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二十七章:没完没了
    不一会功夫,简易凉棚搭了起来,凉床被抬了过来,几百号人伺候个半大孩子,轻轻巧巧端起来放上去,丁晓聪没一点感觉,依旧睡得香甜。

    这么多人都待在这里也不是个事,郭村长看了看芸香一直坐在床边守着,就挥了挥手,“大家都回家去吧,这里让芸香照顾着就行了。”

    村民们个个面露了然,纷纷走了,芸香小姑娘一直低着头不动,等人走光了才松了一口气,看向熟睡的丁晓聪。

    丁晓聪其实生的还不错,就是这两天搞得很埋汰,别看他做事的时候小大人似得,这时候睡着了憨态尽显,蜷缩成一团。

    他腰间拴着的布袋子轻轻蠕动,晓兰从里面钻了出来,蹭蹭弟弟的脸,好奇打量着一旁的芸香。

    那晚芸香看见晓兰怕得要死,可这时却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她看着晓兰,轻声问:“我好像听见他叫你姐姐,是真的吗?”

    晓兰自然没法回答她,而是盘在丁晓聪脸边,默默守着。

    晓兰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那里有厚厚一沓钱,是村长让她转交给丁晓聪的,趁着丁晓聪还没醒,她把钱塞进了那个布袋子里,然后就静静坐在旁边打毛衣。

    丁晓聪这辈子从没这么累过,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半点梦都没。其实他不断施法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他的灵魂会因此越来越强,法力也会越来越高。

    与后世主修肉身不同,巫法主要修炼的是魂魄,肉身根本就不重要,尤其是“鬼巫觋”,身躯随时可以抛弃,以“鬼”的形式存在。经过这几天的劳累后,丁晓聪的魂力增强了不少,现在的他已经基本不会做梦了。

    这一觉,他一直睡到太阳西斜方才醒来,伸了个懒腰睁开眼,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是芸香!

    大概是因为有些乏了,芸香竟然靠在丁晓聪身边也睡着了。

    丁晓聪吓了一跳,连忙坐起来,发现自己躺在凉床上,头顶上搭着凉棚,置身于一片旱地中。甩了甩头,记忆浮现,他才想起来,自己太累了,竟然在田地里睡着了……

    看着凉棚还有守在身边睡着的芸香,丁晓聪心中感动,以前除了爹妈,从没人对自己这么好过……爹妈!

    想到“爹妈”,丁晓聪悚然一惊,手忙脚乱从布袋里掏出手机,同时还带出了一沓钱,整整两千块!

    丁晓聪明白,这是郭村长给他的劳务费,又给装了回去。

    打开电话屏幕一看,丁晓聪快哭了,现在是下午5点11分,再耽搁下去,今晚又回不了家了。

    不行,得赶紧走!

    连续在外面过三夜,这种状况在丁晓聪还从未有过,爹妈绝对会震怒!丁晓聪如是想。

    手忙脚乱套上鞋,丁晓聪拔腿就跑,一脚踢在了一堆黑灰上,有个古铜色的物件从灰里飞了出来。丁晓聪疑惑,蹲下身去看,发现被自己踢飞的是一枚铜钱。

    铜钱看上去很古旧,生满了铜绿,款识嘛,就是普通的外圆内方,只不过上面铸造的字样很特别。

    “龙虎风云……”丁晓聪照着念了一遍上面的四个字,疑惑了,怎么会有这样的铜钱?再在手心里翻个身,另一面没有字,只有一副八卦,由于铜锈很厚,连具体卦象都看不清了。

    丁晓聪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东西应该是那怪物身上的,烧成灰后,铜钱被留了下,如果是这样,基本就可以肯定,这怪物绝不是野生天然的。

    “你醒了?”身后传来柔柔的话语,丁晓聪抓住铜钱回头看,芸香已经坐了起来,脸色有些尴尬。

    “哦,我得赶紧回家去了,再不回去,我爸会打断我腿的!”丁晓聪也有些尴尬,傻傻的说。

    “呀!那赶紧的!”芸香让他的话吓了一跳,她也不知丁晓聪的话里有几多夸张的成分,反正特别暴虐的家长也是有的,可别真给打坏了……

    “你自行车在我家那,我们快走!”芸香许是太急了,下意识拉住了丁晓聪手腕往回跑。

    丁晓聪有点发懵,也不敢摔开,只得任由她牵着跑,不过,这感觉似乎不错……

    俩人急匆匆跑回了芸香家,路上遇到的村民都热情和他打招呼,丁晓聪耳根子都红了,他的手还被人家牵着呐!

    总算到了芸香家门口,丁晓聪一眼就看见了自己的自行车,正停在大门外,他二话不说,推上就走。

    芸香站在家门口愣了,反应过来后对着他的背影喊:“吃了饭再走吧,路还很远。”

    “不吃了,我得赶紧回去!”丁晓聪跨上自行车,头也不回说道,蹬的飞快。

    “哦……”芸香默默放低了手,脸上有些失落。

    大门口,芸香娘走了出来,看见这一幕也要喊丁晓聪,却被芸香拦下来,“他……他不赶紧回去,会被他爸打断腿的!没时间吃饭了。”

    芸香娘看着自己的闺女叹了口气,小声说:“傻丫头,我是想问下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哪怕是留个电话号码也好啊……”

    母女俩的对话,丁晓聪听不见了,他现在急得心里冒火,把自行车蹬得飞快,要是给他装上一对翅膀,他就得盼着能飞起来了。

    离开家这么久,他不但怕,而且还想家。

    感受到腰间的沉甸甸,他又不由得意起来,整整三千快啊!足够他整个高一的学费!至于伙食费吗,不需要,家里已经商量好了,在梅山中学边的房子也租好了,到时候一家人搬到哪里去住,开个小吃摊,他根本就不用吃食堂。

    对了,他记得离开家的时候,小吃摊的车子都买好了,只等开学就能开张。

    想到爹妈的操劳,他更加归心似箭。

    而这时的丁家……

    丁家柱仍在抽烟,面目憔悴又狰狞,高群趴在他身后的窗台上看向小区大门,偶尔会看一眼楼下,那里停着一辆用三轮车改装的流动小吃摊,上面的灶具一应俱全。

    这就是他们夫妻俩这段时间的努力成果,东西已经完全置备好,各种手续也审批完成,只等开学就能开张挣钱了。丁家柱是干过厨师的,手艺没的说,做点小吃弄点小炒,还不是手到擒来?味道绝非一般的小吃摊、大排档能比拟的。

    有多年餐饮从业经验,丁家柱对于经营好这个小吃摊自信满满,绝对能挣来家用的钱,应该还能有盈余,到时候还可以东山再起开饭店。

    可就在大前天,办好卫生许可证回来的路上,出事了。

    “他爸,来了来了,是他们几个!”高群看见了什么,忽然惊慌喊叫起来。

    丁家柱眼珠一瞪,面容一紧,将烟蒂勉强塞进满溢的烟灰缸里,一把抄起茶几上的水管钳子,恶狠狠道:“来了就好,可等急死我了!”

    “哎哎哎,他爸!”高群急忙追在后面,不过她并没有拉凶神恶煞的丈夫,而是一把抄起大桌子上的菜刀,咬牙道:“我跟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