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五十二章:阳魂
    丁晓聪瞬间抓住了什么,大声问:“这么说,水磨坊的石磨一直是转动的?”

    问完丁晓聪就明白自己说了一句废话,这是水磨,靠水力驱动的,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会停。当然,石磨不能空转,所以得有人时时看守,没粮食需要磨的时候,就由看守人塞点东西进去磨,要不然石磨会很快被磨损。

    这么说来,很可能石磨停转就是这一切的关键。“那怎么才能让石磨再转起来?”

    老村长在电话里指点:“看到水车中间那根铁轴了没?把它给通过来,卡进石磨下面的齿轮里,就又转起来了……算了,我还是来一趟吧。”

    “别别别,您别来,我自己摸索。”丁晓聪连忙挂了电话,带着郭芸香就够乱的了,老村长都那么大年纪,来了还不得更乱?

    撂下电话,丁晓聪再次跑到了石磨边,这次郭芸香也跟了过来。

    丁晓聪趴在地上看着石磨下面,研究这古老的传动结构,嘴里念念叨叨:“这玩意该怎么弄?”

    他正自嘀嘀咕咕,旁边传来“嗞嗞”金属摩擦声,转头看,郭芸香用肩膀顶着一根粗大的铁柱子挪了过来。

    “笨哦,看我的。”郭芸香卯足了劲,扛着铁柱子往磨盘下面某个部位一捅,两头同时传来齿轮归位声,硕大的石磨立刻开始缓缓转动。

    丁晓聪终究是城里孩子,从没接触过这东西,而郭芸香门清。这种双齿轮传动结构,在我国商朝的时候就已经被利用在水车上,并且还有实物出土,只不过那时候是青铜的。

    巨大的石磨转动起来,声威骇人,“轰隆隆”作响,磨盘缝隙间立刻有粉末涌了出来,丁晓聪被吓了一跳,往后一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郭芸香用脚在磨盘下面一踩,磨盘的转速立刻变得很慢,然后她麻利地拿起旁边一个葫芦瓢,将里面粘稠的糊状物从上面的孔里往下倒。这是用面筋和麸皮等物调配成的磨料,倒进去后可以磨很久。

    “好啦。”郭芸香左手抹了把汗,右手继续倒磨料。

    就在这时,两个人同时一僵,一阵似有若无的哭声从磨盘的孔里传来出来,声音尖利嘶哑,伴随着磨盘转动的轰鸣声,听得人汗毛倒竖。

    “呀!”郭芸香尖叫一声,扔了葫芦瓢就要向后退,刚退出一步,她那只悬在磨盘上的手竟然好像被人抓住了一般,怎么都缩不回去。丁晓聪这时候还坐在地上,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只见郭芸香那只手腕转眼发青,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在抓着她向磨盘里面拖。

    前半夜还扬言“不害怕”的郭芸香,瞬间吓破了胆,嘶声尖叫:“放开我!”

    磨盘在转动不休,轰隆声中带着难以想象的巨大机械力量,郭芸香死命挣扎,吓得涕泪横流,可完全挣不脱,被看不见的手拉得一寸寸靠近。

    丁晓聪连忙打开巫眼,只见磨盘孔里伸出来一只黄色的光质手,抓住了郭芸香手腕,把她向磨盘孔里面拽。看见这只手,丁晓聪脑子里“嗡”的一声,仿佛被雷劈了一般,惊呆了。

    黄色的魂魄!

    黄色代表着阳气,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见了阳魂!

    活人的灵魂是阴阳平衡的,然后由灵性作为介质,将不同属性的魂魄牢牢粘在一起。而死人的魂魄,会在瞬间丧失灵性,再在七天之内彻底失去阳气,变为阴魂。

    以上是一般情况,有些人生前修为高深,死后魂魄不但不会丧失阳气,反而会摒弃掉阴气,变成独特的阳魂。和普通的阴魂比起来,阳魂极其强大,接近了鬼神的级别,他丁晓聪这点修为,都不比不上人家一根手指头。

    丁晓聪发愣的时候,郭芸香仍在死死抵抗,两相角力。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大作,陡然提高了好几倍,既有郭芸香的也有另一个人的,吵得人头皮发炸。

    丁晓聪被哭喊声一激,终于醒过了神,暗骂自己一句“混蛋”,连忙冲到郭芸香身后,一把抱住她的腰,用力向后拽。这么大的磨盘转动起来,力道无可阻挡,一把被拽得贴上去,不用磨,只需碾一下,就会骨头寸断。

    事关郭芸香的性命,丁晓聪急了眼了,上手就用上了死力,抱住郭芸香细细的腰肢,怒吼着向后拔。

    丁晓聪身高虽然不足一米八,可也差不了多少,身材虽然有点瘦,不过体格还不错,毕竟是18岁的大小伙子。反观郭芸香,高也就一米六五,重不到100斤,可丁晓聪使出浑身力气这么一拔,竟然才只拉回来10公分,等他气一泄,又缩回去了……

    郭芸香急得哭喊大叫:“小葱,你用力啊!”

    丁晓聪一脚蹬在下磨盘上,抱着郭芸香再次拼命向后拔,脑门上青筋都暴出来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这次姿态比较给力,终于把郭芸香给拉住,两个人展开了力量的对抗,谁都占不到上风。

    丁晓聪修为不够,开巫眼维持不了多久,并且根本不能受干扰,这种情况下想看一眼那个阳魂都不能,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看不出来,你力气怎么这么大啊?”丁晓聪在郭芸香耳朵边大喊,这事情说出去丢人,自己一大小伙子,比力气居然赢不了郭芸香这个瘦瘦小小的女孩。

    郭芸香被气得尖叫:“你胡说八道什么,是有东西在拉我!”

    “真不是,是你在把自己往磨盘里拉……”丁晓聪欲哭无泪,该怎么跟郭芸香这个外行解释啊?

    无论多强大的魂魄,只要没有真的成仙成神,他就都还只是思维体,不可能施加力道。现在的局面是这个阳魂凭借强大的魂力,瞬间就干扰了郭芸香的思维,让她以为有东西在把她往磨盘上拽,其实所有的力道都是郭芸香自己的。

    事情紧急,解释是来不及解释了,就算解释通了也没用,除非魂力比这个阳魂还强大,否则绝对摆脱不了他的干扰。不过,由此丁晓聪也看出来了另一件事,这个阳魂绝对是被束缚住的,否则如果能自由活动,要弄死他俩那是很简单的事。

    “你蹬一脚,支撑下,我换个姿势。”丁晓聪大声叮嘱,不管怎么说,先得把人拔出来,这样撑下去,到底自己和郭芸香谁会先没力气,他已经没有信心了……

    郭芸香闻言连忙动了动身子,也抬起一只脚蹬在了下磨盘上。趁着这功夫,丁晓聪从后面抱住郭芸香,跳起来用双脚对准磨盘下用力一踹,大喝一声,“你给我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