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四十四章:事发卧牛村
    “五千?”丁晓聪心中一动。

    花红英笑着摇了摇头,吐出一个惊人的数字,“五万!”

    丁晓聪心跳立刻加速,五万是什么概念?如果他打工的话,要两年才能挣来!他爸妈合力摆了个小吃摊,起早贪黑的,一个月也只不过才五千块。

    他小时候虽然也干过法师,可也没听说过这么大的数字,难道,现在人都这么有钱了?

    不对!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肯出这么高的价,必然就是买命钱,这桩买卖肯定难度极大,甚至可能会有危险。

    看见丁晓聪脸色阴晴不定,花红英一笑,道:“小葱师傅您放心,这事情和您正对口,您做毫无问题,这也就是赶上了。”

    “真没有危险?”丁晓聪被说动了,所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真的有五万,自己就做了又何妨?以后不干就是了。

    花红英点了点头,“朗朗乾坤,咱们华夏大地上哪来多少危险啊,又不是去伊拉克,您要是答应了,我这就给人家打电话。”

    丁晓聪陷入了沉思中,还是有点纠结。

    花红英见丁晓聪不说话,掏出手机开始拨号,用自己都很难听清的声音问:“您既然不反对,我可就联系事主家了啊?”

    直到花红英电话拨通,丁晓聪才清醒过来,既然已经这样了,他准备听听再说。

    “喂,我又给你们找了位新法师,这次可是真正的高人!”花红英牛逼哄哄讲电话,反馈给丁晓聪的信息就是,他以前就带人去干过,失败了,看来事情果然有一定难度。

    “什么?你说上次那个柳承惠不行,是个骗子,吃了你们村一顿酒席就跑了……”花红英脸苦了下来。丁晓聪吃了一惊,柳承惠?没想到他居然还在本市。

    花红英已经开始瞎掰了,“那个人我跟你说,就是个……这叫术业有专攻,人家是出马仙,擅长问事赶精怪,对风水确实不在行,这次不同了,我请了南七省最著名的风水大师!”

    “停停停!”丁晓聪听不下去了,连忙挥手打断,自己哪里懂什么风水啊,这不是骗人嘛。

    “怎么啦?”花红英用手捂着听筒,莫名其妙问。

    丁晓聪难受的眉毛都耷拉下来了,苦着脸说:“我压根就不懂风水,你别瞎说。”

    “哦,那就这么定了,我明天早上就把大师请过去。”花红英急匆匆对着电话说了一声,赶紧挂断,又气定神闲看着丁晓聪,道:“小葱师傅您别误会,这个南七省最著名的风水大师,他不是你……是我!”

    “你?南七省?最著名的风水大师!”丁晓聪指着花红英咬牙切齿复述了一遍,他现在觉得,这家伙就是个骗子!

    花红英“嘿嘿”一笑,“自封的……”

    随即红花大仙话锋一转,正色道:“其实,那个村的事情根本就无关风水,所以咱们也不用纠结这个,他们那里出的事有点怪,是魂魄作祟……”

    丁晓聪立刻就来了兴致,魂魄作祟?自己身为鬼巫,果然对口,只是不明白,“这“怪”从何说起。”

    花红英摆了摆手,“事情还挺复杂,得到了地头我才能说的清,您先回去准备一下,明早上我上您家去接。”

    有五万块“巨款”可以赚,再加上事情对口,丁晓聪这回是真的来了兴致,不妨看看再说。只要做下来,往后两年都可以坐吃山空,用不着再看人脸色去找工作,今天可把他给憋屈坏了。

    当下,丁晓聪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和地址,急匆匆回家去了,连饭都忘了蹭人家的。

    @@@@

    翌日,清晨,丁晓聪还在刷牙,红花大仙的电话就打来了,看来他还挺急的。

    后来丁晓聪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桩案子搞得他很狼狈,要是再不解决掉,名声都会受损,做法师行的,就是靠着名声吃饭,这可是事关前途的!花红英一贯的做法是酬劳对半分,可为了说动丁晓聪,他这次是忍痛割肉,事主家出的五万块他全都让给了丁晓聪,就希望能把事情干净利索的办下来。

    “妈,我出去啦。”丁晓聪匆匆洗漱完毕,隔空喊一声就溜出了门,他怕家里人质问。

    “大清早的,你去哪儿啊?”高群从厨房里追出来,大门已经被丁晓聪带上了。

    这时候姜白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大门若有所思,高群提着锅勺向人家诉苦,“这孩子,怎么好像有事情背着我?该不会是学坏了吧?”

    姜白连忙安慰:“阿姨,不会的,小葱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

    “哦,倒也是。”高群有些落寞,又回厨房去了。她其实并不真担心丁晓聪学坏,自家孩子自己知,她只是觉得儿子大了,有事情也不跟自己说,挺失落的。

    姜白回到自己房间,关上房门后想了想,对着墙角低声说:“幽瞳,你跟去看看他在搞什么鬼。”

    那只小花豹闻言立刻从卧榻上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纵身一跃跳上了窗台,再一纵不见了。

    幽瞳就是一直不离姜白左右的那只小豹子,它长得很慢,三年后,也不过才半米长,和一般小狗差不多大。不过和以前相比,精悍了不少,尤其是那一对蓝色的眼睛,充满了野性。

    楼下,丁晓聪看见花红英的汽车后,禁不住摇头感叹。三年前初次遇到花红英的时候,他还只是个落魄江湖的汉子,没想到只用了这么点时间,人家就开上别克了。

    人和人,当真是不能比啊。

    “小葱师傅,您的本事我知道,只要你真的肯下海干,这都不算个事。”花红英趁热打铁劝道。

    丁晓聪已经不是当年懵懂的少年郎了,花红英蛊惑不了他,人要想发财,光靠专业本事远远不够,他性子太直,就算真的下海当全职法师,恐怕也很难有人家这份成就。

    这些闲话都不用说,俩人上车,开出了小区。

    上了大路后,花红英才开始大致介绍起这件事情来。

    出事的村子在南关县,名字叫“卧牛村”,据说有五百多年历史了,风景秀丽气候宜人,是个山明水秀的好地方。可就在前一段时间,村里的村长想改改村子风水格局,结果出事了。

    自打风水改动过后,村里就开始发生怪事,村口的磨坊里,那个已经运转了几百年的大石磨,会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