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四十五章:嚎哭石磨
    “石磨会哭?”丁晓聪震惊了,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事。“你听过没有?”

    “听过啊!”花红英拍了下大腿,心有余悸,“我陪着柳承惠在村子里住了一晚,半夜摸到磨坊边的时候,清清楚楚听见里面有东西在哭,声音很恐怖,吓得我俩赶紧跑了。”

    丁晓聪也是无语了,感情他俩也没亲眼见到、亲手摸过啊,吹得神乎其神的。再说了,胆子这么小,做什么法师啊?

    不过石磨会哭这种事情,的确古怪,这完全没有道理啊,石磨既不是人又不是兽的,就是个死东西,怎么可能会哭?

    花红英昨天怎么也不肯说出具体情况,估计是怕事情太棘手,把自己吓退了,等上了贼船后才说实情。这就叫温水煮青蛙,一步步把人往沟里带,丁晓聪现在也明白了他的把戏,只是已经不好反悔了,先看看再说吧。

    汽车开出了城南,两旁逐渐出现了熟悉的景物,丁晓聪这才发现,竟然是去往郭芸香家村子的那条路。

    “小葱师傅,还记得这里不?”花红英笑道:“当初你还小,在这里追了我一路啊。”

    丁晓聪当然记得,那是他这一生首次当法师,还赚到了人生中“第一桶金”,这段经历永世难忘。

    开着开着,前面路边有个女孩正在赶路。她穿着一身朴素的牛仔装,扎着简单的马尾辫,身后背着洗得发白的牛仔背包,手里拎着个大行李袋,背影特熟悉。

    “郭芸香。”丁晓聪一眼就认了出来,探出头兴奋大喊。前面那姑娘回头,果然正是离校回家的郭芸香,高考结束了,她将回到家里,等待自己的命运判决。

    三年过去,郭芸香已经长成了个大姑娘,虽然依旧有些瘦,身材却很健美,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黄毛丫头。

    她看来已经走了很多路,脸蛋被太阳晒得通红,额头上挂着汗珠,看见丁晓聪后,兴奋地挥了挥手,让开在路边等着。

    车子停下,丁晓聪推开车门,“上车吧,载你一程。”

    花红英对郭芸香也有印象,一眼就认了出来,打趣道:“成大姑娘了啊,越来越水灵了。”

    郭芸香腼腆一笑,把行李袋递给丁晓聪,钻进了后车厢。

    “你怎么没去考试啊?”刚坐定,郭芸香就急切问,苦读十二载,一朝放弃,这事情她没法接受。

    丁晓聪这时候倒是很淡然,笑着说:“反正我也考不上好学校,早点出来工作也是一样的,多打拼几年,未必就比上几年大学差。”

    丁晓聪的淡然感染了郭芸香,她紧张的神情也跟着松了下来。

    如果说这世上谁最崇拜丁晓聪的话,那必然就是郭芸香,在她的心目中,丁晓聪简直就是高山般的存在,对于这样的人物,上不上大学似乎也不重要了。

    看看开车的花红英,郭芸香立刻反应过来,“你以后就正式做法师啦?”

    “哪儿能啊……就是帮个忙。”丁晓聪嗫嚅着说,他觉得大好青年做神棍、法师,挺丢人的。

    郭芸香可不这样想,她觉得做法师太有趣、太刺激了,都是高人,听到丁晓聪真是来办事的,她脸蛋激动得更红了,问道:“是不是去卧牛村?”

    “这事你也知道?”丁晓聪吃了一惊,得到郭芸香肯定的答复后,他终于明白花红英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上心了。

    按照郭芸香的说法,卧牛村石磨嚎哭的怪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全南关县都在传,越传越邪乎,成了众所关注的焦点。不单是县里,就连市里这几天都传开了,好像昨天市电视台还来人要做专题报道,请了个什么专家去,至于结论,暂时还没出来。

    这可就麻烦了,不光是丁晓聪,就连开车的花红英都头大了,电视台去的事情,他事先完全不知道啊。现在卧牛村有摄影记者,还有什么专家,乱七八糟的还怎么办事啊?

    “上电视不好吗?”郭芸香搞不懂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怎会是这样的表情。

    “你不懂的,麻烦了这是。”郭芸香太单纯,丁晓聪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

    “哦……”郭芸香噘着嘴应了一声,感觉被人小瞧了,不过她性子好,没当回事,想了想又问道:“还是没有豆豆的消息吗?”

    丁晓聪沉默了,看见他的神情,郭芸香黯然,也不再说话了。虽然相处只有一、两天,可不知为什么,她对林豆豆的感情特深厚,此后同窗三载的同学都再没人能比得上。

    林豆豆就好像她的名字一样,虽然漂亮又聪明,可给人的感觉却朴实又可亲,就好像水一样,只让你感受到她的温柔,而无一丝力道。这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吧。

    沉默中,汽车开到了郭芸香家门口,芸香她娘早就在门口候着,看见丁晓聪后,激动地差点差点掉下了泪,一把逮住死活不让走,非要留在家里吃午饭。三年过去,芸香她娘明显老了一些,而丁晓聪和郭芸香都长大了。

    千哀万求,在郭芸香的帮衬下,芸香她娘终于松开了丁晓聪,嘱咐他事情办完了,一定要过来家里坐坐再回去,还让郭芸香晚上带好吃的过去犒劳他。当然,这一切福利都是丁晓聪的,至于花红英,人家自始至终都没看一眼,估计压根就没认出来。

    终于摆脱了芸香娘,汽车开动,丁晓聪感动万分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芸香家人淳朴又善良,给他的感觉就好像家人一样,就是那份热情他有些招架不住。

    红花大仙看得偷笑,调侃道:“小葱师傅,人家对你这么好,你不如……就住下得了。”

    “开你的车吧!”丁晓聪脸红到耳朵根了,恨不得踹他一脚,“就你话多。”

    花红英“嘿嘿”怪笑着,倒也没再说什么。

    卧牛村原来离郭芸香他们住的郭家村不远,穿过那个熟悉的水塘后转向西南,再开两公里,进入第一重大山后就到了。

    这里是山间盆地,青山之间一片金黄色的油菜田,景色美得让人心醉。穿过油菜田,前面山坡上有个上百户聚居的村庄,就是现在出了大名的卧牛村。

    村口有一个水磨坊,汽车开过去的时候,这里聚满了人,停车一看,有个穿着时髦的女播音员正在对着摄像机试镜头。

    “各位观众晚上好,这里是夜线10分钟,我是主持人‘红霞’,在卧牛村为您做现场报道……光线怎么样?”女记者流利的说了几句后问摄影师。

    丁晓聪看看正当午的日头,心说这些电视台的也太瞎说八道了,顶着大太阳说“晚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