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十五章:妙到颠毫
    白色的蛇极其罕见,像晓兰这样莹白如雪的世上可能根本就没有,再加上她还有猩红的双目和蛇信,在场还从来没人见过,芸香娘冷不丁被吓住了。

    “啊!不要啊!不要过来!”耳畔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芸香再一次疯了般挣扎起来,拼命往后挪,手脚胡乱拍打着拔步床“嘭嘭”作响,似是怕极了晓兰。

    丁晓聪心中一动,这才想起来,姐姐是一条虺,能吞噬魂魄,任你多凶的恶魂,被她吞下去后,都会被彻底抹掉记忆,就等于是消亡了。世上没有不怕死的人,同样也没有不怕死的魂魄,缠着芸香的魂魄应该是出于本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害怕的失态了。

    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丁晓聪得意的笑了起来,有姐姐在,什么魂魄都坐不稳,刚才怎么没想到?

    “阿姨,我在设法把缠着芸香的东西给吓出来,您放宽心。”丁晓聪得空向芸香娘解释。

    芸香娘傻眼了,从来只听说过鬼吓人,人吓鬼……这还是头一次听说。

    晓兰看见芸香后,立刻就来了兴趣,她同样能看见缠着芸香的恶魂厉魄,甚至远比丁晓聪看得清楚。她丝毫不理会芸香有多害怕,慢悠悠游到凉席上,吞吐着蛇信,逼近已经吓得要发疯的小姑娘。

    “啊……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冲出屋子,在山村里回荡,全村都能听得见,在这黑夜里格外瘆人。芸香浑身皮肤都被吓得发青,剧烈颤抖,涕泪横流,闭着眼睛不敢看晓兰,可又不敢不看,每次睁开瞄一眼,就叫的更凄厉。

    外屋里这时已经挤满了人,窗户上也扒满了,都是看热闹的,这时没一个人说话,全都看着床,噤若寒蝉。

    芸香娘看得受不了了,哭哭啼啼问:“小师傅,这样下去,不会把我闺女吓坏吧?”

    看她那架势,要不是害怕,恐怕早就冲上去救她女儿了。

    其实丁晓聪也怪不忍的,他从没想过,人竟然会被吓成这样,太可怕了……不过利害他分得清,这时候绝不能有妇人之仁,相反,还得加把劲!

    “东西都准备好了?”丁晓聪估计就快了,问芸香她娘。

    芸香娘悚然一惊,忙不迭点头,将手中的篮子递过去,“都在这里面那……”

    丁晓聪接过篮子,果然东西都在,他赶紧将篮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在凉席上放好备用。

    再看床里,晓兰已经欺到了芸香面前,距离她的脸只有两寸,通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的眉心,那里是灵魂所在的地方。芸香嗓子已经彻底哑了,依旧声嘶力竭大叫,不停摇晃着脑袋,想躲开晓兰的凝视,只可惜完全没用。

    终于,芸香一口气没接上来,喉咙里“咕”的一声,白眼珠一翻,倒在了床上,她被活生生吓昏了过去。

    “成了!”丁晓聪松了一口气,连忙挥开准备上去扶女儿的芸香娘,抓住芸香一只手,用力扯了过来。与此同时,屋外的人也受不了了,“呼啦啦”冲进来一大群,想要帮芸香。

    “关键时刻,不许打扰!”丁晓聪也急眼了,厉声大喝,这时候假如被打断,可就前功尽弃了。

    吼完,他一把抓住床头柜上的剪刀,三下五去二把捆着芸香的绳子剪断,捉住她右手食指,用力拉到了碗上方。

    被丁晓聪这么一吼,村民们面面相觑,齐刷刷停住,全都把目光落在了芸香娘身上。

    芸香娘左右看了看,往地上一瘫,拍着腿嚎啕大哭起来,“我那苦命的……女儿啊!”

    芸香娘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阻止丁晓聪吧,她怕事情会变得更严重,女儿就完了,不阻止吧,女儿被人家整成这样,当娘的怎么看的下去哟!

    耳畔是芸香娘的哭喊声,丁晓聪被吵得五心烦躁,可也不好再去呵斥人家,只得努力平复住心绪,对着芸香的食指,一剪刀戳了下去,鲜血立刻流了出来。

    “这是什么妖法?!”耳畔又传来厉声大喝,丁晓聪瞄了一眼,这回搞事情的是红花大仙。

    这家伙大概是不服气,人家娘都不阻止,他却站在床边呵斥,看架势竟然有动手的意思。

    不等丁晓聪有什么举动,姐姐晓兰猛然转头,对着红花大仙“嘶”了一声,亮出嘴里的两根尖牙,红花大仙连忙转身钻回了人群中,嘴里嘟嘟囔囔,再也不敢站出来。

    丁晓聪人生中从没挑过这么重的担子,他很紧张,注意力也很集中,刚才红花大仙说什么他根本就没听清,所有心思都在那一碗水上。

    血液是灵魂的最好容器,血流出来,就等于为魂魄搭了一条通道,那个已经被吓离了位的恶魂厉魄开始沿着血流向伤口移动。

    如果想就这样等待附身的魂魄流出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到那时芸香的小命恐怕也不保,看清那个魂魄开始流动后,丁晓聪顺手抓起生鸡蛋扔进了碗里。

    鸡蛋刚一进水,那个魂魄立刻察觉到,转眼就从伤口蹿出来,扑向水里的鸡蛋。魂魄本能的不喜欢暴露在外面,鸡蛋看上去不起眼,却是个完整的生命体,又没有思想,对它有极大的吸引力。

    由于魂魄扑的太猛,碗里的血水被带得旋转了起来,那颗鸡蛋转了一圈后,晃晃悠悠竟然竖在了水中。

    看见这诡异的一幕,房间里一片哗然,今天可开了眼了。包括芸香娘在内,所有人屏息凝气,瞪大眼睛看着丁晓聪这个半大孩子忙活。

    其实道理很简单,魂魄直接钻进了鸡蛋的胚芽,然后带着胚芽向下沉,脚重头轻,自然而然就站起来了。

    终于把恶魂厉魄引进了鸡蛋里,丁晓聪连忙抬起芸香的手,在嘴里嘬了下,然后扔到一边,抓起那根筷子,从上到下扎进了竖立的鸡蛋里。他操作的时候,姐姐晓兰盘在碗的另一边,昂头静静看着,神态安详。

    扎穿鸡蛋后,丁晓聪脑门上已经全是汗,他顾不得擦一下,手下不停,立刻把筷子翻转过来,倒着又插进了装满血水的碗里,等蛋清流下来后,再一次松开了手。

    丁晓聪刚松开手,屋子里炸了锅,所有人异口同声发出了惊呼,只见那根穿着鸡蛋的筷子,大头朝上,赫然竟也竖立在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