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十七章:祸不单行
    “我来我来。”红花大仙乐颠颠接过碗,用筷子顶着出门去了,他是行家,丁晓聪到也放心。

    芸香在床另一边和她娘小声说着话,丁晓聪看了看,再躺在床上也不合适,只得挣扎着站了起来。芸香娘连忙撇下女儿上去扶住他,千恩万谢,“多亏了小师傅你,这是……”

    一个红布包塞了过来,丁晓聪结果来捏了下,厚厚的都是钞票,这一瞬间他想哭,终于挣来了人生第一笔钱,学费有着落了,对于一个才15岁的男孩子来说,多不容易啊!

    “小师傅,我扶你去休息吧,看把你给累得。”芸香娘看见丁晓聪脸色发白满头是汗,心疼死了。

    丁晓聪很难理解芸香娘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客气,他毕竟还太小,不懂这些深层次的人情世故。

    时间太晚,路又太远,丁晓聪累得够呛,已经回不去了,只能在这里睡一晚。家里就两个房间,当天晚上,他被安排在芸香娘的房间里睡,而芸香娘则彻夜照顾刚恢复的女儿。

    这一夜,丁晓聪捏着口袋里的钱,睡得特香甜。

    一般男孩子在15岁的时候,除了上学就是玩,个别出格的也就是偷偷抽个小烟喝点小酒,而他丁晓聪已经能凭本事挣钱了,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当年那十天课的恩惠。

    当晚,丁晓聪梦见米教授了,那是在一座大雪山上,寒风卷着大雪呼啸,米教授站在刀尖般的山巅上,任由狂风漫卷,自岿然不动。

    “师尊,师尊!”丁晓聪大为兴奋,一边顶着风雪往上爬,一边大喊,虽然只做了十天的师徒,可米教授对他恩同再造。

    可无论丁晓聪怎么爬,双方的距离始终没法拉近。

    “徒儿,回去吧。”米教授微笑着挥了挥手,“这座山你千万不要爬,安安稳稳做个普通人。”

    “可我想您老人家了。”丁晓聪急眼了,继续往上爬,大喊大叫。

    米教授摇了摇头,叹道:“你我或有再见之日,却不是现在,有人来找你了,还不快回去?”

    说完,米教授一挥手,丁晓聪只觉一股狂风迎面刮来,竟然把他吹飞上半空,摔向万丈深渊。

    “啊!”丁晓聪大声惨叫,从床上坐起来,睁开眼才发现,原来不过是一个梦。

    丁晓聪捂着脸摇了摇头,暗自苦笑,自己和米教授,还真是一段奇特的缘分。师徒一场,并且据米教授说,丁晓聪是他唯一的徒弟,可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米教授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正琢磨着,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嘭嘭嘭!“芸香她娘快开门,出大事了!”

    看向窗外,天空刚发蓝,还没有完全亮,也就是五点多钟的样子,丁晓聪疑惑了,难道芸香家又出了事?怎么这么早就有人这样敲门。

    “来了来了。”外间传来“踢踏”脚步声,芸香娘一边答应一边拉开了门闩,“出什么事了?我家里还好啊。”

    来人并没有解释,而是直接闯进来,推开了丁晓聪的门。

    来的是一位黑瘦的汉子,约莫四十来岁,干瘦朴实,看见丁晓聪后,竟然对着他跪了下来,哭喊道:“小师傅,请你快去救救我家伢儿。”

    丁晓聪傻眼了,他猛然惊觉,刚才在梦里,米教授说有人找他,没想到竟然真的发生了!这究竟是巧合,还是米教授真有神仙般的神通,托梦给自己?

    不不不!米小经甩了甩头,尽管米教授的修为对他来说,如高山仰止,可也到不了这种程度吧?也太夸张了。

    “必然是巧合,嗯……”丁晓聪强自镇定心神,跳下床穿上了鞋,连忙把那男人扶起来,安抚道:“大叔,你别着急,有事慢慢说。”

    “哎。”中年男子哭唧唧站起来,抓着丁晓聪的手不放,开始断断续续说起今早发生的事情来。

    来人名叫郭金水,是本村的村长,夫妻俩中年得子,膝下有个才12岁的儿子,马上要上小学五年级,小名叫做根生。今天早上,根生不知怎么早早就起来,说是要去村东头的水坝里洗个澡,夫妻俩也没当回事,就答应了。

    谁知道这一去,就出事了。

    男孩子在水塘里洗个澡,来回顶多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可根生这一去,一个小时后都没见回来。村长夫妻俩觉得不对劲,赶紧披着衣服去水塘寻找,果然让他们找到了。

    当时,其实就是10分钟前,外面的天蓝蒙蒙的,半黑不亮,夫妻俩打着手电筒刚来到水边,就看见水里有个黑影在扑腾,看上去好像是有孩子溺水。

    俩人魂飞魄散,扑下了水拉起来一看,果然是自家的儿子。

    按说,这就是一起普通的儿童溺水事件,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寻常了。当时村长抱着儿子涉水往岸边走,这才发现,儿子的腿似乎被什么绊住了,这时候他还没往别处想,水里本就有水草,自家儿子会游泳,如果不是让水草缠了腿,也不会溺水。

    也果然是让水草缠住了腿,村长把儿子抱上了岸后,发现他的双腿被水草缠得死死的,拽都拽不开。可问题是,根生上岸后精神就不正常,拼命踢打自己的爹妈,在地上乱滚,夫妻俩竟然按不住他。

    联想起芸香的事情,村长怀疑儿子是撞了邪,让自家老婆看着儿子,自己赶紧跑来找丁晓聪。

    丁晓聪一听事情确实不对劲,抓起装着姐姐的袋子拴在腰上,连鞋带都顾不上系,跟着老村长一起往外面赶。自始至终村长都没松开丁晓聪的手腕,仿佛生怕他跑了,基本是拖着他走。

    刚到门口,丁晓聪忽然想到了什么,左手把住门框,把村长拉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芸香娘,郑重问:“我好像听你说过,你家芸香出事前,去过什么水坝?”

    这时候对面的房门被推开,面容憔悴的芸香走了出来,正好听见丁晓聪的问话,她接过话头回答:“我们村就一个水坝啊,根生他……”

    “走!”不等芸香说完,丁晓聪转身拉着村长就跑,很有可能,这两件事情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