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十章:舍不得
    当年的刘瞎子声名赫赫,不单是本市,就连附近县市的人遇到事,都会赶到这里来求助,由于人太多,排队就在所难免。据说最夸张的那一天,排队的人从刘瞎子家一直到步行街,最久的那个人足足等了七天才轮到。

    有这么多往来的人,这不起眼的小巷服务业也跟着发展了起来,两旁开满了旅馆,饭店,另外还有各种花圈店、香烛店、以及帮人驱邪算命的。

    在刘瞎子家门口帮人驱邪,算命还会有生意?当然有,三甲医院不缺病人,小诊所也有自己的买卖。那些总是排不上的人,如果家里的事情又不急,这些人在旁一撺掇,再立下“不灵不要钱”的赌咒,保不齐就有买卖,跟在刘瞎子身边蹭点汤喝还是没问题。

    一来二去,这里就形成了“迷信”一条街,两旁摆满了各种摊位,驱邪、看相、摸骨、看风水什么都有,尽管刘瞎子已经不在了,这些人却还坚守着这片阵地。

    丁晓聪在巷子里走着,不时有老头老太舔着脸拉客。

    “小伙子算命不?不灵不要钱!”一个老太太笑着说,丁晓聪赶紧摇了摇头,按照米教授的说法,算命这东西极难掌握,并且还要看天赋,没天赋的人怎么学都没用,绝大多数所谓算命的纯属骗人。

    不过事情也不绝对,米教授口中还真有个能看到未来的人,只不过每算一次他就会消耗大量的生命力,算了没几次就一命归西了……

    刚拒绝了算命老太太,身后陡然传来一声断喝:“不好,你有难了!”

    这一声吼中气十足,犹如平地起惊雷,丁晓聪冷不丁差点被吓瘫在地上。回头看,一名脸膛通红的中年彪形大汉正严肃看着他,如临大敌。

    丁晓聪心说这位什么毛病?该不会是要抢劫吧!我身上可只有五块钱……

    看见一声就镇住了这个半大孩子,红脸大汉心中得意,连忙捉住丁晓聪的手往旁边拉,小声说:“我看你印堂发暗,乌云盖顶,必然是被邪祟缠身,再不祛除,小命不保!”

    “你可拉倒吧!”丁晓聪一把摔开那人的手,松了口气,不是劫道的就好,至于扯的那些东西,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红脸大汉见丁晓聪满脸不信,梗着脖子说:“年轻人,贫道乃龙虎山天师门下,这趟下山,专为解救你而来!”

    “你咋对我这么好那?”丁晓聪拿言语调侃他,心说张天师就收你这么个徒弟?看来名震天下的张天师眼神有问题。

    红脸大汉尴尬笑了笑,“咱俩有缘嘛,嗯……有缘!”

    俩人正一攻一守较着劲,旁边传来弱弱的声音,“这位师傅,您真能驱邪?”

    丁晓聪转头看,说话的是位中年妇女,瘦瘦的,穿着花衬衫,肤色黧黑,面对两人的目光,她连忙陪了个笑。

    来人一看就是个普通的农妇,红脸大汉立刻没了兴趣,继续忽悠丁晓聪,“小孩子不懂事,我不怪你,这样,你爹妈在哪里?我去和他们说,他们知道轻重。”

    丁晓聪有些不耐烦了,我这还饿着肚子,没空跟你瞎扯淡。

    就在丁晓聪转身准备走人的时候,那个农妇又弱弱地说:“先生,您真的能驱邪?我家闺女有问题,你要是把她整好了,我就给你……1000块!”

    原本准备继续攻坚丁晓聪的汉子猛然站定,转回了身。

    丁晓聪身体一紧,也转回了头。

    两双眼睛同时直愣愣盯着那妇人。

    “说说看,你闺女什么情况。”红脸大汉立刻就扔下丁晓聪不管,走到妇女面前,眼珠子都冒绿光了。

    丁晓聪这时候也走了过来,等待那妇人的下文。

    整整1000块!要是归了自己,学费就不差多少了,丁晓聪根本抵不住这笔“巨款”的诱惑。不就是驱邪吗?虽然从来没亲手实践过,不过那东西咱会啊,大不了多试几次。

    红脸大汉感受到了丁晓聪狼一样的目光,瞪了他一眼,不过这显然没什么用,丁晓聪根本就不搭理他。

    “啧,大人说话,小孩子别听,一边去!”眼看自己吓不走人家,大汉干脆赶人。

    丁晓聪眼珠一转,笑着说:“你不是要为我驱邪吗?我这就领着你去找我爸妈。”

    红脸大汉简直烦透了,他挥开丁晓聪的“魔爪”,对着他的脸吹了一口气,恶狠狠道:“好了,你的邪已经祛除了,回家玩去吧。”

    丁晓聪简直被他的无耻惊呆了,不过有1000块的诱惑摆在面前,他完全忘了害怕,“哼”了一声就是不走。

    那个妇女似乎挺急的,说:“我那闺女一星期前去了一次水坝,回来后就发烧,然后就开始整日说胡话,连我这个当妈的都不认识了……我实在是没办法,就来城里找刘瞎子,没想到他不在了,就……”

    “这事包在我身上吧!”不等妇人说完,红脸大汉把胸脯拍得山响,“保证手到擒来,人不好不要钱。”

    “哎!”妇人大喜,对方做出了这样的保证,在她想来,肯定是有真本事的,自家闺女有救了。

    其实她不知道,所谓的“不灵不要钱”,往往到最后灵不灵都要了你的钱。法师行当有真本事的没几个,不过人人都会忽悠,忽悠才是硬技能。

    “大嫂子你怎么来的?”红脸大汉见事情搞定,心情大好,笑嘻嘻问。

    妇人说:“我是坐公交车来的,要转三次车,我天生晕车,可遭了罪了。”

    “得得得,我骑车带你去吧,你给指路。”红脸汉子大大方方说,俩人一路交谈着走向了步行街方向。

    丁晓聪万般不甘心,这可是整整1000块!就这么被人家抢走了……说到底还是怨自己不会忽悠。

    这事情说起来也不能怪丁晓聪,他毕竟还小,而忽悠人这种事和阅历有关,他没那个火候,学都学不来。何况妇人从头至尾就没看过他一眼,显然也不会信任他这个男孩。

    看着越走越远的两人,丁晓聪无奈,只得准备按照原计划,填饱了肚子继续找工作。刚转过身,他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朝着那两人拔腿就追。

    他想到,那个男人似乎没什么本事,假如他“整”不好人家姑娘,自己不是还有机会接着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