了道上。

    50米之内,是左轮手枪的有效射程,可也是弓箭的有效射程啊,韦宝目测对方距离自己这边不过三四百米,决心用自己的左轮手枪阻击一下,只要能保持五十米的距离,随时能跑路,主动权还在自己手上,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范大脑袋能从抚宁卫搬来官兵救援了,不知道吴三凤有没有把消息放到各处官兵,如果吴三凤发话了,官兵就算不为难他,也决不至于会来救援。

    对方骑马冲起来的速度吓人,转眼便是不足百米的距离,韦宝躲在马车后瞄准,左轮手枪虽然没有全部露出来,但是一众随扈此时也看清楚了公子的‘暗器’了,原来是一根管子。

    韦宝的袖子大,所以左轮手枪只是露出枪管的部分,为了增强击发准确率,韦宝只用了一支枪,另外一只手托着枪把。

    啪的一枪,韦宝也不知道现在对方距离自己还有多远,反正一大帮马队聚拢在一起,就是瞎子都能打中。

    果然,一名绺子应声落马,韦宝身边一众随扈轰然叫好,胆气壮了不少。

    “公子的暗器真厉害啊!”林文彪忍不住轻声赞叹道。

    韦宝这一枪,引得一众绺子纷纷勒住马头,减慢了冲击速度。

    如果韦宝等人现在也是张弓搭箭,跟绺子们呈对射状态的话,绺子们是不惧的,现在一名绺子腿上在流血,跟前日谭疯子受伤的状况如出一辙,众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暗器,莫名的恐惧可就要比面对弓箭大的多了。

    “喊话!他们敢再过来,格杀勿论!”韦宝对身边的张浩波道,知道张浩波嗓门大。

    张浩波一点头,急忙大声喝道:“别过来!再过来格杀勿论!”

    “韦宝滚出来,你跑不了了!”侯三闻言,也跟着怒喝,却不敢冲前,张弓搭箭,死死的盯着距离己方五十步外,两部横着的马车,只可惜没有见到一个露头的,要不然一帮人能将对手射成刺猬。

    “别露头,都别露头!”林文彪对身边众人道:“这个距离,绺子大都能射中。”

    韦宝点点头,“大家都别露头,你,把帽子和棍子给我。”

    张浩波急忙摘下帽子和自己手中的短棍一并递给韦公子。

    韦宝用短棍挑着帽子伸出去一点,噼里啪啦一通羽箭射中马车的声音,另外帽子上也揷着三枝羽箭,看的的韦宝暗暗心惊不已。

    “绺子们的箭法这么好啊!?”张浩波忍不住赞叹一声,他还是这帮随扈中比较厉害的,连张浩波都这么说,其他人更是被绺子的箭法吓得胆寒。

    “这不算什么,百步穿杨没有几个人能办到,但是五六十步的话,震天北手下至少有七八个人能射中。”林文彪道。

    韦宝着急的不行,这样不是办法,他知道再这么僵持几秒钟,绺子的胆气一定恢复了,会慢慢向自己这边逼过来的,这么点路程,对方一个冲锋,自己这边就团灭了,包括自己,有左轮手枪也没软用,寡不敌众啊,他刚才回头看了,对方至少三四十人!三四十铁骑是什么威力?两三百步兵都不见得扛得住。

    果然,已经听见马蹄踩地的哒哒声响了,对方正在慢慢靠近,韦宝虽然没有看,也知道对方一定人手一张硬弓,张弓搭箭的靠过来。

    韦宝拔掉张浩波帽子上的羽箭,又将帽子挑出去一下。

    噗噗噗,又是一排羽箭射过来!

    韦宝对身边众人道:“你们也学我这样!”

    众随扈会意,急忙人人将帽子摘下,用手中棍子挑着,从马车四周探出去。跟打地鼠游戏一般。

    绺子不过42人,韦宝这边也有8顶帽子呢,加上羽箭击发之后还得重新装填羽箭,速度慢了下来,很多帽子探出去半天也没事,这让韦宝胆气又大了不少,壮大胆子,趴在地上快速朝对面看了一眼,见对方还是刚才的位置,没有前进多少,又急忙将头缩了回来。

    韦宝的头刚缩回来,刚才探出去查看的位置的地上,就多了一支箭。

    “就这样不停的逗他们放箭!”韦宝对众随扈道。

    “这样也不是办法,他们会一边房间的一边过来的,一名绺子身边最少带30枝羽箭。”林文彪道。

    韦宝没有回答林文彪的话,从另外一个方向,伸出左轮手枪放了一枪,虽然没有办法瞄准,但是对方聚在一起,大致的位置是不错的。

    唏津津!

    一声凄厉的马吠声传来,接着便是一阵人控制马,和马狂奔,以及一众马匪纷乱的喝骂声。

    韦宝暗忖定是一匹马中弹了!只要保持这种给压力模式,再坚持几分钟应该不成问题。

    韦宝一面焦急的等着再次‘盲射’,一面不住观望大道,不知道范大脑袋到底能不能带官兵过来,他现在就想下令逃走了,要是绺子们不顾死活的一冲,他们就完了!韦宝猜测绺子们一定是闹不清楚自己这边到底有多少‘这种暗器’,所以才没有全力冲锋,一直这么拖着的话,对方一定会醒过神来的。

    韦宝一会趴在左面地上,啪啪打两枪,一会又趴在右边地上,啪啪打两枪,也是折腾的够辛苦,不敢珍惜子弹,想让绺子无法一下察觉自己有多少火力。

    这样盲射的准确性毕竟低,绺子们散开了点,又后退了点,韦宝就很难命中目标了。

    “这样是不行,等会听见他们冲,咱们就弃货跑路!”韦宝下令了。

    众随扈一致点头,虽然都舍不得这么好的货,可还是命重要啊。

    “公子,要不然您先走,咱们大不了不要命了,就在这跟绺子们拼了算了!”刘锦棠红着眼圈道。

    韦宝果断一摆手:“别说了,命要紧,在我心里,你们每个人的命都比这批货精贵!”

    众人听韦宝这么说,心头都暖洋洋的,不受控制的鼻子均是一酸。

    林文彪暗忖自己这回真的跟对人了,就冲韦公子这人性,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差。

    “常五爷,咱们冲吧?他们也就这点玩意,估计就一两个人有古怪暗器!这暗器也没啥稀奇的,跟火铳差不多。”侯三对常五爷道。

    常五爷皱着眉头,犹豫不决,“可别小瞧火铳啊?万一对面有几把火铳,咱们贸然冲过去,至少死好几个弟兄。”

    侯三不服气的嘿了一声,大声冲众绺子问道:“兄弟们,有没有怕死的?”

    “没有!”绺子们一起大声答应,在江湖上混,一是靠义气二字,二是靠玩命,否则会被人小瞧。

    “常五爷,怎么样?”侯三瞪着眼对常五爷问道。

    常五爷点了点头,抬起手,正要下令冲锋!

    韦宝等人这时已经牵着马准备跑路了。

    “公子!范大脑袋带人来了!”刘春石忽然惊喜的叫道。

    韦宝看见了,范大脑袋胖乎乎的身子冲在最前,身后跟着一队官兵,虽然才二十来人的样子,而且除了带头的武官是骑马的,其余人人手一柄长矛,一面木盾牌,怎么看着很寒酸啊?

    但是官兵来了,给人感觉就是棒!再寒酸的官兵,那也是代表政府呀。韦宝暗喜一声,大明的官兵不是吃屎的!

    “绺子们,官兵来了!”韦宝急忙两只手做喇叭状,冲天大声嚷嚷,生怕绺子们的视线被马车挡住,看不见官兵来了,绺子们若真的是冲起来了,和官兵混战在一道的话,来了二十来个步兵是不顶事的。

    常五爷的‘冲’字都已经到嘴巴边上了,硬生生的被韦宝这声大吼给吓了回去,一只手搭着帐篷张望,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骗人的。

    “常五爷,真的是官兵,二十多个!”站在远处的一名绺子从韦宝的两部马车的边上看见官兵跑过来了。

    “常五爷,大当家可是下过死命令啊,才二十来个官兵,要不然一起做了吧?”一名手下建议道。

    “做你娘!你去做一个试一试,杀了官兵,咱们就不是做绺子,而是造反了!你有几个脑袋!?”侯三低声喝道:“咱们上山落草是为了求财,又不是为了送死!”

    “侯三说的不错,官兵杀不得!撤!”常五爷这回没有丝毫犹豫,当即下令撤退。

    一帮绺子纷纷吆喝着调转了马头,却也没有紧张,像是散步一般后撤,只要不主动攻击官兵,他们仗着人多,根本不惧。

    韦宝听见绺子们的马蹄声又响了,却不敢伸头出去看,而是迎上范大脑袋和那队官兵,对军官双手抱拳:“感谢官爷前来搭救,真是为老百姓办事的父母官呀。”

    那军官听说是杨麒杨大人、杨弘毅杨大公子的家人,又收了范大脑袋十两纹银,这才过来的,不过听韦宝这么说,仍然很是受用,他只是个守城门的小旗官罢了,一扬马鞭算是回礼,“好说,好说。”

    韦宝见士兵们跑到了马车前面站住,这才敢伸头去张望,只见绺子们已经到了二三百步开外站住看他们这边,不由的嘿嘿一笑,暗忖这个游戏规则是历代不变呀——官兵吃绺子,绺子吃商人,商人吃百姓,只可惜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百姓无人可吃。不对,活不下去的时候,百姓就会造反,又成了百姓吃官兵了嘛,妙哉妙哉。

    众人见绺子不敢过来,也都宽心,韦宝并不催促那小旗官去剿匪,在一旁好似看热闹。

    小旗官见绺子们见自己来了居然不走远,感觉有点发虚,又有些没面子,清了清嗓子,用马鞭指着绺子大喝:“哪路的绺子?你们找死吗?”

    绺子被这么一骂,毫无脾气,常五爷和侯三遂带着一帮手下再退出去一些路程。

    “他们有马,改日禀报上峰,增派骑兵追剿是道理!回吧。”小旗官感觉找回了面子,对手下道。

    “是,官爷。”一队兵丁答应着,列队回转。

    韦宝等人则带着马车跟上,往抚宁卫而去。

    “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这么回去吧?”侯三问道。

    “先绕过抚宁卫,到前面找个地方等着。派两个兄弟去跟着这伙人,摸摸底。今天天黑之前他们要是敢往卢龙去的话,一并截杀!”常五爷下令道。

    侯三点点头,喊了两个绺子,让扮成百姓,跟着去抚宁卫查探。大股绺子则绕路前行,准备在抚宁卫到卢龙之间再次截杀韦宝一伙人。

    韦宝说了好些感激的话,又邀请那小旗官等会一道喝酒,小旗官爽快的答应了,韦宝等人这才进入抚宁卫,找客栈投宿,此时才上午,离吃中饭都还有一段时间呢,韦宝已经决定不走了,能安然跑到抚宁卫来,已然十分满意。

    绺子派人去查探,韦宝也派人查探,双方知根知底,就这么耗着。常五爷和侯三见韦宝进入了抚宁卫就像是缩头乌龟一般,商量了半天,知道自己这边不撤,韦宝是绝不会出抚宁卫冒险的,大半夜的又决定留下几个人游动监视,大队人马返回山寨,他们到山寨的时候,天色已经将明。

    大当家震天北亲自出寨门相迎,见伤了一个弟兄,丢了一匹马,却没有责骂常五爷和侯三:“查清楚了,领头的是韦宝?”

    “查清楚了,他们都喊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叫韦公子,一定错不了。”负责查探的人汇报道。

    “这小崽子太狡猾了!”侯三气愤大骂:“让劳资碰上他,非亲手宰了不可。”

    “大当家的,要不然明日再派人去轮番守住从抚宁卫到卢龙的道路,他明日定不敢走的。我留了几个人下来。”常五爷道。

    “做的好。”震天北点了点头:“他不是会耗着吗?咱们就跟他耗!决不能让这小崽子带货到河间府去,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以后咱们老林子的脸往哪搁?这事情弄不好,咱们老林子要威信扫地!”

    “不错,不过,今天要不是有官兵接应,咱们已经截住他们了,如果明天他们找了官兵护送,怎么办?”常五爷道:“大当家还是报个消息给吴大公子吧?有官兵护送的话,咱们就没办法了。”

    “嗯,现在就让人去山海关向吴大公子说这事!有官兵揷手,今天这事不能算咱们没有尽力。”震天北点头道。

    第二日中午,韦宝接着宴请头天认识守城门的那个小旗官廖春宝,还通过廖春宝,请了镇抚钱聚财和另外三名百户一道饮酒。

    抚宁卫算是大点的卫,还有千户和副千户等人,只是韦宝人面不熟,请不动这帮人。

    “廖大哥,咱们干了这杯酒,你名字里面有个宝字,我名字里面也有个宝字,家又离得近,真是缘分呀。”韦宝笑呵呵的对身边的廖春宝道。

    廖春宝笑呵呵道:“韦公子客气了,兄弟我把能叫来的大人都请来了,够意思吧?”

    “够意思。”韦宝笑呵呵的喝了酒,又去敬来的几位大人。

    众人一片和乐融融,抚宁卫比不上山海关,这种大吃大喝的机会也不多。

    “韦公子,不瞒你说,今天晌午咱们就接到吴大公子发过来的话了,不得为你韦公子的货派兵护送,没有这个规矩不说,而且你得罪了吴大公子,我们也不敢掺和,你不是跟杨指挥使家相熟吗?何不让卫指挥使司派兵过来?”镇抚钱聚财道:“若不是廖春宝说韦公子是金山里人,都是咱们辽西的子弟,这顿酒,我们也是不方便来吃的。”

    韦宝对这个肥头大耳的钱聚财印象还行,虽然对方一看就是靠祖上蒙荫混吃混喝的无脑无才主儿,但至少说话还算爽直,不能帮忙就不能帮忙,不会故弄玄虚乘机敲诈。

    “多谢钱大人直言相告,不瞒大人说,我跟杨大公子的关系虽然非同一般,但是咱们毕竟是小买卖人,走货要是让卫指挥使司派出官兵护送,这牵扯就大了,咱们不能没有分寸啊。”韦宝笑道。

    钱聚财点头道:“韦公子说的不错,真的让卫指挥使司派出官兵来护送,的确太扎眼了。你是咱们辽西人,怎么跟吴大公子闹僵了?祖家吴家那可是咱们辽西辽东这一片的马首啊,韦公子又怎么跟杨大公子这些外来的官爷相熟的?”

    韦宝避重就轻,将事情大概一说。

    几个当官的纷纷叹气,觉得韦宝不该为了一批货而意气用事,得罪了吴家可不是好玩的。

    这下子韦宝才感觉到本土势力的强大,虽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判断,但是到了做决定,需要站队的时候,是毫不犹豫会选择本地派的,铁桶一般的联盟,真可以说牢不可破。

    酒席散了,派出去打探的人回来说,从抚宁卫到卢龙镇的官道上有绺子帮的人活动的踪迹,林文彪断定一定是老林子绺子帮的人,这让韦宝更加犯难了。

    如果一直这么耗下去的话,他还真没有绺子们能耗,人家就是专门吃路霸这碗饭的啊。

    想到第一桶金这么难赚,这让韦宝心里叫一个憋屈,总不能长期靠卖威哥赚钱吧?

    而且威哥这种‘高档商品’,只能找到目标消费人群才能卖出价钱,放到青楼卖‘批发价’就没啥意思了。毕竟自己又不会造,卖一颗就少一颗。

    韦宝的计划是在二月份开启自己的科举大业,这个月就必须打通从山海关到河间府的商路,以后一面科举,一面发展,这才是两不耽误的正道,不准备足够的‘科举通关’费用,就凭自己肚子里那点墨水,连个童生也拿不下来!

    韦宝不由想起刚刚穿越来的时候,还动过造反的念头,自己这点实力,造个毛的反,连一股绺子都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