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十二章:难解的题
    那姑娘原本躺着犹如泥塑木雕,这一下变化太快,红脸汉子措不及防,被咬了个正着,当时只听一声惨叫——“嗷……!”

    红脸变成了猪肝色。

    两个妇女顿时慌了,尖叫着扑上去,抓着红脸汉子的胳膊往外拔,哭喊着,“芸香,你快松手啊!”

    丁晓聪捂着嘴在旁边看着,不捂不行,会笑出声来。

    尽管丁晓聪还从没有过亲手驱邪的经历,可他的理论基础太高了,那可是米教授亲传,和他比起来,这个汉子根本就连二把刀都算不上。以前没经验,丁晓聪的感受不直观,现在比较下,要是米教授在这里,恐怕真的吹一口气就能把事情解决了。

    三个人大喊大叫,同时发力,终于把手指给拽了出来,滚了一地。那汉子坐在地上抬起手一看,已经被咬破了皮,鲜血直流。

    芸香她娘连忙不住作揖道歉,“师傅,您的手没事吧?”

    红脸汉子打落牙齿只能往肚里咽,要说有事吧,就等于承认自己没本事,还没开始就受了伤,这里他就没脸待下去了。于是他趁人不注意,把手揣兜里使劲擦了擦,尽管疼得直咧嘴,依然摆出扭曲的笑脸,满不在乎说:“没事没事,小小邪魔岂能伤到我老人家。”

    “哦……没事就好,咱们先去吃酒吧。”芸香她娘面色有异,傻子都看得出来汉子被咬得不轻,不过这事看破不说破,给人家留了面子,也省了自家的麻烦。

    两个妇女扶着汉子起身,一起出了房间,三个人都很惶恐,没人注意到丁晓聪的存在。

    看见他们都走了,丁晓聪连忙走到床前,仔细观察起芸香来。

    芸香从肩膀到腰被捆得严严实实,好像个大号蚕蛹,只有两腿和脖子以上露在外面,嘴角带血,冷冷与丁晓聪对视。看见这双眼睛,丁晓聪打了个寒噤,浑身发麻,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眼神。

    往事浮上心头,丁晓聪想起来米教授当初说过的一句话,“恐惧来源于未知,如果你懂得是怎么回事,就不应该害怕,如果你害怕了,那就设法弄懂是怎么回事。”

    那么,这个芸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

    丁晓聪试着开巫眼看了下,他失望了,在他的巫眼中,女孩的灵魂呈现灰色,并不清晰,这和她的身体状况有关。丁晓聪修为尚浅,眼力不够,看不出什么来,同时也说明这女孩的问题比较严重。

    丁晓聪很快就忘了害怕,仔细分析起来。

    与他刚才的初步分析没差别,从芸香的症状来看,有可能是精神病发作,这是最坏的状况。所谓“灵魂”,其实就是人的思维,其复杂程度超过了最精密的超级电脑,一旦出现了紊乱,只怕得米教授那等人物才有能力修复。

    略过这种可能不谈,根本就没法解决,丁晓聪没办法联系到米教授,那么下一种可能,就是被魂魄附身。

    思维这东西,无论死或者没死,都有可能离开身体,以信息的方式存在。当这种信息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就有能力影响活物的思维,带来诸多后果。

    魂魄其实很多,可是能直接附身活人灵魂的少之又少,必须是恶念足够的恶魂厉魄,否则的话,会在争夺战中被人的灵魂消灭掉。现在芸香的状况,如果真的是被附身,那影响她的魂魄必然相当凶恶。

    关于这个,丁晓聪到不是很怕,毕竟他虽然不强大,可有种种手段可以利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把这东西给弄出来。附身的魂魄和原主人的灵魂纠缠在识海中,往往结合的很紧密,就好像病毒附着在dna上一样,用强的话,只会连主体带附身的恶魂一起杀死,结果就是得到个植物人。

    正在苦思冥想,外间传来呼喊:“小师傅,你也来吃饭吧。”

    转头看,是芸香她娘,丁晓聪毕竟是个半大孩子,一路从城里跟到这里,总不能连饭都不给人家吃吧。

    恰芸香娘喊的时候,丁晓聪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有灵光在脑海中划过,不过不太具体。

    “哎,谢谢阿姨。”丁晓聪客客气气答应了一声,一边思考一边往外走。

    “这孩子,晚上不回家,你家大人该着急了。”芸香娘心疼的摸了摸丁晓聪脑门,他猛然抬头,这才惊觉天已经黑了!

    丁晓聪心里暗暗叫苦,事先想得太简单了,晚上不回家,爹妈肯定不会答应。

    正琢磨着,口袋里传来铃声,手机响了,他掏出来一看,欲哭无泪,是他老爹打来了……

    不管怎么说,电话还是要接的,他一边想着措辞,一边接通电话凑在了耳边,电话那头传来父亲丁家柱的声音,“小葱,你在哪里?怎么到现在还没回家,你姐姐怎么样?”

    “我在大海家呐,姐姐跟我在一起,今晚上搞不好就不回去了,他留我在他家玩。”丁晓聪只得撒谎,同时思考着该怎么圆谎,其实罗大海家他这几天去过两次,家里一直没人。

    出乎他预料,一贯严格的丁家柱并没有追问,听见丁晓聪的解释后,语气平缓说:“玩就玩吧,前一段挺辛苦的,散散心也好,明天回来前打我电话,我去接你。”

    说完丁家柱就急匆匆挂了电话,丁晓聪愣了,这是怎么回事?父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不过他现在正在琢磨一道难题,也没往心里去,接过芸香娘递过来的一大碗饭,道了声“谢”,坐在靠墙角的小板凳上默默吃了起来。刚才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可那点灵感始终窜来窜去,怎么也抓不住,饭都吃不出味道来。

    听说芸香家请了法师驱邪,村子里人渐渐聚拢了过来,很快屋子里就站满了人,外面还有很多看热闹,彼此小声议论。众目焦点的红脸汉子丝毫不怯场,反而愈加兴奋,边喝酒边口若悬河吹牛。在他的口中,他西至昆仑,东到东海,北上北极南下南洋,到过无数地方,斗败过数不清的妖魔鬼怪。

    围观者一阵阵惊叹,丁晓聪被打断思绪,心里老大不高兴,心说就你那点本事,还未必比得上我,等会看你怎么驱。

    丁晓聪念头刚转完,红脸汉子可能喝的有点高,拔高嗓门大喝:“我红花大仙走南闯北,还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听见“红花大仙”喷出这个“怕”字,丁晓东犹如被雷劈中一般,眼睛立刻瞪得老大,他脑海中一直抓不住的那点灵光,被这个字拍在了地上——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