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五十五章:再探
    上了岸后,丁晓聪借着老村长家洗了个澡,还换了身他的衣服,立刻变成了个“山里人”。至于郭芸香,只得匆匆骑着自行车赶回家,好在离这儿不远。

    这半夜功夫,可把丁晓聪给累坏了,把郭芸香送过水磨坊后,他就匆匆去老村长家睡觉,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翌日,上午,丁晓聪是被一阵阵嘈杂声吵醒的。

    山里是个安静的地方,山里人也都比较安静,很少会出现大群人聚集在一起喧哗的状况,丁晓聪心中奇怪,难道又来电视台了?

    穿好自己的衣服起床,来到门口一看,丁晓聪傻眼了。

    只见老村长家门前摆着一片片大树的断片,村长老头站在这些厚不过20公分的断片前脸色铁青,四周围满了人,也同样都是面无人色,指指点点。

    这些大树断片都被清洗过,干干净净,可以清楚的看见,上面有着不同的白色骨殖,从下到上,分别是:大腿骨、髋骨、腰椎、胸骨……一直到头颅。如果是单片,很难看出来是什么,现在按顺序摆着,就看得一清二楚,这哪里是锯的树,分明是把尸体锯成了一截截的……

    丁晓聪暗叹,老村长太倔了,让他别干,他非要干,现在吓到村里人了。

    老村长回过头看见丁晓聪,都快哭出来了,“小师傅,锯的时候我也看不出来,现在摆出来就……您说该怎么办吧?”

    其实这就是一具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镶进树芯里的尸体而已,经过五百年,身体都融进了树干里,现在剩下的不过就是一副骨头架子,除了膈应人之外,不会有任何妨害。

    丁晓聪不怎么会忽悠人,正好花红英也走了过来,赶紧让他上。

    红花大仙做事不行,嘴皮子那是绝对利索,再加上他穿戴卖相也好,往门口一站,光是那架势就能唬住人。

    “乡亲们,这是棵妖树,妖法已经被我……和这位小师傅破了,大家放心,找个地方挖个坑,把这倒霉玩意埋了,我南七省著名大法师红花大仙——花红英,向大家保证,不会有任何事!”

    花红英在那边安抚民众,丁晓聪听得佩服不已,就这样他还顺道给自己打广告炒作了一把,难怪人家能赚大钱。

    还别说,老百姓就吃他这一套,人们纷纷松了一口气,走过来对花红英行礼,然后各家各户出男丁,开始择地埋树。

    一片闹哄哄中,丁晓聪看见老村长垂头丧气坐在墙角下,捂着脑袋失魂落魄的,好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心中不忍,连忙走了上去。

    “没事的,您老不用这样。”丁晓聪挨着老村长坐下,安慰道。

    老村长看见来的是丁晓聪,连忙要起身,被丁晓聪拉住了。

    “小师傅,我知道你是有真本事的人,你说,咱村这到底是怎么了?”老村长看上去很委屈、很难过,在他想来,原来好好的村子,一下子弄出这么多邪乎事,还都是围绕着他,他觉得很对不住乡亲们。

    丁晓聪想了想,诚恳说:“大爷,就像昨晚一样,有些事情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反正这次我来,保证把您们村子弄得妥妥当当就是了。”

    丁晓聪这当真是肺腑之言,事情调查到现在,他已经能确定很多事情,只是这些事确实不宜让村子里的人知道。有时候,糊里糊涂才能活得舒坦,什么都搞清楚了,反而会不痛快。

    老村长以前应该是个做事很认真的人,不过经历过“树人”事件后,当真是学乖了,再加上他现在对丁晓聪无比信服,连忙说:“伢子你干吧,想怎么整就怎么整,我老人家对你绝对放心。”

    “嗯。”丁晓聪满意地点了点头,有老村长这句话,他就放心多了,因为他昨晚已经下定了决心,接下来要干一件犯忌讳的大事——掘人家祖坟!

    现在谜团大部分都已经解开,只需再搞清楚最后一件事,就可以着手制定最终方案了。

    “我等会还要去村里祖坟地一趟,办一些事,您和大家打个招呼,谁都不要去,否则会有严重后果!”丁晓聪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话他可真不是忽悠人,被人看见了,绝对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他搞不好会被村民们打死……

    当然,老村长听见了肯定不是这样想的,他立刻站起来高声大喊:“大家都听着,小法师今天要去咱村的祖坟地施法,大家千万不要上去,否则出了事,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

    老村长还是很有威严的,大家伙纷纷表示绝对不会靠近,丁晓聪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心情也挺复杂的,如果猜想正确的话,对卧牛村村民只怕会是个重大打击,如果错误的话,自己动了人家祖坟,也很对不住人家。

    “唉……这都叫什么事啊?!”

    村民们闹哄哄埋树去了,丁晓聪辞别了老村长,独自走向后山,花红英也想跟来,他不让,这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路过一户村民家的时候,门边靠着一把锄头,丁晓聪左右一打量,趁着无人,往肩膀上一扛,赶紧溜了。刨祖坟当然得有工具?他这一路都在瞟着,果然没有失望。

    老村长家什么农具都有,可他不敢拿,怕人家问起来没法解释。

    丁晓聪其实挺老实的,这辈子就没干过什么大坏事,可今天他将要干的事情,在中国人的心目中用五个字形容再合适不过——缺德带冒烟……

    终于出了村子,四下无人,丁晓聪松了一口气,心跳渐渐平复了下来,接下来就是干。

    一溜小跑到了那片祖坟地,他又再次确认了下四周绝对没人,立刻冲进坟地中央,扑到方大同的坟墓上,一锄头撅了下去,开始撬石板。他心里紧张,干的特别快,也特别专注,只想早点把事情干完,免生事端。

    热火朝天刨人家祖坟的丁晓聪没发现,他刚开始干,附近一座坟地后探出来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睁着蓝幽幽的眼睛,一瞬不瞬好奇看着他。

    幽瞳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