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四章:巫邪
    一屋子人目瞪口呆,不过现在皮宝搞成这样,他们也没心思再找丁晓聪麻烦。

    “救护车怎么还没来?”皮宝急得都快哭了,好好地突然瘫了,这是换在谁身上都接受不了。

    他旁边的女人连忙安慰:“快了,就快到了……”

    女人没说错,救护车的确就快到了,丁晓聪刚走到屋外,就听见街口方向传来救护车急促的警笛声。只不过老街街道窄,人多物多,车子开的很慢。

    丁晓聪笑了,他确定那咒术是自己姐姐下的,似乎也只有他姐姐才会那样的咒术。

    万物皆有灵性,其中尤以狐狸、黄鼠狼、刺猬、老鼠和蛇最突出,这些动物灵性强到一定程度后,都会自然掌握魇咒术,并且特点各不相同。蛇在民间被称为柳仙或者常仙,它们的咒术很奇特,可以让人瘫痪,独此一家绝无分号。

    现在到处都是人,城市里已经几乎看不见蛇,有灵性的更是可以忽略不计,那么能咒住皮宝,只能是姐姐晓兰。

    “姐姐!”丁晓聪站在门外,抬头拢着手大喊了一声,话音刚落,他果然就看见了姐姐晓兰。

    长街是老街,房屋都是老式建筑,屋顶是小瓦的,有飞檐,丁晓聪喊完后,飞檐下的屋梁上探出了一截蓝色的小脑袋,正是晓兰。

    晓兰懒洋洋游出来,看见丁晓聪后,直接跳了下来,丁晓聪赶忙一把接住,心中大石终于落地。不过他发现,晓兰身上的蛇皮起了皴,似乎是……

    “要蜕皮了!”丁晓聪吃了一惊,整整五年,姐姐一点变化都没有,到今天终于要蜕皮了,难怪最近变得这么懒。

    丁晓聪看清楚姐姐的状况后,心中高兴,阴霾尽扫,这时候皮宝家大门被推开,一大群人闹哄哄涌了出来,瘫痪的皮宝被四个人抬着出了家门。

    “你小子怎么还在这里?”皮宝看见丁晓聪愣了一下,随即厉声呵斥:“快特么给我滚蛋,明天早上带两千过去,要不然弄死你!”

    看着被人像抬猪一般架着的皮宝,尽管对方依然凶相毕露,可这次丁晓聪却丝毫也没有惧意,都瘫了你还横什么横?一个小小的咒术就能让你生活不能自理,这么弱,我丁晓聪有什么理由需要怕你们?

    一瞬间,米教授传授的那些巫术潮水般重新涌入脑海,丁晓聪看着那帮人冷冷一笑,从容回头,骑着自行车出了长街。

    丁晓聪既没有去学校也没有回家,而是就这样漫无目的慢慢骑,不辩方向。到哪里不重要,他需要清净下,好好回一下当年那都快被遗忘的十天。

    既然有能力保护自己,干吗不行动起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去回忆那段经历,丁晓聪感触更深,米教授当年那不经意的几个法术,现在看来,简直神乎其技,超越了凡人的想象。想要达到那种修为,非一朝一夕之功,不过现在要对付的只是几个小混混,也用不着。

    骑着骑着,道路开始变得崎岖不平,丁晓聪收回心神看,自己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了小青山。

    小青山位于城乡结合部,原来市区没扩张的时候,是这一带的坟地,后来禁止土葬,这里就变成了荒山,最近听说市里要把这儿改造成雕塑主题公园,不过还没有破土动工。

    看着林木茂盛杂草丛生的荒山,丁晓聪心中一动,直接骑了进去。

    进了幽静的林地后,丁晓聪放倒自行车,打开了巫眼,开始在林中漫步。

    他的本意是想找到些魂魄,然后设法控制住,带回去对付那些小混混,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这里面虽然处处可见坟茔的残骸,却干干净净,别说恶魂厉魄了,就连普通魂魄都看不见一个。

    实际上他这个举动很冒险,凭他现在自身的魂力,真的有恶魂厉魄他也控制不了,搞不好还会带来危险。

    虽然没找到魂魄,可他很快就另有发现,这里满地都是守宫,来回乱跑,不怎么怕人。看着脚边来回乱蹿的小守宫,丁晓聪目光渐渐由迷茫变得清亮,一个模糊的概念逐渐在心中涌现。

    也许……可以这样!

    丁晓聪立刻取下书包就地坐下,拿出纸笔开始写写画画,仿佛在认真做题。

    他也的确是在做题,一道复杂的巫术题,就好像当初在米教授那里一样,所不同的是,那时候都是由米教授出题,他只管解,而现在他需要自己命题,并且找到答案。

    一个个古怪的式子被列了出来,又一条条被否定,他的身边很快就扔满了草稿纸,那些小守宫不时停下来好奇张望。

    大约一个小时过去后,丁晓聪一拍草稿纸,欢呼一声,“成了!”

    经过艰苦的推算后,方案终于定了下来,并不算复杂,所以他确定,这方案绝对可行,不会有任何疏漏。

    接下来,就该实施了,丁晓聪把草稿纸折好收起来,然后开始一张接着一张撕下本子上的纸,折成纸笼子,很快就在他面前堆成了一大堆。

    这时候有一只胆大的小守宫爬到笼子堆上,歪着脑袋,好奇看着忙得二一添作五的丁晓聪。丁晓聪这时候正好折完最后一个笼子,和近在咫尺的小守宫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嘟囔了一声“别怪我”,然后猛然一招手,把小守宫逮住,塞进了纸笼子里。

    接下来,丁晓聪仿佛变成了小兔子,在草丛中扑过来跳过去,满林子逮守宫。每抓住一只他都仔细分辨,看清公母后,分装在不同的纸笼子里。

    守宫一开始不怎么怕人,很好抓,可渐渐地开始惊恐,到处乱蹿,抓捕变得越来越艰难,等终于凑够数字后,太阳都苦熬落山了,丁晓聪也累得满身臭汗。

    不过想到将要实施的巫术计划,他又莫名的兴奋,要知道,他以前只限于纸上谈兵,亲自施法,这可还是第一次,并且头一次用的就将是邪巫术。

    巫术在上古的时候,就有了邪巫的分类,不过只要不去无故害人,也没人约束邪巫觋,只是用邪法的巫觋成不了主流,被部落排斥,一般都是离群索居。后来正规巫法受到统治阶层持续不断的打击,几近灭绝,反倒是邪巫们还有些传承。

    秦朝时,秦始皇征召天下巫觋从军,招来的基本都是邪巫,这也是他们在南方散播的都是邪法的原因,正经巫术到这时已基本失传了。

    清点了下数目,丁晓聪用了一下午的时间,总计抓了三十二对守宫,这个数字足够有余。他将公母守宫分开装在了书包里,至于课本什么的,全都摞好,夹在了自行车书包架上。

    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学习什么的,只好暂时退居二线了。

    眼看天色不早,丁晓聪蹬上自行车回家,满载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