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章:烧魂
    终于,最后一筐曼陀罗也变成了**,水磨坊内已全部都是粘稠的白色液体,散发着刺鼻的气味,饶是丁晓聪灵魂比一般人强很多,这时候也一阵阵眩晕,有些支撑不住了。而这时的磨盘内,鼾声大作,那个阳魂彻底被麻倒了。

    抬起头看,这一片屋顶已经没了,有个带着矿工面罩的壮小伙子趴在缺口边,正等待着丁晓聪的指示。

    丁晓聪压低嗓音,一边做手势一边小声喊:“让大家伙儿都不要说话,咱们做事。”

    屋顶上,那个小伙子立刻回头对着下面做了个手势,老村长和花红英急匆匆跑进人群里,不停招手,小声喊:“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准说话,小心把那个东西吵醒了……”

    忙活完的村民们立刻撂下家伙事聚在了一起,全都紧紧闭上了嘴,神情既紧张又兴奋。麻人大家都听说过,把鬼也给麻翻,可就太离奇了,可所有人耳畔都充斥着鼾声,事实在眼前,由不得不信。

    大家伙儿都觉得,这个小法师简直太神了,并且还特别有趣,这样的法子他居然都能想的出来。今天的行动可谓是一件壮举,而他们每个人都是参与者,一股自豪在所有人心中油然而生。

    屋顶上,那个小伙子解开腰上栓的绳子,将一头放了下去,他是煤矿上的工人,戴着专业的防毒面具,要不然,屋子里那么浓的麻醉气体,他可受不了。看着下面的丁晓聪,他心中佩服万分,这个小法师就站在一地**里,到现在居然还能撑得住。

    其实丁晓聪也快了,他现在脑子一阵阵发晕,看东西都开始模糊了,听见的所有声音都飘飘忽忽的。再这样下去,他也得被麻翻,得赶紧把事情办了!

    粗麻绳被放了下来,丁晓聪连忙接过,在大石磨下兜了四道底,然后在上面打了个死结。自今天起,这个石磨就不能再要了,将会被一同烧毁。

    头顶上转来“咯吱”声,粗麻绳被绷紧到了极限,那尊五百年历史的石磨被缓缓吊了起来,升向屋顶,一路鼾声不断。见自己在这里的工作终于完成,丁晓聪连忙跑向水磨坊门口。

    地板上全是**,滑不溜丢,加上丁晓聪脚下虚浮不稳,跑着跑着摔了个大马趴,好在他灵智还没完全丧失,就地一滚,沾了一身**后,跌跌撞撞冲出了磨坊。

    “阿嚏!”一股刺鼻的味道传入脑海,丁晓聪重重打了个喷嚏,晕乎乎的脑子立刻稍稍清醒了些。“嗯?”

    一双手伸过来,扶住了丁晓聪,是花红英。

    “有薄荷,蛇油、冰片还有……”丁晓聪回过味儿来。

    “我自己配的独门提神药。”花红英扶着丁晓聪往旁边走,“赶紧主持工作吧!”

    丁晓聪这时候有些神志不清,被花红英一提醒,才反应过来还有事情要做。那玩意强大的可怕,尽管给它下了成吨的麻醉药,可也不敢保证药效能持续多久,得赶紧烧了,免得夜长梦多。

    “走走走!”丁晓聪摇晃着脑袋,大睁着无神的双眼,在花红英和老村长的搀扶下,追向了那辆挖掘机。

    挖掘机斗子上拴着手腕粗的麻绳,吊着那个差不多10吨重的大青石磨,原地调头,开向新挖出来的土坑。阵阵鼾声中,村民们蜂拥着跟了上去,全都紧闭嘴巴,生怕把里面的妖怪吵醒。

    丁晓聪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魂魄其实听不见声音,所以机械声吵不醒它,可人说话的时候必然会夹杂着意念,这个东西反倒有可能把它唤醒。

    沉重的挖掘机终于开到了土坑边,早就停在坑边的大卡车后斗子慢慢抬起来,原煤立刻倾泻而下。这时候丁晓聪被老村长和花红英扶着追过来,赶紧打手势让卡车司机慢点。

    丁晓聪这时候已经快站不住了,两条腿棉花一般,一个劲的往地上瘫,花红英和老村长只得用力把他给架着。

    按照事先的嘱咐,挖掘机的斗子开始慢慢下降,大约在原煤倒了一半的时候,巨大的青石磨被放在了原煤上,一直攀在斗子上的小伙子从背后抽出一把小刀,对着绳子割了两刀,绳子立刻崩断,合在一起五百年的大青石磨往下一墩,掰开成了两半。

    丁晓聪吓得魂飞魄散,最后的关键时刻,要是让里面的东西跑了就完了!

    “赶紧倒煤!”丁晓聪也顾不得有可能吵醒那个阳魂,厉声大喝,卡车司机赶紧把斗子完全顶起来,剩下的半车原煤倾泻而下,大青石磨彻底被埋住。

    在那一瞬间,丁晓聪迷迷糊糊看见,石磨的磨面上,乳白色的浆液上似乎出现了一张人脸,只是不等他看真切,就被原煤盖住。

    坑的大小事先由专业师傅计算过,刚刚好,一车煤倒下去,正好填满。丁晓聪不敢放松,仍旧强打精神,死死盯着煤坑,用力招手,“赶紧点火!”

    刚才磨盘被摔开,他也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

    煤具有养魂的功效,归于大地的魂魄假如能进入煤层,会睡得非常舒坦,这本就是丁晓聪的第二道保障。不过那只是对于一般的魂魄而言,这里面的可是个超级狠角色,丁晓聪不敢保证效果。

    一桶液体被人倒在了煤坑里,紧接着那人又划了根火柴丢进去,刹那间,熊熊大火烧了起来。

    油被点燃,火焰腾起来有一丈高,下面的煤层渐渐被点着,开始泛起了红色。原煤没有经过处理,比较难烧着,不过一旦烧起来,后劲很足,能烧很久,并且温度极高。

    看见原煤烧起来,丁晓聪稍稍松了一口气,无可挽救的开始往下软,这次他是真的撑不住了。

    油带着火,沿着原煤的缝隙往下渗,不一会功夫,全坑的煤都燃烧了起来,坑里虽不见火焰,却一片赤红。难以想象的高温蒸腾而上,空气剧烈扭曲,附近根本没法站人了,围观的人纷纷后退。

    原煤焐在坑里烧,中心温度会轻易超过一千度,别说是魂魄了,铁都会被烧成水。

    丁晓聪站不起来,花红英和老村长只好一人抓住他一只手向后拽,拖死狗一般。丁晓聪头晕目弦,胸腔里一闷,一口黄疸水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那个燃烧的煤坑上方平地起了一道旋风,蜿蜒扭曲足有三丈多高,旋成了壮观的火龙卷,发出刺耳的啸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