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二十三章:颂鬼
    俩人边交谈边出了水洞,原本的敌对关系已经冰释,甚为融洽。

    “小兄弟,你我一见如故,不如……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何?”刚走出洞口,柳承惠拍着丁晓聪肩膀乐呵呵说。

    丁晓聪腿一软,差点从悬崖上摔下去。

    “凶熊雄……兄弟?”丁晓聪转头看着柳承惠那张老脸,已经哆嗦上了,看他岁数,好像比自己爹还大,这怎么结拜成兄弟?

    “我爸爸不会答应的……”丁晓聪弱弱地说。

    “咱……”柳承惠大大咧咧一挥手,看架势是准备说“咱爸怎么怎么滴……”转念一想不行,估计这个“咱爸”还没自己大,连忙改口讪笑,“好像是不太合适哈……”

    丁晓聪赶紧点了点头。

    “哎呀……”柳承惠挠了挠头,“那就先这样吧,小兄弟,咱山水有相逢,告辞啦,来日再会。”

    丁晓聪巴不得,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不送。”

    “走了!”柳承惠非常干脆,喊了一声往旁边一蹿,就此不见了。

    丁晓聪看着水洞边摇曳的灌木,斯人已去,方才常常出了一口气,这家伙神神叨叨的,感觉完全不靠谱,跟他在一起压力好大……

    已经探明了源头,丁晓聪赶紧原路返回,又从悬崖上往下爬。他刚离开,柳承惠从旁边神神秘秘探出脑袋,自言自语,“没想到竟然会碰见他,这封信让他送再合适不过了。”

    说完,灌木丛摇动,这次柳承惠是真的走了。

    @@@@

    丁晓聪沿着小溪走回村子的时候,天色已经黄昏,全村人几乎都聚集在了郭村长家门口,村长家就是老合作社,墙上还刷着当年的标语,门前的空地足够大。

    看见丁晓聪后,郭村长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一天看不见人,他还以为丁晓聪跑了。“我说小葱师傅,你上哪儿去了?”

    丁晓聪连忙歉意笑了下,随口胡诌,“我看山上风景好,爬山玩去了。”

    关于那个水洞的事,丁晓聪不打算让村民们知道,毕竟他们用着洞里流出来的水,难免会疑心。其实经过这么多年,里面的怨气、恶性早就顺水流光了,不会有任何问题。

    “嘿哟我的小祖宗,这么说你还没吃饭把?!”丁晓聪毕竟是个孩子,老村长心疼死了。

    丁晓聪挺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只得傻笑着挠了挠头。

    郭村长连忙把丁晓聪拉到人群当中,让人送一碗饭过来,然后就地开会。会议内容无非是不要害怕,跟着小葱师傅干,然后各家各户立刻把份子钱交上来。

    丁晓聪一边扒着饭,一边看着大人们忙活,倒也有趣。

    吃完后,天已经全黑了,丁晓聪开始和大伙合计起来。经过今天白天后,他已经有了完整的方案,只不过这方案不适合在晚上实施,得要等到明天白天。至于今晚嘛,他准备去把那个“水鬼”引出来看看,村民们则另有任务。

    “我需要米,很多很多米,嗯……至少三担。”丁晓聪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刚才丁晓聪已经保证过,按照他说的做,绝对能把水里的东西除掉,村民们对他也很信任,立刻就在老村长的安排下动了起来。

    三担米就是三百斤,摊到每家每户也就是4-5斤,对村民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都是自家种的,大家伙立刻回家舀米去了。

    丁晓聪留下了四五个壮汉,他们将要陪着丁晓聪去池塘边,在暗地里保护。

    今早丁晓聪就发现,自己的鬼音对水里的东西有吸引力,只是当时天色将明,岸边人又太多,才没有被勾出来,今晚他打算一个人前去,相信有把握。

    村子和池塘中间有一片小树林,到了这里后,丁晓聪停下脚步,让跟来的大汉们就躲在树林里,没有自己的吩咐千万别出来。这时候村民们还不知道丁晓聪要干什么,不过依然言听计从,表示绝对不会轻易出去。

    得了这些人的保证,丁晓聪独自一人走向池塘,夜色中,他那略显瘦削的身影看上去好孤单。

    “二杠子,小葱法师这是要下塘洗澡?”几个人坐在树林里无聊,聊起天来。

    “不能够。”另一个人说:“法师当然是要施法,咱们就等着开眼吧!”

    “老天,他又唱那个歌了……”又一条汉子打了个寒噤,果然,池塘边传来鬼气森森的曲调,悠悠扬扬挥之不去。

    今天早上听的时候还算好,毕竟太阳都出来了,可现在是大半夜,听起来格外瘆人,让人有种……心神不稳的感觉,非常难受。

    曲调声响起,几个人再也不说话了,一个个都目露紧张,不停扫视周围,他们感觉,这调门绝对能把鬼招来!他们猜对了,长时间在夜晚回荡的鬼音,绝对能把附近听见的魂魄全都给招来,甚至包括水里那玩意。

    丁晓聪现在坐在离池塘不远的地上,闭着眼睛打开巫眼,全神贯注哼唱着鬼音,诡异的曲调仿佛来自太古,在水面上飘荡。

    这调子初始的时候还不太纯熟,随着一遍遍重复,越来越有味,也越来越怪异。这时候要是有人看见丁晓聪的脸,准会大吃一惊,他现在的面目上满是青气,简直就像鬼一样,一点生气都看不到。

    耳畔时而传来“汩汩”水声,也不知是鱼虾还是青蛙,不安的在水中跳跃,似乎就连他们都感受到了不寻常。

    鬼音不断,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后,林子里那几位已经有些扛不住了。虽然是晚上,可三伏天里,气温仍然很高,躲在林子里应该汗流浃背才对,他们却抱着双手瑟缩发抖——冷啊!

    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寒意,与气温无关,就算再热他们也会感觉冷,穿棉袄都完全没效果。

    感受着这诡异的现象,他们面面相觑,看着彼此苍白的脸,寒意更盛,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光是他们,即便是更远处的村子里,同样也是家家关门闭户,全都亮着灯,一家人聚在一起侧耳细听。小儿们躲在母亲的怀抱里,睁着惊恐的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喘。

    郭村长家门口,老两口原本正在归拢村民们收集来的米,现在全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被这声音牵住了心神。

    “孩他爹……小葱师傅这是要驱鬼啊,还是招鬼啊……”老伴心虚地说。

    “你懂个屁,回家看着儿子去!”郭村长不耐烦的挥了下手。

    “哎!”他老伴忙不迭跑回了屋。

    村子口,芸香家。

    芸香母女俩可能是村子里最镇定的人,芸香娘正在灯下缝缝补补,芸香则在看书,不过这时俩人全都停了下来,听着鬼音袅袅出神。

    “这小伢子,太神了。”芸香娘由衷赞叹。

    “嗯!”芸香点了点头,眼睛越来越亮,想起白天的事,腮旁涌起了一抹红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