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二十二章:柳家来信
    “说吧,你准备赔多少?”汉子看着丁晓聪冷冷道,那眼神,仿佛在看小偷,原来他一直盯着丁晓聪。

    丁晓聪懵了,什么意思这是?“什么赔多少?”

    汉子得意洋洋走过来,看见缠在丁晓聪胳膊上的晓兰,有些犹豫,最终还是没有走得太近,围着踱起步来。

    “你刚才莫名其妙打了我,难道就不得赔点什么?”汉子停下脚步,一脸不耐,伸出三个指头搓了搓,做了个数钞票的手势。

    丁晓聪目瞪口呆,这画风转变也太快了吧?他还年轻,短时间消化不了。

    “你也打了我!”丁晓聪按着腰间的布袋子吼了回去,刚挣来的一千块钱包在了里面,他下意识怕让人抢去了。

    “可是你先动的手!”汉子怒了!

    丁晓聪哑口无言,按说自己先动手打人的确不对,可是……“是你的蛇先咒我的!”

    丁晓聪想起来了,指着汉子肩膀上的三花蛇,色厉内荏大喊,肩膀上的晓兰也对三花蛇嘶叫着摆出凶相,姐弟一条心!刚才还打作一团的双方,就这么被汉子带歪了,居然还论起理来了。

    汉子笑了,特得意,“咱们办事得一码归一码,我家大仙儿对你动手,你找它说理去,可你们得赔我的医药费,是不是这个理?”

    “这……”丁晓聪傻眼了,他觉得自己的嘴真笨,完全说不过人家。

    其实这汉子纯属以大欺小,凭丁晓聪的社会经验,怎么可能忽悠的过这个老江湖,不过如此死皮赖脸诈小孩钱财的人,倒也少见。

    汉子也不着急,得意洋洋等着丁晓聪的下文。

    丁晓聪在挣扎,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个无赖,该怎么办?

    打的话,估计打不过人家,这里荒山野岭的,要是打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最主要还是姐姐晓兰,她太小了,很容易受到伤害。

    硬来被很快否决,想要脱身的话,难道真得给他钱?不!丁晓聪绝不甘心,这可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还没捂热,用来贴补家用做学费的!这大人怎么这么无赖啊……他现在后悔的要命,干吗非得找来这里啊,摊上事了。

    想着想着,丁晓聪快哭了,带着哭腔说:“我没钱。”

    “没钱?”汉子一点都不失望,本来他的目的就不是真的要钱,没钱更好。

    “没钱不要紧啊,你帮我做一件事,就算是抵消了。”汉子穿着一身灰色的冲锋衣,身后背着个大号登山包,他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掏出一封绿色的信封,递过来说:“只要你帮我把这封信送到,咱俩就算是一笔勾销了。”

    丁晓聪茫然接过信看了眼,信封上没有贴邮票,信人姓名,另一边有简略地址和收信人。

    “柳银花——武当山玄真子真人亲启。”丁晓聪看完不干了,这还要去一趟武当山?路费得花多少钱!“不干不干,我没空。”

    丁晓聪把信递回去,汉子抬手挡住,神神秘秘说:“不用你送,你只需时时带在身上,那个人会很快来找你的。”

    “真的?”丁晓聪有些懵,还有这样送信的。

    “当然!”汉子给了肯定的答复,“要是那人真的不找你,你就当没这回事,这样总行了吧?”

    丁晓聪松了一口气,这样就没话说了,小事一桩嘛。他忽然觉得,这个汉子也不是那么无赖……

    “丁兄弟,你来这里做什么啊?”看见丁晓聪把信收到布袋里,汉子立刻喜笑颜开,亲亲热热问。

    丁晓聪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这时候觉得汉子也没那么讨厌,就直说道:“柳银花叔叔,我是调查水鬼来历的。”

    “嗨……”汉子脸立刻苦了,“我怎么能叫柳银花?那是我们帮主,我叫柳承惠,打黑河内嘎达来的。”

    丁晓聪心说果然是人如其名,名字都叫“承惠”,难怪这么爱钱……

    “至于那个水鬼吗……”柳承惠想了想,对丁晓聪招了招手,“你跟我来看看就知道了。”

    柳承惠招着手向山洞深处走,丁晓聪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他对柳承惠依然保持着警惕,不过还是探知秘密的渴望占了上风,再说这人好像也不算很凶恶嘛。

    走着走着,洞里越来越黑,柳承惠打开了手电筒,向两边照。灯光下,丁晓聪发现洞壁两边出现了许多石窝,直径大约只有半米,斜着插入了水中。

    “知道这些洞是干什么的不?”柳承惠左右晃着手电筒,慢条斯理问。

    丁晓聪摇了摇头。

    柳承惠走到一个石窝边,把手电筒递给丁晓聪,蹲下去在洞里摸了一番后,捞出了一根白森森的骨头,看上去好像是……

    “这石洞是用来装人的。”说完柳承惠又补充道:“活人!”

    丁晓聪到底是孩子,吓了一跳,用手电筒照着仔细打量起来。

    水很清澈,很容易就照到底,可以看见石洞的底部散落着一层白骨,颅骨架在最上面,果然是人骨!

    “看见没有,这东西不够一人高,活人呆在里面连腰都挺不直,可又出不来,泡在水里简直活受罪。”柳承惠摇头叹道。

    丁晓聪又顺着他的话仔细查看,这斜向下的石洞很窄,如果双手朝下被塞进去,恰好胳膊抬不起来,没法往上爬。头顶上有石头挡着,腰也挺不直,只能以非常难受的姿势弓着。他试了下这个姿态,才几秒钟就觉得很不舒服,想象下假如这里面真的装着人,脖子以下都泡在水里,当真是生不如死。

    想到那个情景,丁晓聪不寒而栗,连忙问:“这里是什么人修的?干吗要对别人这样?”

    柳承惠淡淡道:“是谁干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的目的,人被这样折磨死,魂魄里会积累下大量的恶念,说白了,这里就是个恶魂厉魄制造机。”

    以丁晓聪的阅历,他很难想象世上竟然会有这么恶毒的人,听见柳承惠的介绍,再联想下,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那水鬼又是怎么回事?”丁晓聪定了定心神,接着问。

    “我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没看清。”柳承惠拍了拍丁晓聪的肩膀,示意往回走,说:“这里已经被废弃多少年了,那东西可能是原主人留下来的邪物,我前几天想把它抓住,结果让它给跑了,今天回来看看,没想到却遇见了小兄弟你,缘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