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十八章:池塘鬼影
    刚一出门,村东头方向果然隐约传来男孩嘶哑的喊声,丁晓聪心里更着急了。在他们身后,芸香母子俩也跟了出来,相互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

    乡下人心齐,一个村就好像是一家,谁家有事大家伙都不会干看着。

    芸香家在村西头,这里都能听见,全村自然也都能听见,等丁晓聪赶到的时候,水塘边已经围了一大群人。这时候天色见亮,围观村民们看见丁晓聪和村长赶来,连忙让开了一条路。

    经过昨晚的事情后,丁晓聪在这个村子里名声大噪,人人都知道村里来了个才十几岁的小法师,本事可大了!

    人群分开,丁晓聪看见中央有几条大汉按着一个男孩,脸色焦急向这边张望。根生才12岁,被几个大人这样按着,用不了一会就会憋坏了。

    丁晓聪快步走过去,只见男孩子生的虎头虎脑的,皮肤被太阳晒成了古铜色,看上去很健康。他被人脸朝下按得死死的,脸侧着贴在地上,犹自咆哮不休,最显眼的是他的双腿,脚踝处并在一起,被水草缠了好多圈,看上去简直像是用手栓上去的。

    “不!这就是栓上去的!”丁晓聪一愣,反应过来,蹲下去拨动水草仔细观察。只见缠着腿的水草盘绕错节,走向非常有规律,自然缠绕绝不会这样。

    “小……师傅,快看看我儿子怎么了。”郭村长在一旁催促道,这么一会功夫,他家根生的脸都憋紫了。

    丁晓聪点了点头,连忙闭上眼睛,打开巫眼观察,一通看下来,他松了口气,没什么邪祟缠身,孩子就是被吓坏了。说白了,这是惊吓过度后的躁狂症,放在医院里可能是大事,在他这里就是小意思。

    丁晓聪探出一只手,按在了小男孩根生的后脑勺上,轻轻摩挲着着,喉咙里开始哼唱很古怪的曲调。这声音无法形容,给人感觉阴森森的,最奇特的是无论吸气还是呼气都在发音,曲调连绵不断,他的口中似乎唱出了词,可又没人能听懂。

    其实丁晓聪也听不懂,这是米教授交给他的“鬼音”,可以用声音牵动魂魄。当初教这个给他的时候,米教授万分郑重,说这是“鬼巫觋”的象征,也是本命神通,不过在米小经看来,这东西虽然对灵魂的确有些效果,可并不很明显,似乎也没那么神。

    当然,那是以前,现在的丁晓聪对师尊再也不敢有丝毫怀疑,至于这鬼音现在功效不大,很可能是因为自己修为不足。

    尽管作用有限,安抚一个被制住的小孩,还是毫无问题的。

    鬼音飘飘荡荡传出来,随着丁晓聪手的振动,小男孩嘶喊声越来越小,紧绷的身躯也渐渐变软,情绪逐渐安定。周围听到鬼音的大人反应没这么大,可听久了也觉得有些头晕,有些身体差的妇女竟然干呕了起来。

    丁晓聪不知道,鬼音修炼到极致后,可以直接把人的灵魂给喊出来。

    摸着摸着,根生终于完全不再挣扎,闭上眼睛,呼吸平稳,还传来有节奏的细密鼾声,竟然睡着了。

    “没事了,睡一觉就好,可能会胆小一阵子。”丁晓聪收回手,活动了下有些发僵的手腕,他还是个半大孩子,也不懂江湖上那一套,说的话丝毫没有夸张。

    “谢谢谢谢!”郭村长夫妻俩连声道谢,准备去抱儿子。

    就在这时,水塘里传来“噗通”一声,丁晓聪猛然站起身向那边,只见池塘水面上翻起了一朵水花,没看清是什么。

    “好大的鱼!”有村民惊呼,显然是个善抓鱼摸虾的主,“没想到池塘里有这么大的鱼,回头我下网把它给捉上来。”

    看见孩子没事,大家伙都放松下来,唯有丁晓聪一直紧锁眉头,看着水花渐渐平息的水面。

    “等等!”发觉村长要把孩子抱走,丁晓聪连忙出言制止,“先让我看看再说。”

    郭村长莫名其妙,不过还是依言坐在地上,把根生横抱在了怀里,让丁晓聪查看。

    这时的根生熟睡如婴儿,他的灵魂被丁晓聪哄睡着了,这种睡眠状态极深,并且绝对不会做梦,这一觉他不睡足12个小时,基本没有喊醒的可能。

    众目关注下,丁晓聪又蹲下来,开始一层层解缠在根生脚踝上的水草。

    这种水草叫做苴草,有着嫩青色的茎,极为强韧。丁晓聪的动作很慢、很仔细,一圈圈的解,不慌不忙。

    围观村民们看着看着,许多人的脸色开始变了,他们也察觉,这绝不是游泳时自然缠上去的形态。郭村长当然也不傻,这时他也明白了丁晓聪的意思,脸色变得很难看。

    “难道,有人要害死自己的儿子?”郭村长脸上露出一抹戾气,接着又迷茫了,村里人关系都很好,自家也从没有和谁结下过仇怨,谁会干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小师傅,这是人干的吧?”有个村民忍不住问道,别看在场有这么多大人,他们现在都将丁晓聪奉若神明。

    “不一定,看看再说。”丁晓聪摆了摆手,终于将水草完全解开。

    看清小根生原本被水草缠住的脚腕,现场大哗,人们难以抑制的开始议论纷纷,只见根生的左脚腕上有三条血印,从小腿肚底部一直延伸到脚后跟,触目惊心。由于在水里泡了很久,已经不再流血,伤口向两边翻着,泛着惨白色。

    很明显,这是抓痕,却不是人抓出来的。丁晓聪用手比划了下,得出这样的结论,人的手不会这么小,另外,伤口像被利爪切出来的,这与人的指甲也迥异。

    “小师傅,这是什么?!”郭村长满脸紧张问。

    丁晓聪沉默了一会,转头问跟来的芸香,“你那天是怎么出事的,还能想起来不?”

    尽管太阳已经出山了,可芸香依然被吓得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想了想回答:“那天也是晚上,我在水埠洗衣服,洗着洗着棒槌漂了,我就去捞,谁知道还没捞到,水里突然伸出来一只毛茸茸的手,抓着棒槌带进了水底,我当时吓坏了,就向回跑,跑着跑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丁晓聪听到这点了点头,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传说中的东西——水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