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楔子(二)
    一家人的目光顺着刘瞎子的手指,全都落在了那个中年人身上。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法师都是些神神叨叨的人,可这个中年男人气质儒雅,神态随和,看上去到更像是一位学者,和法师什么的似乎完全不沾边,他……能行?

    “哈哈。”刘瞎子笑了,“有眼不识泰山那,这位米教授,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为了请动他,我可是下了血本!我刘瞎子为了你们家孩子,真是操碎了心那……”

    夫妻俩听刘瞎子这么说,再也不敢存疑,转个方向又要对米教授下拜磕头,不过人米教授不兴这一套,一手一个把夫妻俩扶住。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这位米教授看上去身形瘦弱,可扶住夫妻俩的胳膊后,他们死活就是拜不下去。

    高群且不说,丁家柱人如其名,身材就跟顶梁柱似得,一米七五的身高,体重有八十公斤,在单位里没人比他力气更大。可被这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力气的手一托,他那浑身肌肉竟然失控了一般,完全使不上力气。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相顾骇然。

    “米教授,您看我们家孩子……”拜不下就不拜,丁家柱把孩子往米教授面前送了送。

    其实这时候他们俩的心里已经放松了些,看来刘瞎子果然没有吹牛,他是真的为自己家孩子操碎了心,时隔几年不忘,下血本请来高人了!他们琢磨着,等孩子好了,一定要为刘瞎子准备一份厚礼。

    米教授抬起手看了下手表,笑着摆了摆手说:“不忙,时间还有一些,我就给你说说,这‘偷生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米教授说完,接过丁晓聪抱在怀里,探出右手,将大拇指弓起来,指甲向下,掐在了丁晓聪眉心里。

    刘瞎子连忙在一旁说:“等会米教授会施法驱走那个偷生鬼,不过孩子还不能立刻带回家,得由米教授单独带10天,等彻底调养好了才能还给你们。”

    只要儿子没事,让别人带10天当然算不了什么,两口子连声答应。

    米教授微微一笑,开始振动掐在丁晓聪眉心的大拇指,同时解说起这所谓的偷生鬼究竟是怎么回事。

    再说丁晓聪。

    米教授的拇指指甲刚掐在他眉心里,他就感觉被掐住的地方痛得出奇,不过这感觉并不讨厌。自从发烧以来,他脑子里就一直昏昏沉沉的,现在这痛感仿佛穿透了脑髓,脑海随之渐渐清明,感官也开始恢复。

    “闭上眼睛,没有我的允许,千万别睁开。”米教授看着丁晓聪渐渐清亮的双眼,微笑着叮嘱,丁晓聪这时候感觉好些了,对他言听计从,连忙闭上了双眼。

    米教授开始叙述,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清晰地传入了丁晓聪耳中。

    “首先,这所谓的偷生鬼,只是民间的说法,并不是真正的鬼,而只是魂魄。”米教授娓娓道来,在他的描述中,“鬼”是一种很高层次的存在,而一般人们撞见的,只是魂魄而已,只不过缠住丁晓聪的不是普通魂魄,而是冤魂。

    关于这些东西,米教授讲的很仔细,只不过他的声音很小,似乎只有丁晓聪能听得清,这一点让丁晓聪有些疑惑。

    介绍完了鬼魂的特性后,米教授开始拔高嗓音,这下所有人都能听得见了。在他的描述里,偷生鬼是魂魄,不过却是不完整的魂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偷生鬼死前是半路夭折的,也就是胎死腹中。

    如果胎儿是病死或者是意外胎死的话,它的亡魂是没有怨气的,用不了多久就会消散,期间既没有能力也不会去害人。最怕胎儿是被强行打胎死亡的,这样的胎儿魂魄往往带有怨气,不肯散去,会一直跟在父母身后,带来诸多霉运。

    不过,这仍然不是偷生鬼,丁晓聪的情况要更为特殊。

    极少数胎儿被强行打下来后,魂魄并没有离开,而是沉睡在了母体中,直到怀上下一胎,后果才会显现。当下一胎着床后,这个带着怨念的残魂会进入到胎儿的脑中,也就是所谓的灵台识海,和自己的弟弟妹妹灵魂纠缠在一起。

    由于是亲弟妹,血缘几乎没有区别,灵魂波动也极为接近,这两个灵魂将会结合的非常紧密,几乎达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极难分开。又因为冤魂死前还没长成,所以完全没有思维,几乎察觉不到。

    活人魂魄和死去冤魂的属相是不一样的,一个带着阳气,另一个纯阴,冤魂就会不自觉的吸取灵魂里的阳气,虽然并不猛烈,可天长日久,活人灵魂就会越来越弱,身体也会随之变得体弱多病,这就是丁晓聪以前身体很差的原因。

    冤魂在吸取活人阳气的同时,也会抽取一些思维,逐渐成长,长此以往,会慢慢拥有自己的意识,最终觉醒,彻底成为恶魂厉魄,到那时,宿主小命不保。这个过程一般需要三、五年,上一次丁晓聪找到刘瞎子的时候,刘瞎子没法解决,就用自身的阳气封住了那个冤魂,只是这并非长久之计,十岁就是大限,如今到了。

    “这种情况非常罕见,万中无一,一般的法师根本解决不了,所以刘瞎子向我求助后,我立刻就赶了过来,一直在这里等你们。”米教授终于介绍完了全部情况,叹了一口气。

    丁家柱夫妻听到这里,已经面无人色,确如米教授所言,在生丁晓聪前,他们曾经堕过胎……没想到,竟然种下了这样的恶果。

    丁晓聪躺在米教授怀里,更是听得入了神,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的脑子里居然还住着亲兄弟姐妹,而自己的苦难,竟然是因他(她)而起的。不知怎么,小小的丁晓聪鼻子一酸,闭着眼睛哭了起来。

    丁家柱夫妻俩也忍不住哭了。

    “孩子,想不想多学点这方面的本事?这样就可以帮助别人避免这样的惨剧?”耳畔传来米教授的话语,丁晓聪毫不犹豫,哽咽着点了点头。说不清为什么,这似乎就是下意识的举动,他觉得顺理成章。

    只是他不知道,这一点头,他的人生将彻底改变,他也不知道,刚才米教授的话,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