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十四章:吓魂
    当年上课的时候,米教授讲过很多基础理论,丁晓聪听过后没太往心里去,主要是那些理论太新奇了。不过现在,那些理论又被从记忆中一点点翻了出来。

    人的思维和身躯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想要硬凭着魂魄的力量将正主挤走,不是没有可能,只是很难很难,除非双方力量相差太悬殊了。一般情况下,魂魄要想附身,必须先得动摇活人的灵魂,然后才能乘隙而入,而这个动摇的方法,最常见的就是……吓唬!

    魂魄会先利用自身的信息干扰人的思维,一点点恐吓、渗透,等到人被吓得灵魂不稳的时候,它就能下手了。有些极端的例子里,甚至有人被吓得魂飞魄散,一命呜呼,这算是用力过猛。

    魂魄的思维与人不同,不是连续的,而是断断续续,当他入主人体后,就会把自己当成活人。这种状况下要想动摇它,丁晓聪想出的法子就是反过来吓唬,连哄带吓,只要让魂魄离了位,就很容易把它撬出来。

    总而言之,人和阴魂就是互相吓唬,谁被吓趴下谁就输,这道理放在哪儿都有效,诸位要是遇见了不妨试试。

    丁晓聪刚才冷不丁把那个附身的魂魄吓了一跳,看见有效果,他就知道有戏,这玩意也不经吓。

    “这位小师傅,你在干什么?”芸香娘心惊肉跳,弱弱地问。

    丁晓聪这时候心里已经有数了,信心大增,笑着对芸香娘说:“阿姨,你甭管我怎么整,反正把您女儿整好就行,您也别在这里看,我需要一些东西,立刻去帮我找……哇呜!”

    说着说着毫无预兆,丁晓聪又突然对着芸香吼了一声,那姑娘躺在地上,脸上刚露出凶相,被丁晓聪这么一吓,尖叫一声往后蹭了蹭。这一惊一乍的,换了谁都害怕。

    芸香娘被丁晓聪吓得向后一跳,哆哆嗦嗦快哭了,“这是要吓死人那?”

    “对!我就是要吓它。”丁晓聪这时候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你去帮我找一碗清水,一个生鸡蛋,一跟筷子,一筒米,外加两个小镜子和一根橡皮筋。”

    丁晓聪报出来一长串物件,所有人听傻眼了,这是要驱邪还是过家家?

    “这……”芸香娘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法师驱邪许多人都见过,没见过也听说过,无非是符箓、咒语、桃木剑什么的,法力高深的也许能单凭法术就把邪魔给降服,还从没听说过用那些玩意的。

    这种事情解释是解释不清楚的,丁晓聪索性把芸香娘往屋外推,“您就放心吧,整不好你闺女,我把自己赔给你们家,快去准备东西吧,我急用。”

    这个赔偿简直瞎胡闹,可芸香娘一听,松了口气,深深看了丁晓聪一眼,居然没再说什么,不用他推就自主走出了门,还顺手把房门带上。

    丁晓聪打了个哆嗦,那眼神……什么意思?

    转回头,芸香已经靠着床坐了起来,一脸警惕盯着丁晓聪。

    “干活吧。”丁晓聪抛开那些有的没的杂念,准备先把事情办好再说。

    接下来的行为,可以说是施法,也可以说是胡闹,反正有效就行,这算是丁晓聪有生以来第一次正正式式办事情。

    上次用守宫魂魄对付混混,严格来说,只能算是“术”,而这一次,多多少少有法的成分在里面,这一刻,他终于算的上是一位小法师了。

    丁晓聪整理了下思绪,摆出他自认非常亲和的笑容,走向了缩在床边的芸香。

    “对不起啊,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丁晓聪满含歉意,扶住了芸香的一条胳膊,柔声说:“地上凉,我扶你去床上躺着。”

    屋外面传来一阵小声骚动,丁晓聪知道那些好事者在门缝里偷看,他就当没发现。

    被丁晓聪扶住后,芸香有些紧张,一直直勾勾盯着他的脸,刚才的凶相一点都看不到,外面的人啧啧称奇。

    眼看就要把芸香扶上床的时候,谁都没料到,丁晓聪温和的脸勃然色变,暴喝一声松开手,芸香姿态不稳,直挺挺倒了下去。

    “啊!”一直凶狠的芸香终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重重摔在了地上,疼倒是不算很疼,纯属吓得。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丁晓聪慌了手脚,赶紧把芸香又给扶起来,连声道歉。这时候再看,人家姑娘已经被吓哭了,一抽一抽的……

    这回丁晓聪终于把芸香放在了床上,推心置腹安慰:“没事了没事了,不要害怕啊……”

    芸香显然已经不信任丁晓聪了,使劲往拔步床里面蹭,靠在最里面,眼睛死死盯着他,一瞬不瞬。

    “唉……你怎么就不相信我那?我真不是坏人。”丁晓聪痛心疾首,“我还给你带来了好东西,你一定会喜欢的。”

    丁晓聪一边说,一边抓住床头柜上那把剪刀,陡然色变,抡起剪刀刃,对着芸香的眉心扎了过去。这一下依然毫无预兆,说翻脸就翻脸,利刃转瞬就到了眼前,直刺芸香的灵魂。

    可怜的小姑娘终于被吓坏了,闭着眼睛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救命啊!”

    “不要!”屋外传来一声哭喊,房门被推开,芸香娘拎着个篮子冲了进来,脸都吓得煞白了。刚才丁晓聪的眼神简直比厉鬼都凶,任谁都以为他会下杀手。

    “这男孩该不会是个疯子吧?”这样的念头,几乎同时在所有人心中响起。

    红花大仙还不甘心离开,在人缝里看着,似乎看出了些门道,更多的则是不解。

    当然没有扎下去,那样丁晓聪不就真成疯子了嘛,剪刀在距离芸香眉心一寸的地方停住,丁晓聪收回手,心里打起鼓来,都吓成这样了,怎么那个魂魄还不动摇?

    事情比丁晓聪预想的要棘手,最后的大招都使出来了,依然达不到目的,下面就没戏唱了啊。再继续下去,那个魂魄必然会越来越定,等麻木了,反客为主吓自己都说不定。

    更严重的问题是,芸香娘不答应了,她气得脸色铁青,提着篮子走过来,看架势准备要赶丁晓聪走。

    就在这时,丁晓聪腰间的袋子蠕动,姐姐丁晓兰从袋口游出来,吐着猩红的信子看了眼走过来的芸香娘。

    气呼呼的芸香娘看见丁晓聪身上居然游出来一条白蛇,脸色一变,下意识停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