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七章:乱成了一锅粥
    董胖子就这么跑了,明显就是不留余地。

    “老丁,算了吧,这饭店我不开了,以后跟我姐夫去跑生意。”合伙人摇头叹息,拍了拍丁家柱的肩膀,起身离座也走了,屋子里只剩下丁家柱一个人发愁。

    和自己的合伙人不同,丁家柱很需要这个饭店,家里刚买了房子不久,还欠着房贷,这个小饭店就是全部经济来源,一旦断了,下个月的房贷都成问题。可现在搞成这样,这饭店还怎么开的下去?

    丁家柱越想越愁,却又毫无办法,心中烦恼不堪,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忽然,丁家柱发现饭店里还有个客人,是那个有些奇怪的小女孩。他们他们谈话的时候,小女孩就静静坐着,一言不发,看上去很乖巧。

    丁家柱叹了口气,拿起围裙系上,走进了厨房,“乒乒乓乓”忙活起来。

    不一会功夫,丁家柱端着两个小炒送到了女孩面前的桌子上,解开围裙扔在一边,叹道:“闺女,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叔叔这饭店没了,今天我不收你的钱,陪叔叔说会话就好。”

    说完,丁家柱走到柜台后开了一瓶白酒,又去厨房盛了一碗饭,走回桌子边坐下,将饭放在女孩面前,自斟自饮喝起闷酒来。

    “对了,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打哪儿来的?听你这口音不想本地人。”喝着喝着,丁家柱问道。

    女孩很大方,端起碗就吃,听见问话后回答:“我叫姜白,武当山来的。”

    “武当山?”丁家柱愣了,“那不是道士住的地方吗?”

    少女姜白露齿一笑,道:“我跟我娘住在武当山,我娘是道士,不过我不是,这次下山是……是……”

    姜白说着说着口吃起来,大眼睛“滴溜溜”一转,郑重说:“我和你家儿子是网友,来看他的。”

    噗!

    丁家柱刚喝进嘴里的一口酒全喷了出来,脸上五官苦的都能拧出水,“好小子啊你,难怪学习一塌糊涂,才这么点大就跟我整这些幺蛾子,回头我非得打断你的腿!”

    隔空骂完了自己儿子,再看向一脸懵懂的姜白,丁家柱傻眼啦,该怎么待人家小姑娘?不管怎么说,人家小丫头可是千里……不!万里迢迢来看自家儿子的,尽管这行为他绝不能容许,可怎么也不能对人小姑娘甩脸子吧?

    “那个啥……你吃,我再给你加两个菜。”丁家柱找个借口溜进了厨房,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人家姑娘。

    更要命的是,孩子不懂事还好说,人家大人知道这事该怎么办?还不得把家里给闹翻了啊!本来这家就风雨飘摇,再出点事,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丁家柱躲在厨房里发愁啊,最后一合计,得赶紧把小姑娘送回去,还不能让他们家大人知道,否则日子就过不安了……

    稍倾,丁家柱端着一盘炒糊了的菜笑眯眯走出来,坐到了姜白面前,舔着脸问:“小姑娘,你家大人知道你来这里吗?”

    丁家柱多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可没成想,人家姜白小姑娘立刻重重点了下头,夹了一筷子菜,“我娘送我上火车的,她当然知道。”

    丁家柱听着听着咬牙低下了头,万念俱灰。

    “丁叔叔,你怎么啦?”姜白扯了扯丁家柱的袖子。

    丁家柱把脸藏在桌子下面,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抬起头来挤出一丝干笑,说:“没事没事,叔叔就是心脏不好,你吃你的。”

    “呀!心脏不好可不是小事!”姜白连忙放下饭碗,绕到丁家柱身后,将手掌贴在他后心位置感应起来,安慰道:“我会点医术,帮你看看问题严不严重,唔……好像没什么事。”

    “唉!”丁家柱还能说什么,只得长长叹了一口气。

    @@@@

    丁晓聪坐在江堤上,看着滔滔江水发呆,手里捧着半块馒头,早就冷了。

    丁晓聪一直痛恨上学,可逃课还是头一次,想到同学们正在班上紧张学习,他却一个人在外面飘着,心里空落落的。

    什么都没带,他自然没法去学校,可时间不到,他也不敢回家,只能在这里枯坐着。

    看着一去不回头的江水,他忽然有些惶恐,那是对自己未来的恐惧。

    眼看就要中考了,最关键的复习冲刺阶段,他却逃课,精力完全没法集中在学习上。对于中考他本来就没什么信心,现在就更没底了,要是考砸了该怎么办?

    想到这,他叹了口气,这才意识到手里还有半个馒头,不管怎么说饭总是要吃的。只是咬一口,嘴里就好像含着沙子,一点胃口都没。

    丁晓聪在外苦等不敢回家的时候,总是半夜才回家的丁家柱却早早回了家,身后还带着一个半大的小姑娘……

    高群早就知道了饭店的事,打开门看见丈夫后,没说什么,投去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就示意他回家。高群知道自己的丈夫不容易,这么多年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忙,家里生活越过越好,还有了新房子,这都是他的功劳,现在遇到点波折,绝不能再打击他。

    不想打击丈夫的高群想不到,过不了一会,她就成为了被打击的对象……

    丁家柱走进门后,连忙侧过身小声喊:“闺女,这就是咱家,进来吧。”

    然后高群就看见丈夫身后还跟着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虽然有点黑,可浓眉大眼、皮肤光滑,生的可好了。高群喜欢孩子,经常喊丁晓聪带同学来家里玩,最好是女同学……按理说她看见姜白会很高兴,可问题就出在丁家柱的称呼上。

    “闺女?咱们家!”看着娇俏可人的姜白,高群脸色瞬间变得蜡黄。

    片刻后,暴怒的高群一把揪住丁家柱衣领,眼珠子瞪得浑圆,厉声大喝:“姓丁的,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你要不给我交代清楚,我就!我就……”

    等说到第三个“我就”的时候,高群终于绷不住了哭了出来,扔下丈夫跌跌撞撞跑进了儿子的卧室,“嘭”一声摔上门,抱着女儿晓兰嚎啕大哭起来。

    丁家柱目瞪口呆,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失言引起误会了,赶紧哄!

    他连忙跑到门边拧门把手,拧不开,里面反锁着,只好拍着门大喊:“孩他娘,不是你想的那样!”

    接着丁家柱就听见屋子里高群在哭喊:“闺女,你看看你这个没良心的爸爸,这个老畜生,他害了你,又害了我啊!”

    “我冤枉啊我!”丁家柱也快哭了。

    姜白小姑娘缩在后面捂着嘴偷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