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九章:旧地重游
    丁晓聪终于没有找到这位神秘的姜白,不过不要紧,将来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回到家后,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丁晓聪没有纠缠这事,也解释不清,或者说解释清楚了爹妈也不信,他只得默默认了,好在家里也没再追究,这有点出乎他预料。

    接下来,丁晓聪就投入到了疯狂的复习当中,其努力程度令人发指!五天时间,他吃饭、上厕所加上睡觉的时间,每天加起来不到6个小时,其他所有时间都是在看书做习题。这么说吧,他是每天捧着书入眠,等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接着捧书,吃饭的时候嘴里都在念念叨叨着各种公式,跟鬼上身似得。

    丁家柱夫妇俩从没见过儿子这么努力,还以为他出了什么毛病,干脆换着班陪他,寸步不离。

    就这样,最后的五天过去,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

    丁晓聪就读的二十三中考场安排在本市一中,也是最好的高中,所有应届考生的梦想。当然,对丁晓聪来说,这真的只是梦想,几乎不可能实现,几天时间不可能产生质的变化,他的目标是第二梯队那些学校,并且能考上就不错了……

    这一天,夫妻俩早早就把丁晓聪送到了一中门口,这时候学校还没开门,一家三口只好在门边等着。

    这是丁晓聪的主意,他执意如此,爹妈拗不过他。

    丁家柱扶着电动车,丁晓聪坐在座位上,眼睛不停来回张望,神情焦急。高群左手捧着个一次性饭盒,里面装着小笼汤包,她夹起一个,吹凉了后,再送到丁晓聪嘴边。

    老实说,丁晓聪以前并不是个惯宝宝,今天情况特殊,他成了家里的小皇帝,只是当的心不安理不得。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罗大海,自从那天的事后,丁晓聪就再也没见过他。

    罗大海没去上学了,也不来找丁晓聪玩,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消息,问和他比较近的同学,也没人知道他的下落。

    今天是中考的日子,丁晓聪希望无论如何都要看到他,考不考得上那都无所谓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中门口的人越来越多,都是家长陪着来赴考的应届考生,丁晓聪愈发的焦急,鲜美的包子送到嘴边,他嫌碍事转过头,继续在人群里寻找。

    终于到了八点整,校门打开,开始凭准考证进场,望眼欲穿的丁晓聪又坚持等到八点一刻,再也没人来,依然没看见罗大海。他知道,罗大海不会来了,才16岁的他,看来是彻底断了自己的求学路。

    带着满心失落和父母的嘱托,丁晓聪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考场,接受第一次命运的测验,这一天,他永生难忘。

    考试的过程不赘述,最终丁晓聪发挥的不错,考进了本市高中部第二梯队的排头兵——梅山中学。

    虽然比不上本市最好的那几所学校,不过梅山中学也不差,这个成绩不光丁晓聪,就连丁家柱夫妇也非常满意。还有一点,梅山中学很大,学生总数最多,在校门外摆小吃摊的话,生意应该不坏。

    终于操心完了丁晓聪的事,夫妻俩立刻投身到养家糊口的事当中。

    摆个小吃摊看上去很简单,其实过程很复杂,尤其是在学校门口这个特殊的环境。由于消费对象主要是学生,各种程序审批的格外严格,一整套下来,就算顺利,没个把月也办不完。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用具和食材的准备,可谓劳心又劳力,高群这时候再也顾不上照顾儿女,整日和丈夫在外奔波,人眼看着瘦了下来。好在丁晓聪也不小了,再加上又没有暑假作业,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自此后一直到暑假结束,丁晓聪白天就基本见不到爹妈了,照顾姐姐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肩上。好在蛇吃的很少,一顿可以保一个星期,倒也不麻烦,反倒是姐姐经常会帮助他。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没几天,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家里没钱了。

    由于买了房子没多久,每月又要还房贷,家里本就没什么积蓄,夫妻俩这一运转起来,余钱很快就花光了。丁晓聪倒是不在乎有没有零花钱,他真正担心的还是学费,小吃摊得要等开学才能运转起来,在这之前只出不进,连学费都成了问题。

    他很了解自己的父母,让他们开口去跟人借钱,比拿刀子割肉还让他们难受。丁晓聪也不小了,分析一遍家里的现状后,决定趁着这个暑假,自己去挣学费。

    这个主意得到了姐姐晓兰的支持,当然,具体怎么支持的外人也没法知道。

    确定了计划后,他准备偷偷实施,不让家里人知道,否则爹妈绝不会答应。

    这一天,具体说是七中旬,等爹妈出门后,丁晓聪就从床上爬起来,带着姐姐离开了家,放她一个人在家丁晓聪不放心。

    虽然还没成年,不过仍然有些工作他可以做,例如发传单,贴小纸条、扫二维码什么的。由于已经算是高中生,父亲给了他一部旧手机,这时候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出了家门后,丁晓聪骑上自行车,先直奔了步行街,那里工作机会比较多。

    不需要刻意去找,步行街上有许多店铺外都贴着招收暑假工的告示,一家家问就是。用暑假工有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不用管福利,这可以节省很大一笔开支。

    丁晓聪到了步行街,开始鼓起勇气一家家问了起来,他以前还从没工作过,也没有和成年人打过许多交道,这对他也是一种考验。

    一家家问下来,丁晓聪倒是渐渐不再紧张了,可也失望了,用人的店家主要招收的都是女孩,说是这样更容易和客人沟通,整条街走下来,竟然没找到一家肯用他的。

    这让丁晓聪措手不及,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职场上的性别歧视,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不光是他,就连盘在袋子里的姐姐晓兰都无精打采了,为了方便带着姐姐,他腰上系着一个小布袋,晓兰就呆在里面。

    丁晓聪毫无所得,肚子倒是走饿了,步行街上的东西太贵,他只得离开,随便找了条巷子钻进去,准备寻个苍蝇铺子吃碗面,下午换个地方继续。

    在巷子里走着走着,丁晓聪疑惑起来,这个地方看上去有些眼熟,似乎曾经来过。回想了下他发觉,这里就是当年刘瞎子算命的地方,他十岁那年在这里度过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