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十一章:死皮赖脸缠着你
    事情巧了,丁晓聪追上那俩人的时候,红脸汉子正在推他的那部电动车,就在丁晓聪自行车旁边不远。

    丁晓聪连忙推出自己的车,跨上去等着,他不知妇人家在哪里,也不好问,估计问了人家也不会搭理他。

    那个红脸汉子狠狠瞪着丁晓聪,想用气势把他吓走,不过丁晓聪这时候王八吃秤砣,那叫铁了心了,眼神攻击完全没用,估计掏出刀子都未必能赶得走他。

    “师傅,您怎么还不走啊?”坐在电动车后座的妇人疑惑催促,红脸汉子无奈,带着大电门走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觉得丁晓聪这孩子有问题,那眼神……特别是眉心里那条竖立的疤痕,看上去鬼里鬼气的。另外丁晓聪的举止也很可疑,可别不是抢生意的吧?他心里担忧起来。

    大汉感觉很灵,丁晓聪今天就是去搞事情的!

    汉子在妇人的指点下,开向了城南方向,一路电门到底,想要甩掉丁晓聪,否则他总觉得不踏实。丁晓聪今天跟他卯上了,拼命蹬,在大太阳下满头大汗,咬紧牙关就是不掉链子,电动车竟然甩不掉他。

    其实电动车肯定比自行车快,不过那是单人的情况下,带着个人可就不行了。红脸汉子又气又恼,却毫无办法,总不能把主家给撇下吧?

    俩人出了市区后干脆就较上了劲,在省道上你追我赶展开了比赛,吓得妇人惊呼不断。

    追着追着,丁晓聪心里暗暗叫苦,现在已经骑到了远郊,时间是下午三点,再往前骑,路他都不认识了。他长这么大还很少在外过夜,一个人走这么远更是第一次,心里越来越虚,不过已经到了这一步,这时候再回头,他是万万不甘。

    从中午一直骑到下午五点,饿着肚子的丁晓聪开始冒虚汗了,不过他依然在坚持着。好在这时候那汉子骑着电动车也慢了下来,不是他心疼丁晓聪,他的电动车快没电了……

    “嘿,你这孩子,天都快黑了,还不快回家去!”红脸汉子对着丁晓聪高喊,那个妇人这才意识到丁晓聪是追着自己的,一脸惊愕。

    丁晓聪这时候一阵阵发虚,咬牙坚持着,没力气、也不想搭理他们。

    好在就要到了,电动车下了省道,拐进了一条村道,前方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山地,山脚下有一片粉墙黛瓦的村落,妇人说,那里就是她的家。

    丁晓聪松了一口气,他从早上到现在水米未进,在大热天骑了半天的自行车,再不到,他就得虚脱了。

    “伢子,你跟着我们干什么啊?”那妇人终于忍不住问道。

    就要到目的地了,丁晓聪放松了些,勉强笑着回答:“我是法师,去给你家女儿瞧毛病的。”

    “法师?你?”妇人傻眼了,还从没见过这么年轻的法师,而且丁晓聪的穿着打扮就是个学生,半分江湖气都没,这样的男孩子能是法师?

    红脸汉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哎呀,就你还法师?法师!”

    红脸汉子笑着笑着脸色陡然一变,怒斥:“待会你给我一边待着,别捣乱,出了问题我饶不了你!”

    他毕竟是走江湖的,有没有本事且不说,经验还是有的,不管怎么说,丁晓聪既然表明了身份,那就是他的竞争对手,是对手就必须要打压!否则一旦被人比下去,以后这碗饭他就没法吃了。

    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法师办不成事不丢人,就怕自己办不成结果却让别人办成了,那就是赤裸裸的打脸砸招牌。说白了就是我办成了更好,办不成也不能让你办,这算是不成文的行规。

    从这个角度来说,丁晓聪的举止是犯了行规的,也难怪红脸汉子恼羞成怒。请法师从来都是一次只请一位,假如有两个人杠上了,那就当场斗法分高低,谁赢了谁去办事,丁晓聪这样死皮赖脸跟着,放在早年就得引起武斗了。

    不过这也和丁晓聪年龄小有关,否则指不定还是得打起来。

    妇人在后座上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吵架,莫名其妙,这些行规她可不懂,不过看见丁晓聪发白的脸色,她还是挺心疼的,不停喊着,“伢子,你慢点骑,别累坏了。”

    吵着吵着,两辆车骑进了村,村口第一家就是。

    妇人家房子不大,有些旧,不过收拾的很干净,家里只有一位大婶看着,看见她们回来松了一口气。后来丁晓聪通过谈话才知道,这家丈夫早年上山伐树的时候出了事,家里只剩下了他们母女俩。

    帮着看家的大婶是隔壁家的,已经做好了饭,等他们回来后,立刻就摆开了酒桌。

    菜都是山里的野味,没什么很精致的烹调手法,不过闻起来很香,还摆上了一瓶烧酒。红脸汉子满意地看了眼酒桌,表示先去看看人,等了解了情况再吃酒。

    丁晓聪这时候已经豁出去了,他匆匆忙忙喝了口凉水,赶紧跟在三个大人后面也进了人家里屋。

    里屋摆着一张古旧的拔步床,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床上躺着一位和他年纪差不过大的女孩,被用麻绳捆了个结结实实,目光呆滞看着床顶,一动不动。这姑娘长得还不错,就是脸上笼罩着一层青气,看上去有点阴森森的。

    看见这架势,丁晓聪发现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被这样捆着,说明有暴力倾向,而达到这种程度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神经病,要么就是被冤魂厉魄附身,哪一样都有点棘手。

    一般人所谓的撞邪,其实分成很多种,最常见的就是受了惊吓,灵魂移位,这个很好处理。灵魂移位就好比关节脱臼,会引发躯体活动不便外加低烧的症状,收一下惊吓再把灵魂安抚归位就没事了。

    稍微严重点,是中了山精狐怪的魇咒术,其实就是催眠术,会出现各种不寻常的症状,这一类处理起来要麻烦很多,不过也不算太难,毕竟魇咒都没有主观能动性,做好方案慢慢来就是了。

    而被冤魂厉魄附身,那就完全是另一个概念了,附身的魂魄会干扰到人的灵魂,完全改变人的行为模式,说白了她就不再是自己了,做出什么事来都有可能,并且会和法师对抗。

    丁晓聪往前挤了挤,准备打开巫眼仔细观察下,可还不等他站稳,就被红脸汉子反手一把挥开。

    “滚开!别碍手碍脚的。”红脸汉子把丁晓聪推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吹胡子瞪眼大喝,然后转过身,伸出手去翻那姑娘的眼皮。

    丁晓聪气呼呼从地上坐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强忍着怒火没有再上前,他怕真的会挨揍……看见红脸汉子的举动,他发现这人还是有点本事的,至少知道得透过眼睛看灵魂,所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话可不是形容词。

    三人的注视中,汉子的手落在姑娘眼皮上,轻轻向上一翻。谁料到还不等他看见什么,那姑娘猛然抬头,张嘴露出两排白森森的小米牙,对着他手指就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