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四十三章:命里注定的
    丁晓聪急匆匆冲出家门,开始满世界乱找,漫无目的,可他找遍了附近几条街,也没能找到罗大海。这个失踪了三年的童年玩伴突然出现,被救活后又突然失踪,除了耽误丁晓聪高考,别的什么都没留下。

    不甘心的丁晓聪一直找到中午,还去了一趟罗大海家,只是他家依旧大门紧闭,门前落满了灰,根本就没人回来过。丁晓聪绝望了,只得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回了家中,心事重重。罗大海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可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自己?

    高考错过了,十几年书白读,丁家柱和高群夫妇俩对此非常伤心。丁晓聪其实也很失落的,不过也就是两天时间而已,用了两天时间确定自己真的再也不用上学后,第三天他就出门去找工作了。

    丁晓聪已经就快要19岁了,完全可以去社会上闯荡,正正经经找一份工作做。时隔三年,他又开始了自己的求职之旅,只不过这时候的他差不多算是个真正的大人了。

    丁晓聪先去了一趟林豆豆家,这三年来他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来一次,看看林家人回来了没有。那套房子林南并没有卖,一直空着,这说明他们早晚会回来的,丁晓聪只希望某天能看见他们一家平安。

    事后他多方打听过,只是一个高中生又能有多少门路?他没有探听到林家的任何消息,渐渐地,就连记忆都淡忘了些,只是某些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

    嘭嘭嘭——“有人在家吗?”

    丁晓聪一如往常,站在林家门前,拍三下门喊了一声,然后开始了约5分钟的等待。今天一如往常,5分钟后,屋子里毫无动静,他倒也不失望,早就习惯了,转身离去。

    接下来,市区某大企业招聘会现场……

    “我们暂时只有一个部门经理的空缺了。”某穿着白衬衣、挂着牌子的眼镜男,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丁晓聪。在丁晓聪的身后,排着长长的队伍,基本都是西装革履的壮年人,手里捧着一大堆证书、履历,资料等物,满脸不耐。

    丁晓聪没有回头看,他一直笑眯眯看着眼镜男,自信满满说:“对啊,我就是来应聘部门经理的,我认为,我很合适这个工作岗位。”

    “哦?”眼镜男被丁晓聪的自信打动了,神情稍稍严整了些,饶有兴致问:“说说看。”

    丁晓聪是个很老实的人,实言以答:“我在高中三年,年年都是班级宣传部长,我还搞了一个学生会,同学们全都很爱戴……”

    眼镜男听着听着眼角开始抽抽,不等他说完向着门外一指,厉声大喝:“你走!”

    丁晓聪只得在一片不屑中灰溜溜走了……

    镜头二:市郊某机械厂人力办公室。

    这次询问丁晓聪的是个壮壮的中年大叔,略微有些谢顶,穿着油滋滋的工作服,看上去很朴实的人,比刚才那个眼镜男要平易近人多了,以上是丁晓聪对他的第一观感。

    “你要做机床工人?”大叔问,神态诚恳说:“这工作很苦的,并且专业性很强,需要三个月的学习期才能正式上岗,期间只能拿学徒工资,1200块。”

    丁晓聪一琢磨,1200就1200吧,听人说机床工做熟练了后,工资会很高,远远超过一般白领,学三个月也没什么,于是就点了点头。

    大叔开始笑了,特亲和那种,“由于你才初中文凭,按规定不能学数控,只能……”

    “我高中,刚毕业的。”丁晓聪连忙提醒,这很重要!

    “哦……我们公司规定,必须要大专以上机械类专业毕业的才能操作数控机床。”大叔还是笑眯眯的,轻而易举就堵死了丁晓聪上进的路,转身问旁边一女的,“普通机床操作岗位还有几个?”

    那女人在丁晓聪期盼的目光中翻看了一下手里的表格,漫不经心说:“暂时没有了,不过老王私底下说过,顶多干到九月底就走人了,还说我们公司怎么怎么不好……”

    女人依旧在絮絮叨叨,丁晓聪默不作声走了。

    镜头三:市中心某建筑工地。

    这次接待丁晓聪的是个戴着金链子的胖子,他一边讲着电话,一边不耐烦的敷衍着丁晓聪。

    “老板,别看我瘦,我身体很结实的,什么活都能干。”丁晓聪追着胖子几乎是在哀求,他这辈子还从没这么低声下气过。

    胖子对着电话吼:“款子,李总啊,说好的款子,我工程都快封顶了,到底什么时候到位?工人们三个月没发工资了,我听说他们都商量着要把我给绑起来!”

    胖子越吼越大声,跟人吵架似得,口沫横飞面目狰狞,丁晓聪没再说什么,默默走了。

    镜头四:刘家巷。

    丁晓聪神不守舍,不知怎么就又走到了这里,这真不是故意的,他虽然唯一的手艺就是做法师,可真的从没想过干这行,只是路过。

    丁晓聪没有抬头,默默穿过刘家巷,准备去步行街吃一份快餐。

    三年过去了,刘家巷似乎没什么变化,依旧是迷信一条街,街边摆了许多小摊,有算命看相的,测字八卦的,更多的则是卖一些号称开过光的小工艺品。再高档一点,就是在街边有店铺的,以花圈寿衣店为主。

    丁晓聪今天是出来找工作的,所以穿的比较光鲜,立刻就引得“拉客”声不断,他只得低着头往前闯。闯着闯着,他只觉手腕一紧,被人一把抓住。

    做法师行,可从没有动手拉客的风俗,丁晓聪抬起头就想骂人,不过看清来人的脸后,他愣住了。

    这人是个中年汉子,生的高高大大,穿着一身白色的绸缎本装,颇有点高人风范,你猜是谁?红花大仙——花红英!

    “哎呀我说老花,你好像混得不错啊!”丁晓聪立刻就发现,现在的人家少了一份江湖气,多了一分儒雅的气质,主要是他戴了一副金丝边眼镜,平光的。

    花红英仰天一笑,叹道:“小葱师傅说的哪里话,勉强混口饭吃而已,我这里有一单大买卖,没人能做得了,我都打算把人家给回了,不想遇见了小葱师傅你,这下可有着落了。”

    “哎哟哟,都开店了啊,说话也文绉绉的,那就去坐坐吧。”丁晓聪遇见了故人,心情好了很多,最主要他想去人家蹭一顿饭。

    花红英真的开店了,主卖各种“开光”法宝,不过他真正的大买卖却是接各处的法师活,能干的自己干,干不了就转包给他认识的那些高人,从中抽水。他这人没什么本事,不过头脑精明,这营生照样做得风生水起,丁晓聪不知道,如今的他已经是迷信一条街上的名人,直追当年的刘瞎子。

    进了店一看,店面不大,不过装帧的很讲究,以根雕家具为主,古色古香的。

    “小葱师傅,请坐。”花红英把丁晓聪让坐下,笑眯眯看着他,感慨说:“三年不见,小师傅愈加的意气风发了,想必修为也高了不少,我这里有一桩买卖,对方出了这个数!”

    说完,花红英伸出一只手,对着丁晓聪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