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四十七章:马大忽悠
    “鄙人,马明博,东海大学古文化专业研究员,英国剑桥大学玄学院博士生导师。”大胡子专家傲然道。

    花红英和丁晓聪面面相觑,喉咙里“咯咯”作响,再也说不出话来。

    “牛逼了!”同样的声音在两人心底响起,就冲这两个头衔,今天是真的遇到高人了!

    丁晓聪本以为,来的又是某个狗屁不通的“砖家”,过来随便看看,然后抛出个外星论或者幻觉论走人。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大胡子,竟然还真是个人物。

    东海大学是国内最好的学府之一,其中尤以古文化方面最突出,丁晓聪高考前还做过进入东海大学求学的梦,不过填志愿的时候就忘光了……至于剑桥玄学院,那更是全球独一份,而这位竟然是剑桥玄学院的博士生导师,说是站在最顶端的人物,毫不为过。

    “马……马专家,请教下,您能给解释下这个……轮回局不?”花红英抖抖索索问,小瘪三似得。和人家的头衔比起来,他花红英什么都不是,哪里还敢吹自己是什么风水大师啊。

    马明博摆了摆手,“不用请教,都是同道中人,咱们探讨探讨就是,要说风水,那可是一门大学问,咱们得先从‘气’说起。”

    接下来,马明博指点山水,滔滔不绝,花红英和丁晓聪越听嘴巴张的越大,心说今天可算是涨学问了。

    “这个世界上,总共有六种‘气’,分别为,天气、地气、阳气、阴气,空气和龙气。”马明博娓娓道来:“天气可以影响天象气候,地气可以引动地脉变化,阴阳二气对应生死抑扬,空气大家应该都知道,至于龙气吗……我研究不多。”

    马明博仿佛站在了讲台上,滔滔不绝,越讲越深,那两位越听越懵。

    花红英有些受不了了,大着胆子小声说:“您说的这些,我们都不懂啊,您就直接说,这看似卧牛局的轮回局是怎么回事吧。”

    “哦呵。”马明博敲了敲脑门,“是我话多了,就说说这个轮回局吧。所谓轮回,指的是阴阳轮回的意思。阴气随水流而来,将外界的杂气阻挡在外,然后汇入村子中间的那口井……看见没有?如果没有这口井,那这的确就是个普通的卧牛局,可有了,就完全不同了。”

    花红英和丁晓聪顺着马明博手指看,果然,村子中央,大约在卧牛肚脐眼的位置有一片空地,中央开着一口水井,上面的水道汇进了井里,又从另一边流出来,继续蜿蜒成牛的下半部分。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应该是一口温泉井,带着阴气的水流进入井里后,被地气煮成阳气,这样就构建成了完美的轮回局。”马明博终于说完,那二位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高!实在是高!”花红英挑了个大拇指,又问:“那这轮回局的功效是什么?”

    马明博这次审慎了很多,扶着眼镜想了想,方才说:“按照理论上来说,这个局转换阴阳,达到了近乎完美的平衡,村子里会诸事皆顺,人处在这样的环境里,脾气都会变得很好。不过,凡事有利有弊,由于隔绝了外界,阴阳完全平衡,村子里会人丁不旺,永远保持在一个大致的数量内。”

    “真的有这么神?”丁晓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靠着人为制造出来的小环境,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马明博笑了笑,道:“风水这东西我研究的不多,究竟有没有确实的效果,我也不敢肯定,应该多少会有点吧?”

    就这还叫研究不多?不管马明博说的是不是真的,就冲他那些理论知识,就足够丁晓聪五体投地了。

    “我去问问他们村长。”花红英慌慌张张跑向水磨坊门口,他今天受了不小的震动,必须得立刻求证下。

    花红英刚离开,丁晓聪连忙问:“那这个磨盘会哭又是怎么回事?”

    丁晓聪这时候动起了鬼点子,这马明博教授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要是他有解决的办法,自己岂不是可以搭顺风车,五万块啊!

    “嘿嘿。”马明博怪笑了一声,“我只是个理论研究者,实际操作完全不会,这还得靠你们这些法师。”

    这个马明博果然古怪,一般所谓的专家对法师、道士们都不屑一顾,认为就是些骗人的东西,而他不但相信,并且还看得这么高,这样的人丁晓聪还是头一次遇见。

    “好了,我在这里的工作完成了。”马明博走过来拍了拍丁晓聪肩膀,“我得走了,把电视台那些讨厌的家伙也糊弄走,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马明博一边脱白大褂,一边晃晃悠悠走出了水磨坊。

    丁晓聪反应过来跟出去的时候,电视台已经开始正式录制了,马明博一身西装革履,面带微笑看着摄像机镜头,那位女主持人红霞举着话筒陪在一边。

    “关于卧牛村磨盘嚎哭的真相究竟是什么那?接下来,由我们的马教授为观众们解答,他将给出最权威的论断,请关注夜线10分钟,不要走开,一段广告后我们再回来。”红霞语速极快,说完后看了下手表。

    说是广告后再回来,那是后期剪辑的,现在当然是立刻接着拍,电视台的人都指望忙完了当天就能赶回去。

    接下来,红霞交代了一番,继续开机,麦克风凑到了马明博面前。

    “咳,嗯!”马明博试了试音,用深沉的嗓音开始发表意见,风度翩翩,“关于石磨嚎哭嘛,经过实地勘察,我找到了确定的答案。每样物体都有自己的振动频率,这尊石磨是明代的,经过多年的磨损后,振动频率不断改变,到了现在,恰巧和旁边的溪流振动频率一致,所谓的嚎哭声,不过就是共振现象而已,白天的时候环境背景音嘈杂,声音比较小,听不真切,到了晚上……”

    丁晓聪听不下去了,完全就是胡说八道嘛,这样播出去也有人信?这个马明博学识怎样不确定,人品肯定不咋地。

    就在这时,花红英走了过来,面如死灰,目光呆滞。

    “怎么了这是?”丁晓聪被他吓了一跳,没撞邪啊?

    花红英幽幽看了丁晓聪一眼,带着颤音说:“我刚问过这里的村长,他说的……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