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二十一章:狭路相逢
    这一惊非同小可,丁晓聪怪叫一声,差点松手摔下去,就在这时,那条蛇竟然向后游了一段,没有再紧逼。

    拉开距离后,蛇露出了全貌。

    这条蛇由金、黑和白三色圆环组成,颜色非常艳丽,长不过三尺,头呈现标准的矛头形,一双琥珀色的小眼睛正与丁晓聪对视,目光中带着疑惑。

    丁晓聪现在悬在半空,上不敢上下不敢下,心中暗暗叫苦,这蛇一看就有毒,要是咬自己一口,在这深山老林里,绝对死定了。

    正琢磨着,忽然,丁晓聪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那双蛇眼在视线中越来越大,很快就充塞满了脑海。

    一瞬间,丁晓聪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这条蛇是精怪,正在给自己施咒!

    这种状况丁晓聪以前从没遇见过,不过他听过米教授描述,绝对错不了。

    所谓的咒术,其实类似于催眠,施法的人或者动物利用魂力,在对方的灵魂深处留下个印记,不停发出暗示信息,以此来干扰对方的行动能力。蛇在民间被称为柳仙,咒术的特点是可以令人肢体瘫痪,丁晓聪刚察觉不对,身上就开始发麻,双手的力气在飞快消散。

    这就尴尬了,如果不是趴在悬崖上,丁晓聪有办法对抗这咒术,可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就连目光都移不开。

    手在一分一分往下滑,丁晓聪心中暗暗叫苦,这样下去用不了几秒钟就会掉下去摔死,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

    就在这时,千钧一发之际,耳畔传来“嘶嘶”声,白影闪过,姐姐晓兰顺着丁晓聪胳膊飞速游上洞口,挡在了他面前。三花蛇似乎被吓了一跳,连忙移开目光,审慎的打量晓兰。

    丁晓聪只觉压力顿减,赶紧爬上去,瘫坐在另一边大喘气,一人两蛇呈“品”字形对峙。

    那条三花蛇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它看看丁晓聪,又死死盯住晓兰,张大嘴巴,露出一对锋利的毒牙,发出阵阵“呼呼”威胁声。这条蛇灵性极高,它感受到了来自晓兰的威胁。

    晓兰是虺,能吞噬世间所有魂魄,并且任何生物毒素对她都无效,别看她小,这条三花蛇的法术被她克的死死的。至于身体攻击,三尺长的蛇不可能比得过人,有丁晓聪在一旁,它绝对讨不到便宜。

    以二对一,丁晓聪心头大定,赢定了!

    就在丁晓聪摸到一块石头的时候,山洞里传来人声,“大仙儿,出什么事了?”

    丁晓聪悚然一惊,没想到这个水洞里居然还有人!

    从声音来判断,里面的应该是个中年男人,一旦打起来,自己恐怕未必是人家的对手。局面急转直下,丁晓聪脑子飞快的转了一圈,一把抓住姐姐晓兰,绕过三花蛇,向着水洞里闯了过去。

    他决定先发制人,先制住里面的人再说。

    三花蛇反应过来后,“呼”的一声,掉转头就追。

    水洞呈椭圆形,宽大约三米,高有两米,底部是刚到小腿肚的泉水,冰凉刺骨,丁晓聪带起一溜水花,发出急促的“哗哗”声。终究是年轻人,反应飞快,动作也敏捷。

    刚跑进去大约十米,前面一团黑影撞了过来,丁晓聪二话不说做了个前扑,正撞在来人的小肚子上,只听“哎呦”一声惊呼,水花四溅,来人措不及防,被丁晓聪扑倒在地。

    第一步得计,丁晓聪立刻把石头对准那人面门,大喝道:“别动,敢动我就砸你脸!”

    “嘶”的一声,追过来的三花蛇听见丁晓聪的威胁,在水面上打了个盘旋,连忙停住。丁晓聪看得暗暗心惊,这柳仙好强的灵性,竟然都能听懂人话了。

    “干哈那?这是干哈那?!你谁家的孩子?”身下传来男人莫名其妙的呼喊,带着一股大碴子味,感情还是个东北人。

    丁晓聪心头“嘭嘭”直跳,这时候也豁出去了,用力按着那人嘶声大喊:“别动,别动,我可真砸!”

    这荒山野岭的,出事只能靠自己,丁晓聪想不勇敢也不行了。不过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喊得虽响,却还是没直接砸下去。

    其实刚碰面的时候,丁晓聪就用石头砸,这人指不定就栽了,至于现在吗……

    丁晓聪刚喊完,就觉背后传来一股大力,接着天旋地转,不等他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两个人就换了位置,他躺在水里,被别人死死按住。

    对方是个约莫4、50岁的中年汉子,看上去不强壮,可手格外有力,老虎钳子似得,丁晓聪被按着胸口,用力挣扎了两下,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完了……”丁晓聪心中暗叹,今天遇到歹人了……

    念头刚转过,脸颊一凉,那是晓兰贴着他的脸游上来,对着男人的手就咬。那个男人发出一声惊呼,忙不迭松开手向后一蹿,一屁股坐在了水中。

    脑后传来“呼呼”声,刚脱离束缚的丁晓聪看都不看,一把抱住姐姐向着旁边发力一滚,靠在了洞壁上。站起来回头看,那个东北汉子依旧坐在水里,目瞪口呆看着自己,那条三花蛇已经游到了他肩膀,同样目光疑惑。

    “你这是……什么仙儿?”出乎预料,汉子并没有什么攻击的举动,而是疑惑问。

    “什么仙?”丁晓聪被问愣住了,意识到对方是个法师,他干脆也不隐瞒,直接说:“这是我姐姐!”

    “嘶!”汉子倒抽一口凉气,脸上满是震惊,坐在水里思考起来,半晌后小心翼翼问:“小兄弟,你家师傅是谁?哪个堂口的?”

    感受到对方似乎没了敌意,丁晓聪稍稍放松了些,想了想回答:“什么堂口不堂口的,我师尊是米教授。”

    当初米教授只说不让他告诉家里人,并没有禁止他告诉别的法师,所以丁晓聪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另外他也希望能得知师尊的真实身份,所以很爽快就说了出来。

    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那个汉子挠了挠头面露疑惑,似乎并不认识自己的师尊,坐在水里自言自语:“米教授?米教授!是……”

    丁晓聪冷眼看着,开始一点点后退,准备逃跑,这个汉子他自觉斗不过,还是逃掉算了。

    刚蹭出去没几步,那个汉子回过神,从水里起身,丁晓聪连忙站住了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