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一章:究竟说了什么
    火焰组成的巨龙在扭曲咆哮,声威骇人。

    这一下陡生变故,村民们炸了锅,尖叫着四散逃跑,再也不敢在附近看热闹。丁晓聪也被吓坏了,连忙挣脱那两人的拉拽,闭上眼睛,打开巫眼看。

    在他巫眼的视界中,这哪里是火龙卷,分明就是一个红色的光质人影,从煤层里露出上半身,正在拼命向外挣扎。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入附近人的脑海,震耳欲聋,大家伙再也顾不得,继续往远处跑。尽管村民们都看不见,这时候也知道事情不寻常,本能让他们逃离。

    别人都跑了,丁晓聪不能跑,老村长和花红英也没法跑。他俩离的很近,啸叫声直刺脑海,这时只顾抱着头蹲在地上,大声喊叫着对抗脑子里的声音。

    丁晓聪已经傻了,这东西也太厉害了吧?都烧成这样了,居然还有力气挣扎,这要是跑出来,他们三个准得遭殃。不过看那东西的架势,似乎被束缚得死死的,任由它嘶喊挣扎,怎么也挣不脱。

    如此大约持续了5分钟后,阳魂终于支撑不住了,向着燃烧的煤层里一缩,就此没了声息。丁晓聪一直开着巫眼盯到现在,精神终于一松,向后一仰,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老村长和花红英停止了喊叫,慢慢松开抱着脑袋的手看向火坑,这才发现,火龙卷已经不见了,煤坑里烧得一片通红,性子缓慢的原煤,这时候才终于完全发挥出了热力。什么声音都没了,原煤无声燃烧,四周围万籁俱静。

    “我的老天爷,这回没事了吧?”老村长哆哆嗦嗦起不来,他也瘫了。

    花红英到底还是懂些门道,并且善于识人,“应该没事了吧?要不然,小葱师傅不会昏过去的……”

    老村长这才发现,丁晓聪倒在地上人事不知,嘴角诡异的弯着,好像在笑,也不知梦到了什么。曼陀罗的致幻效果起效了,丁晓聪现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东西。

    撑了两把起不来,老村长回头招手大喊:“快来帮忙,小法师‘死过去’啦!”

    这是当地的语言习惯,昏和死不分。

    村民们全都躲得远远的,听见老村长的召唤后,他们方才彼此壮着胆子,慢慢摸了过来。

    所谓人多力量大,不光是丁晓聪,就连老村长和花红英都被大伙儿抬了起来,转过身撒腿就跑。

    丁晓聪这时候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中,一会儿哭,一会笑,一会儿胡言乱语。别人都没当回事,唯有红花大仙睁大眼睛仔细听,也不知他听出来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颇为玩味……

    @@@@

    丁晓聪终于醒了过来,他做了很多梦,只是具体内容全都忘了,只依稀记得,在梦里他到过许多地方,见过一些人,还做过一些什么事……

    不管愿意还是不愿,药性终将过去,他也终将醒来。

    视线由模糊到清晰,三张面孔渐渐出现在了眼前,分别是花红英、老村长,还有郭芸香,她也来了。

    “唔……”丁晓聪连忙爬坐了起来,他想起来了,刚才吸入过多的曼陀罗,自己被麻倒了,而被麻倒后,往往会做出很多不恰当的举动,说出不得体的话……

    “我……”丁晓聪觉得有点难以启齿,不过最终还是咬牙问了出来:“我没说什么吧?”

    “没有没有!”花红英使劲摇着头,就是那古怪的神情……怎么看怎么可疑。

    这人的话根本不可信,丁晓聪又转向老村长,人家是村长,又是老实人,应该不会说假话,丁晓聪紧张并期待着。

    “我……”老村长面露难色,“我”了半天后,忽然跳起来转身跑向门外,慌不择路,大喊着:“村里正在装新石磨,我得去看看!”

    丁晓聪欲哭无泪,通过老村长的举止神态,他断定,自己在那段不堪的时间里,肯定干过些什么,或者说过什么话,可为什么你们不肯告诉我?我都不怕丢脸了啊!

    丁晓聪只得把可怜巴巴的目光投向郭芸香,她相信,这个同学绝对不会瞒着自己。

    然而,丁晓聪还是失望了,郭芸香脸绷的就像版画,毫无表情,从未有过的严肃,淡淡道:“我妈喊你去家里吃饭,你要是没事,咱们就走吧。”

    “可是……”丁晓聪连忙坐起来,郭芸香眼眉低垂转过头,背转身走出门外等着。

    丁晓聪当时就想一头碰死得了,自己肯定做过什么,可为什么你们就不肯告诉我?就连郭芸香这么老实的姑娘都……

    “不行!你得告诉我!”恼羞成怒的丁晓聪又一把抓住了花红英,今天不管用什么手段,也得逼问出来,要不然他会憋死!

    花红英眼珠滴溜溜一转,抬起手捧着厚厚一大叠钞票送到了丁晓聪面前,谄笑着说:“小葱师傅,这是你的酬劳,您点点。”

    丁晓聪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厚的钱,当时眼睛都直了,手下意识松开,傻傻接过了钱。花红英趁势挣脱丁晓聪的魔爪,慌不择路逃了,“小葱师傅,我还有点事,就不打搅你们了。”

    丁晓聪这才反应过来,中计了,这个老滑头!

    “快走吧,我妈还在家里等着。”

    郭芸香在门外淡淡说,话语中透着一股落寞,丁晓聪实在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可又不敢再问,只得“哦”了一声,乖乖穿好衣服下床,默默走向门外。

    出了门丁晓聪才发现,日头刚东升,又是一天过去了,他竟然被麻醉了整整一天一夜!

    郭芸香走在前面,神情复杂,丁晓聪低着头跟在后面,好像犯错的孩子,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走到水磨坊的时候,这里围满了人,个个喜气洋洋,丁晓聪好奇,他们在干什么?

    老村长越众而出,走过来笑着说:“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村被旅游局评为了国家4a级风景区,还要上报联合国文化遗产,县里大力扶持我们村办旅游,这不,给咱村送来了新的石磨,以后这就是咱村一景。”

    丁晓聪心中一动,卧牛村的风水布局,的确称得上是文化遗产,只是这内里的秘密……算了,绝对不能告诉他们,反正现在也没事了。

    “恭喜恭喜啊!”丁晓聪连声道喜,发自由衷的,接着想起来一件事,又叮嘱道:“贵村祖坟四周那些老柳树,最好也全都砍了,保管卧牛村往后人丁兴旺!”

    老村长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完想起来什么,看了不远处仍在焚烧的煤坑一眼,有些担忧的问:“小葱师傅,那里……”

    丁晓聪拍着胸脯打包票,“放心吧村长,这么烧,石磨都烧成岩浆了,绝对不会有问题。”

    得了丁晓聪的保证,老村长彻底放下心,对他千恩万谢。

    丁晓聪打着哈哈,心里却有点没底,那个阳魂真的被烧灭了吗?他也不敢确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