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四十二章:还债
    丁晓聪摇了摇头,没有解释,现在救人要紧,什么都顾不得了。这个救治的方法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是简单,可事关人命,他现在很紧张,生怕出一点状况。毕竟他以前从没有亲手解决过这样的状况。

    擦了十几分钟后,罗大海背后的皮疹被擦得通红,恶色淡了一些,不过并没有消,毕竟糯米的阳气不够。就在这时,姜白端着个热腾腾的大锅跑了出来,糯米饭终于煮好了。

    其实也就是夹生饭,时间太紧,来不及煮烂了,凑合用吧,也差不了多少。

    糯米被煮熟后,阳气会在煮熟的那一刻集中蒸发出来,随后就会彻底消散掉,药效就趁着这一把劲。姜白似乎完全不怕烫,双手捧了一把滚烫的糯米饭,一把糊在了罗大海后背上,抬手抹平。

    其实她并不是真的不怕烫,而是手速太快,热量还来不及传导在手上,她就已经完成了。

    糯米饭糊上去,只听“嗞”的一声,喷出来一层灰色的蒸汽。接着姜白手下不停,立刻把这一层糯米糊抹掉,又捧起一把热米饭糊了上去,动作奇快。

    被抹掉的糯米饭已经变成了泥浆色,而罗大海的背则被烫得通红,不过奇怪的是,却并没有被烫伤。仔细看就会发现,糯米糊上去后,他的皮肤表层立刻渗出了一层液体,隔绝了大部分热量,皮疹也随之变浅了一些。

    在姜白的操作下,糯米饭被一层层糊上去,又被一层层刮了下来,皮疹也一层层消了下去。丁晓聪一直死死盯着罗大海的背,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叮铃铃!

    丁晓聪腰间传来手机铃声,他顺手掏出手机放在地上,按下了接通键,里面传来郭芸香焦急的声音,“小葱,考试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你怎么还没来?你现在到了哪里啊?!”

    丁晓聪没有回答,依旧紧盯着罗大海的背部,那里的皮疹已经基本消除了,只剩下被烫得红通通的皮肤。

    电话里,郭芸香越来越着急,丁晓聪无动于衷,高群受不了了,往沙发上一坐,嚎啕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丁晓聪猛然探出手,捏在了罗大海脊椎骨上,那里有一个小黑点,细如发丝,找到了!

    随着丁晓聪用力一捏,那个黑点里被挤出来一个小红点,看上去好像是一根红色的针。丁晓聪将脸凑上去,用牙咬住向外一带,硬生生从罗大海脊椎骨里拔出来了一个红色的硬壳甲虫。

    这就是罪魁祸首。

    这虫子只有约一公分长,形状有点像蚂蚱,尾巴上有一根刺,刚才丁晓聪就是咬住这根刺把它拽出来的。虫子刚拽出来的时候还挣扎了两下,被丁晓聪“呸”一口吐在地上,蹬了两下腿后就气绝身亡了。

    这东西看上去身躯是活的,却没有活的灵魂,似乎只能凭本能行事,处在死、活之间,非常怪异,丁晓聪认不出来是什么。

    “差不多了。”一锅米饭用完,姜白喊了一声起身。

    一直钉在罗大海眉心的晓兰赶紧松口,罗大海净化过的灵魂立刻归位,苏醒了过来,开始深深吸气。

    接下来,罗大海的嘴仿佛变成了自来水管,大口大口的黄色液体被他呕吐了出来,转眼一大滩,酸臭难闻。

    “呼……呼……”吐完了的罗大海开始大口喘气,口鼻流涎,痛苦不堪。

    丁晓聪松了一口气,这才拿起地上的电话凑在耳边,无奈说:“我来不及了,不考了……”

    说完他才听清,电话里传来盲音,那边已经挂断了。

    丁晓聪叹了口气,艰难的把罗大海扛起来,走进了浴室,他现在人已经基本没事了,可是需要好好洗一洗。

    沙发上,高群还在哭,不停抹着泪,丁家柱坐在她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劝,唉声叹气。姜白看的不忍,走上去抓着高群的手劝道:“阿姨,人命大事,孰轻孰重,小葱分得清的,何况就算不参加高考,也还有别的路可走。”

    高群平常最喜欢姜白,闻言抹了把泪,看着她点了点头,又悲从中来,哭着说:“我不是怕这孩子将来没饭吃,我就是心疼他读了十几年书,功夫全白费了……”

    “也没有白费呀。”姜白笑着说:“大不了明年再考嘛。”

    “嗯。”高群点了点头,神情终于平静了些。

    一个小时后,丁晓聪的卧室里,罗大海躺在丁晓聪的床上,已经醒了,眼神呆滞看着窗外。丁晓聪坐在床边,默默看着他。

    “你这几年去了哪里?又是在哪里染上了这么重的毒?”丁晓聪终于发问了。

    这次罗大海出现的非常突然,染的毒也很不寻常,这么严重的尸毒,寻常地方根本就不会有,丁晓聪连听都没听说过。

    罗大海一言不发,也不看丁晓聪,整个人都傻了一样。丁晓聪拿他没辙,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想说就休息下吧。”

    丁晓聪出了房间,屋子里已经被打扫干净,爹妈终于平静了些,只是仍旧不想说话的样子,默默干活,他只得叹了口气,进了姜白的房间。

    姜白正坐在桌子前,她的面前放着那只死的红虫,似乎正在研究着什么。

    “你将来打算怎么办?”姜白看着虫子,问道。

    三年前的情景再现,只不过这次换了主角,丁晓聪断了自己的求学路,挺遗憾的。只是,人生大概就是这样吧?意外无处不在,总是不能完满,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坦然面对把。

    丁晓聪有气无力往姜白床上一躺,哀叹道:“还能怎么办?找工作挣钱咯,总不能不上学还要家里养活吧?”

    关于复读,丁晓聪是不会考虑的,他读了十几年书,早就读够了,这一次考也就考了,既然错失了,他没有勇气再次回到校园。当然,这打算他不能现在就和家里说,得等父母消化一阵子。

    姜白对此不置可否,转而问道:“你这个朋友,他是怎么出的事,问出来了没有?”

    丁晓聪摇了摇头,罗大海这三年似乎经历过很多,受了很大的打击,怎么问都不说,他也没办法。

    沉默的躺了一会后,外间忽然传来高群的惊呼声,“小葱你快来,大海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

    丁晓聪一惊,赶紧跳起来冲了出去,罗大海身体还很虚弱,怎么就跑了?

    冲进自己房间一看,罗大海果然不在了,父亲丁家柱正在看一封信,看见丁晓聪进来后,将信纸递给了他。

    信是罗大海写的,只有潦草的几句话:小葱,谢谢你救了我,哥哥走了,不混出个名堂绝不会再回来。

    “这个死胖大海,怎么总是犯浑!”丁晓聪一把将信纸揪成一团,心也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