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八章:缘来有你
    丁家,丁家柱夫妻俩的房间内,高群正坐在床上叠衣服,神情平淡,丁家柱低头坐在旁边,满脸沉痛。

    “孩他妈,你说咱该怎么办?”丁家柱小心翼翼问道。

    高群把叠好的衣服码齐,不耐烦地说:“男子汉大丈夫,这点事算什么?我高群跟着你快二十年了,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这点事算什么?饭店没了就没了,咱们重新来过就是。我合计好了,等儿子考上了高中,咱们就把房子租出去,租金还房贷就差不多了,咱们再在儿子学校附近租个小房子,开个小吃摊,又陪儿子读书又能赚家用。”

    丁家柱点了点头,心中暖暖的满是感激,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不过,真正让他闹心的却不是这件事,“孩他妈,我说的是那个小姑娘,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啊……”

    “哎!”高群拍了丈夫一下,凑近了神神秘秘说:“你不觉得,这是好事?”

    “好事?”丁家柱哆嗦了一下,茫然转头看向儿子房间。

    丁晓聪的房间里,姜白坐在丁晓兰的床边,看着一动不动的晓兰出神。

    说是床,其实就是一个大篾箩筐,里面有铺有盖,用的都是上好的绸缎,比丁晓聪的床还讲究。夫妻俩自觉亏待了这个女儿,现在失而复得,对她处处上心,比丁晓聪这个儿子可宝贝多了。

    丁晓兰是虺,灵魂进入她的识海后,所有记忆都被抹去,她等于是重生的,按说年龄才五岁。经过五年的养育后,她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蜕变,也是她生命中的第一劫,而这个劫,凭她自己很难度过去。

    她的外层蛇皮已经全都脬了起来,只不过凭她的能力,很难自己蜕掉,这一点丁家人并不知道。

    “我来帮你吧。”姜白看见晓兰身躯开始微微颤动,心疼的说,说完她从怀里取出一颗白色的小药丸,在晓兰头顶捻动起来。

    白色的粉末纷纷而下,晓兰感觉到了什么,连忙艰难地抬起头,张开嘴巴,接住了洒下来的粉末。

    小药丸捻完了,姜白拍了拍怀里的小豹子,小家伙“哇呜”轻唤一声,跳到晓兰身边,开始伸出舌头舔她的皮。豹子的舌头上生满了倒刺。舔在干皱的蛇皮上“嗞嗞”作响,蛇皮被一点点舔掉,露出里面颜色鲜艳的新皮。

    姜白看着渐渐焕发了精神的晓兰,脸上露出微笑,大眼睛越来越亮。

    半个小时后,一直紧闭的房门打开,姜白抱着小豹子走了出来,喊道:“丁叔叔,阿姨,我有事,得回家了啊。”

    正在房间里商量事情的夫妻俩一惊,连忙出来,高群一把拉住小姑娘的手,问道:“怎么才来就要走,我家晓聪就快回来了,你不等等他?”

    “不了,阿姨。”姜白不动声色挣开高群的手,笑着说:“我家里真有事,得赶紧回去,以后我还会来的。”

    那一瞬间高群愣住了,瘦瘦小小的姜白只是手腕一拧,她就自然捉不住,并且一点受力感都没有。

    “您们在家歇着吧,不用送,我妈来接我了。”姜白对着夫妻俩打了声招呼,挥挥手自顾出了门。

    丁家柱不高兴了,怎么自己老婆一点都不会做人,既然喜欢这小姑娘,怎么人家走了也不送送?不过他追到门口的时候身体一僵,又灰溜溜回来了,刚才姜白说她妈来了,他没勇气面对人家家长……

    “唉!”丁家柱叹了口气,目送小姑娘的身影下楼,这两天闹得……

    丁家柱家在五楼,姜白抱着小豹子刚下到三楼,下面楼梯道传来“噔噔瞪”脚步声,姜白探头一看,上来的是个穿着校服的少年。

    来的是谁?正是苦苦挨到了点的丁晓聪。

    终于可以回家了,丁晓聪一身轻松,丢了一天的归属感又回来了,他现在只想回家,然后赶紧复习功课。经历过今天后,他对自己有了新的审视,学还是要好好上的,要不然干嘛啊?

    上到三楼的时候,丁晓聪眼睛一亮,前面转角站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看着特顺眼。对,就是顺眼,这姑娘谈不上很漂亮,肤色还有点黑,不过五官看着特顺,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非常有灵气。

    这姑娘带着一股灵气,又有一丝野性,虽然没林豆豆漂亮,可给丁晓聪的感觉却更好,说不清为什么。

    擦身而过的时候,丁晓聪下意识的对人家笑了笑,奇怪的是,那姑娘毫不诧异,退后一步让开路,也对着他点头微笑。

    毕竟年纪还小,除此之外俩人再无交流,就此擦肩而过,一个上楼一个小楼。

    丁晓聪一口气跑到家门口,又探头看了眼楼梯道下面,已经不见了那女孩的身影,心头不知怎么有些怅然若失,然后抬起手拍门。

    嘭嘭嘭,“妈,我回来啦。”

    房门应声打开,丁晓聪警觉,父亲竟然也在家,夫妻俩堵着门,看看儿子,又对视一眼,神情古怪。

    “你没碰见那个女孩?”高群小心翼翼问道。

    丁晓聪一脸懵逼,“女孩?哪个女孩?”

    丁家柱瞪着眼珠子低吼:“就你那个网友,穿着红衣服的女孩,人家从武当山跑来看你了!”

    “啊!”丁晓聪吓得差点跳起来,自己压根就不上网,哪来的女网友,这这这……“我下去问问。”

    丁晓聪转过身又“噔噔瞪”跑下了楼,夫妻俩叹了口气,“作孽哟。”

    “跟你一样,是个没良心的。”高群白了丈夫一眼,转身走向丁晓聪的房间。

    丁家柱不乐意了,跟在后面争辩:“我怎么没良心了,当初我是怎么追你的你都忘了?别拿我和那个臭小子比!”

    高群不回头,一路偷笑着走进丁晓聪房间,她想看看晓兰怎么样了,女儿正在蜕皮,都好几天没吃没喝了。

    夫妻俩走到晓兰床边一看,傻眼了,不知什么时候,晓兰已经完成了蜕皮,大了一圈,有三十公分长。最奇特的是,她的身体由原来的蓝色,变成了纯白,正在被褥里伸展身体。

    高群想到了什么,连忙跑到窗前打开窗户,探出头向下望,只见丁晓聪冲出了楼道,挠着头左右张望,却找不见那个红衣女孩。这么一会功夫,大活人竟然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