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三十三章:幕后黑手
    还能有谁?丁晓聪想不到,皮宝的事情居然又绕回了自己身上,缘分啊!

    “丁兄弟?丁兄弟!”

    耳畔传来声声轻唤,丁晓聪被惊醒,笑眯眯一拍桌子,“没问题,这事情我干了。”

    “好!”花红英明显松了一口气,茶也不喝了,站起来拉着丁晓聪说:“事不宜迟,可别让别人抢了先,咱这就去?”

    “去吧去吧。”丁晓聪挥了挥手,站起了身。

    他倒不是急着去救人。皮宝的生死与他何干,他只是有些疑问想要去当面质问。

    出了茶餐厅,花红英兴冲冲叫了部出租车,直奔长街。

    长街依旧熙熙攘攘,里面各地来批发小商品的商户摩肩接踵,万头攒动,出租车根本开不进去,好在皮宝家也不远。

    这里丁晓聪来过,他又是本市人,比花红英可熟悉多了,很快就变成了由他领路。

    到了皮宝家里的时候,刚一进门,还没等丁晓聪看清屋里都有哪些人,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只见一条满是纹身的大汉一头冲到墙根下,抱着头缩在角落里,拼命挥手蹬腿不让人靠近。

    丁晓聪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缩在了花红英身后,偷眼一看,乐了,正是一周前被镜子里凶魂缠住的大混混。和被守宫魂魄缠住的不一样,凶魂缠身后,可以从人的灵魂里吸取思维补充自身,如果不设法驱赶出来,基本不会自愈,早晚会把宿主害死。

    这原理和寄生虫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普通寄生虫吸收的是人的血肉,而凶魂吸收的则是人的精神和思维。

    “是你!”前方又传来惊呼,丁晓聪看过去,说话的是被几名混混簇拥着的皮宝,盯着自己满脸惊恐。

    “这……”花红英不明就里,不过作为“经纪人”,这时候理当说点什么,他笑眯眯侧身移开一步,让出丁晓聪,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师弟,丁晓聪法师,这位大老板是……”

    “行了行了,我们都认识。”皮宝挥手打断花红英的话语,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谄笑着对丁晓聪说:“小丁啊,咱们也是老相识了,你看我这腿……”

    皮宝不愧是人精,他立刻就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治自己的双腿,没人比丁晓聪更有把握。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搞好彼此的关系,千万不能再得罪人了。

    那天在小区里被赶走后,皮宝他们一帮就想清楚了,混混再横也没法和法师横,惹恼了人家真能把你弄死,然后还不需要担责任……

    第一次遇见皮宝他们的时候,丁晓聪怕得要死,等到第二次时就已经能勇敢面对,至于现在吗,用云淡风轻来形容也不为过。

    丁晓聪看见皮宝嘴巴对着自己动弹,却什么都听不清,遂捂着耳朵大喊:“你说什么?”

    皮宝眼睛一瞪,对着身边的手下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把他的嘴封起来!”

    闻言立刻上去几条大汉,用膝盖把那撞邪的大混混死死顶在地上,掏出一卷胶带麻利地把他的嘴封的严严实实,凄厉的惨叫声立刻变成了“呜呜呜……”

    这些人下手没轻没重的,那个大混混被按在地上摩擦,额头都破了,丁晓聪看得怪不忍的。

    不管怎么说,世界终于清静了,皮宝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丁晓聪想都没想,说:“治好你的腿没问题,不过我有件事要问你。”

    皮宝再一次体现出了他的精明,只是略一思忖,他就明白了丁晓聪的目的,这次他犹豫了很久之后,方才一偏脑袋,“小丁师傅,你跟我来,咱们屋里说话。”

    跟在皮宝的轮椅后进了房间,皮宝对着门外喊了一声“你们谁都不要过来”,然后反手关上了房门。

    这间屋子里很暗,大白天还拉着窗帘,丁晓聪闭了一会眼睛才适应。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皮包开门见山说:“不过,行里有行里的规矩,我可以答应你把这差事退了,可我不能说出来那人是谁。”

    其实自打那晚后,事情就已经很明显了,皮宝他是受雇于人,来找自家麻烦的。可问题是,丁家和别人从来就没有过仇怨,谁会费这么大功夫要对付自己家,要知道,想要请动这些混混可不便宜。

    一个月的功夫,丁晓聪成熟了很多,听见皮宝的话后,他也不着急,坐下来悠然道:“我知道你这人讲义气,不过,讲义气可治不好你的腿,究竟该怎么选择,你考虑好吧。”

    皮宝讲义气?讲义气个鬼!这话无论丁晓聪还是皮宝都不信,真正关键的还是后半句。丁晓聪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要么说出幕后主使者,要么你就一辈子瘫着吧。

    这一次皮宝思考了很久,方才左右为难道:“小丁兄弟,其实凭咱俩的关系,就算你不帮我治腿,我也该告诉你的,只是……那个人他家里势大财雄,我实在是得罪不起啊……”

    丁晓聪心说“凭咱俩的关系”?咱俩有五毛钱关系啊!直说你惹不起不就得了。

    “这样吧,我保证绝对不泄露是你说的。”丁晓聪又给加了一码。

    皮宝眼睛一亮,又装作为难的说:“你这一报复,傻瓜都知道是我说出去的,除非,你能答应一年之内不对他和他家人动手。”

    看见皮宝的表情,丁晓聪知道这差不多就是对方的底线了,略加思考,终于点了点头。

    皮宝松了一口气,推动轮椅过来,凑在丁晓聪耳边小声说:“这个人姓王,是你初中同班同学。”

    “王志云!”丁晓聪嚯然起身,脱口而出。

    “嘘!”皮宝吓得竖起手指不停“嘘”,慌慌张张回头看了一眼。

    丁晓聪看看皮宝的紧张相,又慢慢坐回去,思索起来。

    王志云家是做买卖的,至于具体做什么买卖,班里没人知道,只知道他家非常有钱,凭他家的财力,的确能毫不费力雇佣皮宝这些大混混,也足够让他忌惮。可问题是,王志云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和自己根本就没什么交集,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是?”丁晓聪想到了什么,猛然瞪大了眼睛。

    身旁传来皮宝弱弱的话语,“小丁师傅,我这腿……”

    “没问题。”丁晓聪决定先把王志云的事情放一边,解决了皮宝再说,“你去找一面蛇皮鼓来,我这就给你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