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楔子(一)
    丁晓聪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他已经连续发了一个星期的烧,市里各大医院跑了个遍,可却连病因都查不出来,只能靠营养液和退烧药维生。对于他这样一个10岁的孩子来说,见天这样折腾,实在是苦不堪言。

    10岁了,准确说还差两个小时丁晓聪就满10周岁,他已经懂事了,从父母日渐憔悴的目光中,他看到了越来越浓的绝望,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自己就要死了吗?尽管爹妈从不跟他讲病情,可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猜想。

    丁晓聪现在还在发着高烧,不过却没有继续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父亲丁家柱用一床毛毯把他紧紧裹着抱在怀里,在一段老旧的小巷子里匆匆疾行。他靠在父亲宽厚的胸膛上,能清晰听见急促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母亲高群追在丈夫身边,一路小跑,不时摸一摸丁晓聪滚烫的额头,为他掖掖毯子,怕他被风吹着。

    丁晓聪生下来身体就不太好,总是小病不断,后来街坊孙大爷给出了个主意,让带着孩子去给瞎子算下命。当时那瞎子掐过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小孩的后脑勺上拍了三巴掌,然后就断言孩子十岁前不会有什么大事,至于到了十岁会怎么样,人家怎么也不肯说。

    还别说,自从被瞎子拍过那三巴掌后,丁晓聪再也没生过什么病,健健康康活到现在。可就在将要过十周的时候,又病倒了,并且这一次特别严重,小命都要不保。

    眼看着孩子都快不行了,医院依然拿不出方案,丁家柱想起了那一段往事,干脆就把丁晓聪从医院里带出来,时隔几年之后,再一次去寻访当初那位算命瞎子,只是这次的情况更凶险。

    要说他们找的那位算命瞎子可不是一般人,当地有句俗话,叫——跛子不跛能上天,瞎子不瞎能成仙,这位刘瞎子据传说就是神仙般的人物,在本市名声赫赫,人送外号——刘大仙。

    这位刘大仙可不是街边算命的瞎子,他从来只在家里做事,并且每天只接待十位顾客,没排上的?对不起,明天请早。人家名气大,牌子响,就是这么牛。

    刘瞎子脾气怪,不管达官显贵还是平头百姓,全都一视同仁,看牌号算命,出的钱再多也不让加塞。

    巷子深处,丁家柱抱着儿子一路狂奔,跑着跑着,他的心就凉了,只见离着还有上百米远,巷里就塞满了小汽车,一直排到刘大仙家门口,怕是有二三十辆。按照惯例,他只能在这里排队,可问题是就算今天刘大仙还没开张,也轮不到自家了。

    眼看没了机会,丁家柱眼睛都急红了,自己的儿子眼看就快不行了,绝不能白来一趟,今天就算是用刀子架在刘大仙脖子上,也得逼他把儿子看好!

    打定主意,丁家柱抱着儿子向前挤,完全不理会那些臭规矩。排队的人原本想呵斥,不过看见他怀里奄奄一息的丁晓聪后,全都闭上了嘴。

    一路挤到大门口,丁家柱眼看大门紧闭,二话不说,撩起一脚就踹在了门上,由于用力过猛,连人家的门框都踹塌了……反正他今天是豁出去了!

    大门倒下,只见刘瞎子家古色古香的大厅中央摆着一套红木茶几,有两个人对坐在茶几前,目瞪口呆看着他们一家。这二人,左手边是个老者,戴着一副宽边墨镜,正是刘瞎子,右手边是个穿着休闲装的中年男人,相貌端正神态和蔼。

    这两人刚才应该正在喝茶,手里端着茶杯,维持着各异的姿态一动不动,被突然倒下的大门惊住了。

    “嗨!”半晌后,刘瞎子重重一拍大腿,无奈地说:“早就知道你们要来,我今儿只看了九家就歇业,最后一家一直给你们留着,干吗踹坏我的门嘛……”

    “噗……”刘瞎子对面的中年男人忍俊不禁,一口茶全喷在刘瞎子脸上。

    刘瞎子这人脾气出了名的大,不过今天奇了怪了,他被人喷了一脸茶水,却丝毫不生气,默默摘下墨镜抹了把脸,又戴上,对着丁家柱招了招手,“把孩子带来吧。”

    丁家柱这才反应过来,人家竟然早算准了自己要来,事先留了位置,而自己竟然踹坏了人家的门……惭愧啊!

    不过现在也不是惭愧的时候,儿子的命要紧,夫妻俩连忙千恩万谢,抱着丁晓聪送到了刘瞎子面前。

    刘瞎子定了定神,探出一只手,开始在丁晓聪身上摸索起来。

    夫妻俩期盼的目光中,刘瞎子摸着摸着,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不停摇头,似乎遇到了棘手的事。

    “大仙,孩子怎么样?”母亲高群小心翼翼问,声音都哆嗦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她心头。

    刘瞎子缩回手叹了口气,说:“到了这一步,我也不瞒着你们了,当初我就看出这孩子摊上了‘偷生鬼’,可又没办法祛除,只好先用阳气把它镇住,到了今天,果然又发作了……”

    夫妻俩完全不懂刘大仙在说些什么,不过“偷生鬼”这个名字听上去就怪吓人的,俩人顿时慌了手脚,“噗通”一声全跪在地上,把奄奄一息的丁晓聪往人家怀里送,哀求着“一定要救救孩子,求您老人家再把那什么偷生鬼镇住。”

    刘大仙摇了摇头,“难呐,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二,现在要镇住偷生鬼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那样的话,你家孩子的灵魂也会被镇住,变成植物人。”

    两口子一听这话,愣了下神,同时嚎啕大哭起来,没了主张。

    嘈杂声把昏昏沉沉的丁晓聪吵醒,他茫然看了看自己的父母,又看了眼刘瞎子,最后目光落在了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身上,然后就再也移不开了。那个男人眼睛格外的亮,从未见过,仿佛两点寒星,正看着他微笑,最奇怪的是,这人眉心里有一条竖立的疤痕,仿佛二郎神的第三只眼。

    端坐在凳子上的刘瞎子等夫妻俩哭得快晕过去的时候,忽然笑了,话锋一转,说:“其实自从那次看过之后,你们家孩子我一直惦记……挂念着,知道他今天会出事,我特地请了这位大法师来,有他在,保管你家孩子安然无恙!”

    说完,刘瞎子探手指向了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