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三章:毒巫遗物
    看见那枚古怪铜钱的一瞬间,丁晓聪明白了许多事情,要命的事!

    同样的铜钱,他现在身上就带着一枚,另外三年前还得到过另一枚,只是后来不见了。

    原来,那两个怪物竟然也和花红英一样,是龙虎山人,顺着这条线再往前推,那个妄想成仙的阳魂,很有可能就是龙虎山的先人?!要知道,龙虎山可是传承下来的,如果那玩意真是龙虎山先辈的话,自己岂不就等于是得罪了龙虎山……

    想到这,丁晓聪的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流,脸都白了。

    如果这事被龙虎山知道,跑来找自己寻仇,那岂不是天大的灾祸?!

    丁晓聪这时候悔恨万分,真不该贪图这五万块钱,贪小利引来了大麻烦。

    “小葱师傅,你这是怎么了?”花红英看见丁晓聪脸色不对,连忙问。

    丁晓聪一惊醒过神,连忙干笑着,“没事没事,天太热了,呵呵……”

    丁晓聪心中苦笑,花红英啊花红英,这回不光是我,你也闯大祸了!不过这事肯定不能说出来,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最好就这样永远烂在肚子里。

    丁晓聪抹了把脸,这才发现,自己这哪里是流汗,简直就是洗脸。想想自己也十八快十九岁了,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不应该啊!

    “咱们吃饭,吃完了还得往回赶那。”丁晓聪迅速镇定住心神,招呼大家吃饭。在他想来,事情也许没那么糟,这里的局都几百年了,龙虎山也许早就忘了,别自己吓唬自己。

    花红英有些疑惑,他是个人精,自然看出来丁晓聪心里藏着事,不过见他那样也不好问。

    接下来,花红英想起了什么,兴奋说:“小葱师傅,告诉你一件大喜事,尊上前几天联系了我,说是要来咱们这里办一件事,顺道来看看我,到时候,我给你引见引见?”

    花红英话刚说完,只听“噗通”一声,丁晓聪不知怎么没坐稳,出溜到桌子下面去了。在场三人大吃一惊,连忙惊呼着上去扶人。

    桌子下探出一只手摆了摆,丁晓聪冒出没了人色的脸,干笑着说:“我没事,就是喝的有点高,再加上药性还没完全过去……”

    丁晓聪欲哭无泪,这位龙虎山大尊者下来,难不成就是针对这件事的?麻烦大了我!

    “是吗?”花红英满腹狐疑,丁晓聪酒量这么差?二两不到就钻桌裆了……

    匆匆吃了饭,丁晓聪和花红英辞别郭芸香母女俩,开车驶上了归途,这一趟,丁晓聪挣到了平生巨款,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这事闹得……

    @@@@

    嘭嘭嘭!“妈,小白,我回来啦。”

    丁晓聪站在门外,忐忑不安敲了敲门,喊了一声。

    现在且不想龙虎山的事,和家里人怎么解释就够他头疼的了,做法师的事情他暂时还不想让爹妈知道,准备先糊弄过去。只是爹妈好糊弄,姜白那一关,可就不好过了。

    当初师尊和师娘离开的时候都叮嘱过,让他们不要做法师,将来就过普通人的生活,丁晓聪不怕自己的父母,却对师尊和师娘敬畏非常,要是让姜白发现了,会不会告诉他俩?

    高群几天没见到儿子了,听见敲门声,赶紧跑过来打开了家门,只见丁晓聪规规矩矩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个购物袋。

    “你这孩子,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出去玩,家里会担心的。”高群一边接过购物袋,一边埋怨,絮絮叨叨的。

    购物袋是半透明的,一眼就可以看见里面有一条烟,还有一盒化妆品。

    “你哪来的钱买这些东西?”高群连忙问,烟和化妆品牌子她都不认识,不过应该都不便宜,丁晓聪哪来的钱?

    丁晓聪一边换鞋,一边装作不在意随口回答:“妈,我找了份工作,已经干了两天了,老板给我支了两天工资买的。”

    “这孩子……”高群心疼起来,丁晓聪才多大的人啊,就想着上班挣钱了,并且还预支了工资给爹妈买礼物。

    “妈,没事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说了,我的活就是在打铜巷给人家看店,不累的。”丁晓聪咧嘴摆出憨笑,这姿态他屡试不爽,爹妈就吃这一套。

    果然,高群叹了一口气,神色变得黯然,“爸妈没本事,你上班就上班吧,以后挣了钱自己存着,不用再给我们买东西了,我和你爸都用不着。”

    “嗳。”丁晓聪应了一声,暗自松了口气,看来爸妈这一关过去了,至于姜白……

    “小葱,你到我房间来一下。”身后传来姜白呼喊,回头看,姜白站在房间门口,对着自己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回去。

    丁晓聪连忙跟进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房间内,姜白坐在桌子前看着什么,花豹幽瞳蜷在一边呼呼大睡。

    “什么事?”丁晓聪装作没事人似得,习惯性坐到姜白的床上,四仰八叉往后一躺。

    姜白转过身对着他,神情平淡,问道:“你做法师去了?”

    丁晓聪悚然一惊坐起来,正要狡辩,姜白摆了摆手,叹道:“不用说,我都知道了,这原本就在我母亲的预料之中。”

    “什么?”丁晓聪茫然。

    姜白回忆了下,说:“当初我父亲作为当世唯一的鬼巫,也曾发誓做个普通人,只可惜,一旦走上了这条路,就身不由己了,他老人家连自己都约束不了,又怎么可能约束得住你。”

    丁晓聪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以后注意安全吧,最主要,不要卷入是非中。”姜白柔声叮嘱,算是默认了丁晓聪从事这个行业,只是听见她的话,丁晓聪黯然,自己恐怕已经卷入天大的是非中了。

    “对了,有件事要跟你说,关于你那个朋友的。”姜白立刻转换话题,从抽屉里取出个纸盒子,打开递给了丁晓聪。

    纸盒子里装的正是从罗大海体内取出来的怪虫子。

    “我联系了我的姨娘,请教过,她说,这是一种巫虫,毒巫的专属。”姜白若有深意问:“只不过,现在只有蛊师,真正的毒巫至少断绝两千多年了,这只巫虫究竟是从哪儿来的?”

    当年,始皇帝征召天下邪巫随军南征象郡,最后这些人全都留在了南方,再也没能回中原,巫术就此消亡。不过他们的一些手段还是留了下来,演化成了现在的蛊、降术。

    由于文化的不同,现在的蛊术和毒巫其实有很大差别,巫虫也和蛊虫完全是两回事。

    丁晓聪闻言眉头皱了起来,“罗大海啊罗大海,你究竟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