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五十八章:事情的关键
    回到了老村长家,丁晓聪又被请上了饭桌,可他心里揣着难题,根本吃不出饭菜的味道来,嘴里如同嚼着沙子。

    老村长不明所以,可又不敢问,只得呆傻傻在一边陪着。

    花红英知道丁晓聪的烦恼,不过他自知没什么本事,一直没敢发言,生怕说错话,这时见丁晓聪老是愁眉不展,在旁陪着小心提醒道:“要不然,咱用火?”

    火能够毁灭一切东西,如果毁不掉,那只能说明温度不够,用火烧,倒是的确可以把那个阳魂灭了,可问题是……这法子丁晓聪当然想过,可那里面的东西太厉害,在场根本就没人抵抗得了,该怎么烧?

    就在这时,丁晓聪正愁眉不展,老村长家紧闭的大门外传来“嗞嗞”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挠门。

    “谁啊?开什么玩笑!”老村长不高兴了,气冲冲走过去开门,这大半夜的挠人家大门,不是吃饱了撑的嘛。

    大门“吱拗”一声被打开,老村长探头看看,疑惑嘀咕:“怎么没人?这跑得也太快了吧。”

    正在思索的丁晓聪猛然瞪眼,一头冲到了大门口,刚才他根本就没听见脚步声,人怎么会跑掉的?他还以为自己有什么没调查到,卧牛村里还有东西!

    不过到门口打开巫眼瞧了下,什么都没,干干净净的。

    “咦,这是什么东西?”

    身旁传来老村长的话语,丁晓聪睁开眼一看,是半片曼陀罗叶子,上面还有尖牙咬出来的印痕,这样看来,刚才挠门的根本不是人,而是山里的野兽。这就说得通了,小型野兽跑起来都没什么声音,并且速度极快,没看见很正常。

    “这是曼陀罗,能麻醉神经,扫了吧。”丁晓聪有气无力叮嘱了一声,无精打采往回走。

    走着走着,丁晓聪脚步越来越慢,终于停下,猛然转回了身,失声惊呼:“神经麻药!”

    仿佛有一道闪电劈在脑门上,丁晓聪瞬间豁然开朗,用神经麻药把那个东西给麻醉了,然后再设计一番,把它给烧掉,这样就具有可行性了。所谓的神经麻药,其实麻醉的就是灵魂,甭管那东西多厉害它也还是魂魄,大不了加大剂量就是。

    “老村长,我需要两样东西,要很大很大的量!”豁然贯通的丁晓聪一把抓住老村长,兴奋的几乎要喊叫。这事情就好像配中药一样,他缺的就是个药引子,现在一旦抓住了关键,所有环节就都串起来了。

    花红英眼睛一亮,连忙也凑了过来,他倒要看看丁晓聪这个大男孩,用什么办法能把那个超级大阳魂给灭了。

    两位法师的逼视中,老村长茫然点了点头,“需要什么尽管说,哪怕是拆了我家房子都行。”

    “嗨!我拆你家房子干什么啊?”丁晓聪也是无语了,说:“我需要大量的曼陀罗,然后……还需要10吨煤炭,注意,不要焦炭,更不要无烟煤,就要刚采出来的煤炭,没经过任何加工,不添加任何添加剂。”

    “这些倒是没问题,我今晚就去办,您准备怎么做?”老村长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丁晓聪“嘿嘿”一笑,信心十足,神神秘秘说:“咱们就这么这么办……”

    “啊?”老村长听过后,瞬间傻眼了。

    @@@@

    翌日,清晨。

    丁晓聪起了个大早,匆匆洗漱完毕后,就在花红英和老村长的陪同下,直奔了村口的水磨坊,解决石磨夜哭的关键时刻到了!

    老村长陪在大步流星的丁晓聪身边,嗫嚅着问:“小师傅,这样真的能行?我怎么觉得有点……”

    “不靠谱是吧?”丁晓聪得意一笑,故作高深说:“天地万物自有其理,不懂的人会觉得荒唐,懂的人就会觉得合理。”

    老村长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虽然听不懂丁晓聪的话,不过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花红英陪在丁晓聪另一边,精神抖擞,石磨夜哭的事情解决了的话,他以后在这一带就会名声大振,财源还不得滚滚来?

    “我说小葱师傅哇,我跟你也合作过不止一次了,怎么你每次的手段都这么怪啊?”花红英好歹也算业内人士,可他同样对丁晓聪的做法模式一头雾水,从来就没听说过。

    丁晓聪原本以为,世界上的巫觋只有他和师尊米教授二人,不过后来就这事他问过姜白,原来并不是这样。

    听姜白说,当今世上总共有四位大巫,其中的鬼巫米教授和山巫玄真子是她的爹娘,除此之外,还有一位水巫神女加一位天巫(这个厉害!)。四位大巫之外,剩下两个小巫,就是他丁晓聪和姜白,除此之外,就目前所知,世上再无巫觋。

    也就是说,这六位就是现代巫觋的全部阵容,而出来做事的,好像只有他这么一个小鬼巫。自从约3000年前,巫法基本断绝之后,原本占据统治地位的巫文化已经在华夏消亡,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至今日,世上竟无人认得……

    不过丁晓聪没兴趣管这个,师傅师娘都说过,让他不要轻易动用巫术,将来就做个普通人,人家大巫都没兴趣将巫法发扬光大,自己起什么哄啊。

    “那是你见识浅,我这是家传的法术。”丁晓聪顺嘴出溜,花红英倒也信了,还一个劲表示改日登门拜访丁晓聪爹妈……

    一路扯着淡,没一会就走到了水磨坊门边,丁晓聪一看,嘴巴张得老大。只见靠着水磨坊,堆着一大堆刚割下来的曼陀罗,几乎和屋顶平齐,在曼陀罗山边停着一辆大卡车,上面满满当当,整整一车原煤!

    “我的天!这也太夸张了吧?”丁晓聪没想到,老村长居然把事情办得这么彻底。

    老村长笑呵呵说:“都没什么,曼陀罗是咱村人自己上山割的,三座山头都被割完了,全在这儿。至于这煤吗……我儿子承包了南关煤矿,这煤就是自家产的,昨晚上加班开采下来,立刻就送过来了。”

    “对了。”老村长又想起一档子事,献宝似得说:“您看那边,挖机正在挖,马上就好。”

    丁晓聪踮着脚一看,几十米外一辆挖掘机正在喷着黑烟施工,地上已经被挖出了老大一个坑。

    “好嘞!”事情比自己想的还要更好,丁晓聪信心更足了,“所有人在外面等着,铡曼陀罗,注意戴好口罩。你们二位在门口给我递东西,房顶上上去个人听我的口令,咱们这就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