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四十章:豆豆走了
    林豆豆到现在都莫名其妙,她不明白丁晓聪这是要干什么,只是丁晓明明显不想理她,她也不好问,只能在一旁默默看着。

    郭芸香看看一脸落寞的林豆豆,又看看神情严肃的丁晓聪,暗自叹息。

    丁晓聪左手扶着镜子,打开巫眼看了下,什么都看不出来。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巫眼的视界就是灵魂的视界,可以看穿许多东西,却看不透镜子,这表明镜子本身没有问题。

    接下来,他掏出一串钥匙,开始拧镜子上的螺丝。

    不一会功夫,四个螺丝被拧了下来,丁晓聪小心翼翼托住,将镜子移到了旁边,果然,镜子后的墙上有问题。

    如果不经过昨晚的事,丁晓聪很可能发觉不了这点异常,可现在他一眼就看了出来。墙上的灰里钉着一根灰白色的针,和昨晚姜白找到的一模一样——钉魂针。

    将钉魂针钉在镜子背面,外面无论是用肉眼还是法术都看不透,而从针眼的位置向外看,所见却不是镜子,可以穿透过来。这是个小花样,不复杂,却很巧妙,只是动机吗……

    昨晚的时候,丁晓聪还怀疑过林南也参与了这件事,现在看来,王家的所作所为都是瞒着他的,否则的话,林南不会允许别人这样吓唬他的女儿。这样说来,王家的目的就更可疑了。

    “你以后离王志云远点。”丁晓聪随口说了一句,开始用钥匙挖墙上的骨针。

    没想到,丁晓聪好心好意一句话,却引起了林豆豆激烈的反应,她立刻装作不屑地说:“我喜欢和王志云在一起,你管得着吗?”

    终于,林豆豆还是被丁晓聪的冷漠惹恼了。

    丁晓聪气结,他挖出那根骨针,捏着亮给林豆豆看,气咻咻说:“就是这东西昨晚吓唬你们的,实话告诉你,这是王志云搞的鬼,你和他在一起,早晚会被害死的!”

    看见这根古怪的骨针,郭芸香松了一口气,她对丁晓聪绝对信任,既然丁晓聪说是这东西搞得鬼,现在拔掉了,就一定会没事。

    可林豆豆却莫名其妙,只是一根针而已,怎么会引起那样的事情,并且丁晓聪还说是王志云搞的鬼,这怎么可能?

    “丁晓聪啊丁晓聪,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林豆豆比丁晓聪还气,恨恨扔下一句话,转身跑回了寝室。

    郭芸香无比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丁晓聪怒火攻心,再不说话,绷着脸把镜子装回去,拿起那根骨针头也不回走了,连郭芸香喊都不理。

    出了校门,丁晓聪有些失魂落魄,刚才在气头上,做事冲动,现在他后悔了,不该那样对林豆豆。现在再把事情捋一遍,似乎王家有什么阴谋,不是针对他丁晓聪的,而是林豆豆家,如果是那样的话,林豆豆包括林南,只怕都有危险。

    “不行,我得去找林南!”事情的后果可能很严重,丁晓聪觉得自己不能不管不问。只是他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两眼一抹黑,动机他完全不清楚,想管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必须要找到林南,把事情问清楚。

    丁晓聪心里着急,也不回家吃饭了,掏出手机拨通了林豆豆的电话,然而,足足等了一分钟,电话里一直是盲音。

    站在学校门口,丁晓聪茫然了,要回去找林豆豆当面问清楚吗?

    刚转过这个念头,身前开过来一辆黑色的小汽车,挨着他停了下来,把他给吓了一跳。

    车门打开,丁晓聪眼睛一亮,车里下来的人正是林南。

    林南今天穿着深色的休闲西装,得体潇洒,他看见丁晓聪后一愣,面色阴沉了下来,转向校门方向。

    丁晓聪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走上去主动打招呼,“林叔叔。”

    “嗯。”林南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算是应答,眼睛却一直没有看他。

    丁晓聪也不以为意,继续问:“叔叔您和王志云家有交集吧?我跟您说,您得注意点,我发现他们家想把林豆豆逼走,肯定不怀好……”

    “好了!”林南有些粗暴的打断丁晓聪的话语,终于转过脸正色道:“你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我也不想和你说话。”

    丁晓聪被呛得一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可他又不甘心离去,就在一旁默默站着,心里想着该怎么办。他终究还是缺乏社会经验,又太小,不懂得该怎么和大人打交道。

    不等丁晓聪想出办法来,林南发出爽朗的笑声,走向校门。丁晓聪被惊醒,转头看,只见林豆豆背着包,拖着一个大箱子走了出来,郭芸香神色黯然陪在一边。

    “这是……要干什么?”看见林豆豆的架势,丁晓聪懵了,心里升起不好的念头。

    林豆豆似乎是真生气了,脸上毫无表情,走过丁晓聪身边时看都不看一眼,径自钻进了汽车。林南拎着那个大皮箱,塞进后备箱里,走向驾驶室,还顶了丁晓聪一下。

    神不守舍的丁晓聪被顶得趔趄了两步,被赶来的郭芸香扶住。

    “她这是要去哪里?不上学了吗?”丁晓聪茫然问。

    郭芸香被他这么一问,眼泪都下来了,摇了摇头小声说:“豆豆刚才决定了,要和她爸爸一起去国外上学了。”

    “出国……这就走了?”丁晓聪整个人都傻了,大脑瞬间当机,这样的事情,他想都没想过。

    汽车引擎声把丁晓聪惊醒,他这才发现,载着林豆豆的汽车已经发动,开向了远方。他悚然惊醒,追着汽车大喊:“豆豆!你不能去,千万离王志云远点,他要害你们家的!”

    丁晓聪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可就是追不上汽车。

    忽然,车窗打开,林豆豆探出头,失魂落魄回头看着丁晓聪。那一瞬间,林豆豆精致的眉眼一苦,瞬间就哭了出来,“呜呜”呜咽着,却就是不肯说话。

    汽车越开越快,林豆豆一直看着玩命追赶的丁晓聪,始终没有松开目光,丁晓聪看见她哭着对自己挥手。

    身旁“呼”的一声,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擦着丁晓聪开了过去,王志云从后车窗探出头,摆出捉狭的神情,潇洒的挥了下手。

    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全都开走了,再也看不见,已经跑软了的丁晓聪彻底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上。

    郭芸香也追了过来,她已经跑得直不起腰了,抓住丁晓聪肩膀才勉强站住。她对着丁晓聪耳畔艰难地说:“豆豆走之前跟我说,她当初偷看了你填的志愿表,她的志愿表是照着你填的,一模一样……”

    丁晓聪听着听着,忽然发现自己不知怎么也哭了,泪流满面。他本以为不在意,原来还是很在意的,当真是年少懵懂,原来连自己也不懂的……

    豆豆就这样走了,同时带走的,还有丁晓聪那一去不复返的青葱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