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五十九章:将你麻翻
    按照事先的计划,所有人立刻动了起来,一把铡猪草的大铡刀被搬到曼陀罗山前一墩,几条大汉上手,开始“咯吱咯吱”铡了起来,曼陀罗被铡成了一段段的。

    早就准备好的妇女们立刻把铡好的曼陀罗装进箩筐里,搬到磨坊门前,摆在了老村长和花红英面前。

    “小葱师傅,上!”花红英牛逼哄哄一偏脑袋,仿佛他是今天的将领,然而,他其实只是个送货的……

    丁晓聪定了定神,一步跨进了磨坊里,走向那尊巨大的石磨,决战就要开始了!

    走着走着,丁晓聪开始吟唱鬼音,悠悠荡荡的声音传了出来,所有人的怔了一下。这声音……怎么跟鬼叫似得?

    好在现在是大白天,大家伙儿感觉倒也不明显,就是刚听到的时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所有人,继续干活!”老村长大喝,大家伙儿又热火朝天干了起来。

    磨坊内,丁晓聪走到了石磨边,门口的花红英对着箩筐一脚踹,装满曼陀罗碎段的箩筐“嗞嗞”作响滑倒了丁晓聪身边停住,散发出浓烈的气味。

    曼陀罗的籽实药性最强,不过现在开了花,效果虽然不如籽实,也还算可以,关键是胜在量足够大。麻醉魂魄这种事,法术史上好像还从没有过先例,这很难实现,偏偏这里情况特殊,为丁晓聪这个小法师的创举创造了先决条件。

    随着鬼音的吟唱,丁晓聪已经能听见石磨里发出的古怪声音,似乎那个阳魂很喜欢鬼音,听着很舒坦。丁晓聪一边吟唱不断,一边学着郭芸香那样,将水车轴里的铁柱子扛起来,对着石磨下面捅。

    这本就没什么难度,铁柱子捅到底,两端的齿轮同时咬合,大石磨“轰轰”作响着转了起来。石磨刚转动,刚才舒服的“哼哼”声立刻变得尖锐刺耳,成了嚎啕大哭声,撕心裂肺。

    据说,想要尸解成仙,须得度过三次劫,道道凶险夺命。第一重是肉身劫,渡过之后可以辟谷不食,经过这一劫的人,就算是身死道消,尸体也可以不朽不烂成百上千年。第二重就是魂魄劫,这个阳魂抛弃肉身以灵魂的状态藏在山村里五百年,今天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二劫。

    据说魂魄劫度过后,还有一重心魔劫,只不过这个阳魂等不到那一天了。

    自从被封进了石磨里,它其实就断绝了再进一步的可能,经过大石磨日日夜夜碾磨后,它的魂魄已经受损,就算是能脱困而出,将来也只能以阳魂的姿态存在,为祸人间。

    尖利的嚎哭声刚传出来,丁晓聪首当其冲,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一黑,晃了三晃,差点没晕过去。这玩意的魂力太强了,丁晓聪完全没能力对抗,好在也不需要。

    丁晓聪立刻加大了嗓门,他的鬼音也随之提高了一个八度,愈发的诡异难听。他用鬼音拼命振动自己的灵魂,终于勉强稳住了心神。

    磨房门口,花红英拦着老村长,紧张注视着丁晓聪。

    丁晓聪终于又睁开了眼睛,面容有些扭曲,时不我待,这种状况下他支撑不了多久。他赶紧捧起一大把铡好的曼陀罗碎段,扔进了磨盘的孔里,石磨的摩擦声一变,转为了腻腻歪歪的声音。

    白天的时候,由于阳气浓郁,里面的阳魂虽然被磨,痛苦还是要轻一些,如果是晚上,旁边恐怕都待不住人,这计划根本就没法实施。

    一把把曼陀罗被丁晓聪倒进了磨盘里,很快一筐磨完,磨盘边开始有白色粘稠的汁液渗了出来。这是曼陀罗浆液,具有强烈的麻醉神经功能。

    丁晓聪一脚把空箩筐踢回去,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吟诵不停,花红英心领神会,又一筐曼陀罗被他蹬了过去。

    再看外面,大铡刀一刻不停,又一筐被送到了门口,流水线作业,毫无滞涩。往常这些村民们就是这样磨谷子的,这一套工序太熟悉了,今天变成了草,倒也没多大区别。

    磨坊边,那个挖坑的挖掘机开了过来,挖斗高高抬起,伸到了屋顶上。一个身手敏捷的小伙子腰上穿着一根腕粗的麻绳,顺着机械臂爬到了屋顶上,开始用随身带的钉锤起屋顶上的木板,不一会就被起开了一个大口子,下面就是忙活不停的丁晓聪。

    丁晓聪这时候已经不唱鬼音了,正在专注忙活,头顶上全是汗也顾不得擦一下,

    巨大的磨盘仍在转动,四面全是**,咕咕往外冒,淋得一地板都是。而现在磨盘里的嚎哭声也变了调,不再那么尖锐,转为了带着迷醉的哼哼声。

    麻醉剂开始起效了,那个阳魂发出的声音也不再伤人,丁晓聪心中大定,这法子有门!

    一捧捧曼陀罗被塞进了石磨孔里,磨盘在浆液的润滑下,越磨越顺畅,速度也越来越快,那个阳魂在汁液浸泡下,也被麻醉得越来越深。

    曼陀罗的麻醉带有至幻性,渐渐地,哼哼声变得愈加奇妙,并且更大,发出来的声音也越来越不好形容。外面的人也听见了,男人们个个脸色古怪,大姑娘小媳妇们的脸不知不觉都红了,只得低着头干活,权当没听见。

    丁晓聪也是无语了,这个妄想成仙的人,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竟然会产生这样的幻觉。其实他不懂,在幻觉中,越是平常被压抑的东西,这时候就越会被凸显出来。

    这声音其实是不存在的,而是一种脑波,直接在附近的人脑海中发出共鸣,捂着耳朵都完全没用,不想听都不行。

    好在过了没一会,随着磨盘不停转动,它的麻醉状态进一步加深,怪声又变成了哭声。与平常那种尖锐刺耳的鬼哭嚎叫不同,这次哭声非常伤心,却不刺耳,仿佛那个阳魂沉浸在了深深的哀伤中。

    这时候的情绪都是内心的真实反馈,它是真的伤心了,至于伤心什么,那就没人知道了,也没人会关心。

    大家伙儿松了一口气,继续有条不紊干活,那座曼陀罗山快速矮了下去。

    磨坊内,丁晓聪一边干活,一边关注着磨盘里的动向。

    终于,在两个小时后,磨盘里传来了阵阵细微的鼾声,那阳魂被麻醉到极限,睡着了。不过丁晓聪仍不敢放松,继续磨,反正曼陀罗割来了那么多,留着也没用,索性全磨了,好歹更加保险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