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楔子(三)
    丁晓聪刚点完头,眉心里一痛,一直掐在他印堂穴的大拇指使力,将他的皮肤掐开,热血立刻涌了出来。说来奇怪,这股血流出来后,丁晓聪只觉体内的燥热随着滚烫的血流出体外,发烧的症状立刻减轻。

    更奇怪的是,眉心皮肤被掐开后,那里仿佛睁开了一只竖立的独眼,通过这眼睛,他竟然能看见东西。

    在这只眼睛中,一切就好像是彩色底片,光怪陆离,面对着他的米教授轮廓分明,颜色却是赤红色,犹如火人。

    “米教授!”丁晓聪的母亲吓了一跳,可却不敢阻止。

    米教授松开手摆了摆,“不妨事,我先替他治病,驱除燥热,然后再帮他洗魂。”

    米教授说话的时候,丁晓聪闭着眼睛转过头,又看见了万分熟悉的父母。依然是底片的既视感,不过自己父母轮廓很不清晰,颜色也极淡,近乎于黑白。

    “我替你打开的是巫眼。”米教授的话似乎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丁晓聪听得一怔,“巫眼”是什么鬼?

    米教授解释道:“我们中国人,每个人其实都有第三只眼,藏在灵魂深处,上古巫法昌明的时代,许多人天生就能打开这只眼,可后来这功能渐渐退化了,只能用特殊的方法才能打开。”

    接下来通过意念交流,丁晓聪得知,这所谓的“巫眼”,其实就是灵魂的视界,也就是说,他现在是直接用自己的灵魂在看事物。

    两人默默交谈了一会,眉心伤口渐渐不再流血,开始凝固结痂,这时丁晓聪的烧已经完全退了,通体清凉。看见儿子呼吸逐渐平稳,丁家柱夫妻俩松了一口气,刚才丁晓聪血流如注,可把他们紧张坏了。

    米教授看差不多了,点了点头,对着夫妻俩叮嘱:“下面我帮孩子把灵魂里的冤魂清出来,过程可能有些吓人,不过我担保绝对不会有事。”

    丁家柱夫妻俩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母亲高群忍不住忐忑问:“我那孩子,我是说……大孩子的冤魂,会怎么样?”

    对于这个问题,丁晓聪也很急切,虽然差点被害死,可那个冤魂毕竟是自己的亲人。

    米教授笑道:“我早就安排好了,她不会消散,而是会以另一种方式活下去,希望你们以后好生待她,切莫再让她堕入冤魂道。”

    听见这话,一家人大喜,连连感谢。

    米教授让夫妻俩退后几步,然后开始低声吟诵起来,他的调门阴森古怪,听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不一会儿后,就连这栋屋子里都显得鬼气森森。

    “这是上古巫颂。”米教授的哼唱不停,话语却同时在米小经心底响起。“巫觋共分为五种,区分就是这天赋巫颂,我唯一能唱出来的就是这‘鬼颂’,除此之外,还有——天颂、山颂、水颂和毒颂。”

    米教授话音刚落,丁晓聪赫然发现,从他衣襟里探出了一个小小的头颅,这是……一条淡蓝色的蛇!

    蛇很小,不过才20几公分长,通体蓝色没有花纹,在七寸的位置略显扁平,形成了一个左右对称的突起,有些类似眼镜蛇,又不完全一样。小蛇从衣襟里钻出来,随着鬼颂蜿蜒向下,一直游到丁晓聪胸口盘住,这时丁晓聪才发现,这条小蛇竟然没有代表灵魂的色彩。

    “这是一只虺,我亲手巫化,专门为你姐姐准备的。”米教授的声音又在丁晓聪脑海响起。“虺具有清除魂魄记忆的能力,可以化解你姐姐魂魄中的怨气。”

    这话丁晓聪不太能听得懂,不过他知道了,原来自己有个姐姐。

    在太古传说中,虺五百年可化为蛟,千年化龙,只是这传说的真假,现在已无人知晓。

    另一边,丁家柱夫妻俩听不见米教授和自家儿子的交流,看见钻出一条蛇盘在儿子胸口,可把他们吓坏了。

    就在夫妻俩准备冲上去制止的时候,米教授调门一变,转为尖利,那条虺立刻发动,“嘶”的一声,闪电般咬在了丁晓聪眉心里。刚被咬住,丁晓聪闷哼一声,身体立刻僵直,表情显得很痛苦。

    “你们忘了米教授的嘱咐吗?”刘瞎子在一旁淡淡说,伸出拐杖拦在夫妻俩身前,阻止他们过去,“现在捣乱,当心你家孩子小命不保!”

    听见刘瞎子的警告,丁家柱夫妻俩只好远远看着,再也不敢上前。

    这时候门口围了不少人,全都瞠目结舌看着屋子里不可思议的一幕,没人敢出声,呼吸可闻。

    蓝色的虺死死钉在丁晓聪眉心,蜿蜒扭曲,大约过去一分钟后,方才松了口缩回去,盘成一团不再动弹。丁晓聪一直紧绷的身躯终于软了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全都汗湿了。

    刚才的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灵魂撕裂的痛苦一般人很难想象,远超躯体,这么一会功夫,他的体力就被消耗的一干二净。在最后一刻,他似乎看见有个女婴的魂魄从自己的灵魂上被剥离出来,进入了虺的体内。

    “那就是我的姐姐吗?看上去比我可小多了……”丁晓聪心里想,嘴角不自觉的笑了。

    米教授终于停止吟唱,用一只手盖在了丁晓聪眉心,笑着对丁家柱夫妻俩说:“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你们的两个孩子全都安然无恙,不过需要调理10天,你们先回家去吧,10天后我会送他们回去。”

    “两个孩子?”夫妻俩惊呆了,目光同时落在了丁晓聪胸口,蓝色的小蛇盘在那里,似乎已经睡着了。

    “是我的姐姐……”已经很久说不出话的丁晓聪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干涩。

    “女儿……”夫妻俩傻眼了,看着那条小蛇,原来,米教授用的竟然是这样的方法。

    “回家去吧。”米教授挥了挥手。

    丁家柱夫妻俩对着米教授鞠了个躬,默默转身离去,门口围观的人立刻分开一条路。今天这些人可算是开了眼了,平常看所谓的法师驱邪,都跟唱戏似得,哪像这样“真枪实干”,诡异莫测,看得人透不过气来。

    丁家柱夫妻俩抵着头默默走到门口,高群忽然停下脚步,转回身对着米教授鞠了一躬,小声说:“其实,那孩子有名字的,她叫晓兰……”

    说完,高群头都不敢抬,追着丈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