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五章:前世欠你的
    鬼巫术中,有个非常重要的分类——牵魂术,在上古时代,几乎所有的鬼巫都会,就好像现在的小学生必学乘法口诀表一样。

    后来,舜帝分封天下五大镇山,其中北镇医巫闾山被封给了胡家,自此后,巫术传入东北,演化成了萨满、出马等各种分支。胡家由于是巫灵,不能像一般的巫觋那样施展牵魂术,于是就用扎小人的方法代替,这法子简便易学,并且没有法力都能施展,很快就传遍了天下。

    不过,毕竟是替代品,和真正的牵魂术比起来,扎小人简直就是小孩过家家,不得精髓,也绝不会像丁晓聪说的那样严重,他只不过是吓唬人家而已。

    听见丁晓聪说后果严重,女孩慌张犹豫一番,终于哭着承认了。

    原来,那蓝毛年轻人是个花心大萝卜,和这姑娘好了,却还在外面沾花惹草,人家姑娘一气之下,偷偷给他扎上了小人。

    刚才丁晓聪开巫眼看过,那个蓝毛的灵魂的确受了点伤,不过并不严重,可那姑娘不知道,她原本想泄愤,现在听丁晓聪这么一咋呼,以为心上人要出大问题,慌了手脚,连忙求丁晓聪救人。

    原本这女孩也和蓝毛一样,没把丁晓聪这个小法师放在眼里,可人家一口就说出了是她搞的鬼,她现在是心服口服。

    丁晓聪假装悲天悯人叹了口气,说:“要救他也不难,只是以后你再也不要干这些傻事了。”

    女孩泪眼婆娑,连连点头称“是”,事情就这么搞定了。

    外间殿堂里,蓝毛一直回头看着房门,满头雾水,不知道丁晓聪他们在干什么。花红英虽然也不知道丁晓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他非常笃定,既然丁晓聪下了功夫,今天看来能小赚一笔,法师行的那些道道,丁晓聪都懂。

    过了没一会,房门打开,丁晓聪微笑着走了出来,那女孩低着头跟在后面,目光闪烁,神情有些紧张。

    “红了?”花红英问。

    “嗯,红了。”丁晓聪笑眯眯点了点头,道:“还是带花的。”

    花红英闻言立刻笑了,果然不出所料,有人送钱来了。

    俩人这完全是法师行的切口,那两位听得莫名其妙,不过也没好问。

    所谓红了,就是表示真有事,不过能解决,带花吗,意思就是有钱赚啦。

    丁晓聪吩咐俩人等着,然后在货架上寻找了起来,这里有一片专门卖各种常用施法材料的,还有些补药。

    丁晓聪抓了一把礞石粉,然后又倒了点黄芪粉,在手心里混匀了,走到了桌子边。

    “别急,我这就给你把邪祟驱散了,不过吗……这个药可有点贵……”丁晓聪倒了点茶水在粉末里,开始揉捏起来。

    “嗯,看你们是年轻人,我算你个成本价吧,两百块。”花红英在一边唉声叹气,一副出了血的架势。其实就那点东西,满打满算,成本也不会超过10块钱……

    两人都没料到,那个还穿着学生服的女孩连忙接上:“没问题,两百就两百,我出。”

    丁晓聪和花红英冷眼旁观,那女孩从包里掏出两张红票子递了过来,而蓝毛端坐着好像个木头人,毫无表示。

    “啊呸!”两人同时在心里重重啐了一口,特别是丁晓聪,他使劲的捏,心中愤愤不平,“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捏着捏着,那一堆粉末被捏成了橡皮泥,等手摊开,一个泥捏小人展现,就是捏得很抽象……这个东西捏成什么样其实不重要,但是配伍很讲究,礞石粉是绝对的中性,而黄芪是阳性,丁晓聪得根据蓝毛的灵魂状态,将阳气浓度和他的灵魂配得非常接近,这样才会更容易牵到魂。

    “你上来,躺下。”丁晓聪吩咐蓝毛,那个蓝毛一脸懵逼,不过还是依言爬上桌子,仰天躺好。

    民间的扎小人,必须要等事主睡着了,然后取他身上的一点物质,将灵魂引出一丝来,再用针扎,直接伤害灵魂,丁晓聪可谓是如法炮制。不过不同的是,他用的是真正的牵魂术,效果要好得多,也更直接。

    蓝毛躺倒后,丁晓聪将一只手放在他天灵盖上,轻轻拍打起来,口中哼哼唧唧,仿佛在哄孩子。其实他是在寻找蓝毛灵魂的振动频率,只需找到,可以将人瞬间魇住(催眠)。

    这是最基本的魇术,蓝毛的灵魂很弱,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差,在丁晓聪的拍打下,没一会就沉沉睡去。丁晓聪暗自叹息,这个人虽然身体和自己差不多大,可灵魂比一些4-50岁的人还要苍老,这么继续下去,能不能活过30岁都难说。

    当然,这些是人家的事,丁晓聪不会置喙,自己的人生自己负责,人要作死,神仙都帮不了。

    等人睡着了后,丁晓聪找花红英要了一根缝衣针,在蓝毛眉心里一扎,沾了点他的血后,立刻反手扎到了泥人胸口。人睡着了后,灵魂基本不设防,基本上带出血就带出了一丝魂。

    那个女孩在一边看着,吃了一惊。

    丁晓聪不是扎了一针,而是一针接着一针扎,飞快的连扎了十几针,奇怪的事情出现了,那个蓝毛被针扎了毫无反应,而他胸口上的瘢痕,竟然肉眼可见消散了。

    其实瘢痕本就不存在,而是灵魂臆想出来的。

    假如用催眠术让一个人以为自己置身于严寒中,他的身体就会出现明显的冻伤症状,甚至可能被活活冻死,现在也是这个道理。丁晓聪并没有帮蓝毛,他的举止甚至还对他的灵魂造成了些微伤害,不过原本的臆想被他扎散,瘢痕自去。

    看见丁晓聪运指如飞,瘢痕渐渐消失,那女孩目瞪口呆。她不知道在哪里学会了扎小人,可完全不知道原理,现在看见这一幕,彻底惊呆了。

    “好了。”丁晓聪扔掉小人和针,在蓝毛头顶上拍了一巴掌,刚才针都扎不醒的蓝毛幽幽醒了过来,忽悠工作完成,剩下的就交给花红英了。

    女孩连忙把蓝毛扶起来,特殷勤,丁晓聪为之侧目。

    “呀!真的没了,大哥你可太神了!”蓝毛摸摸胸口,惊喜大喊。

    花红英心领神会走上去,扶着蓝毛“怜爱”说:“邪祟是去掉了,可难保不会出其他状况,为了你着想,还是再买一件开过光的吊坠戴着,这样才可保万无一失。来来来,我向你推荐一款,只要五百块,效果好的没话说,我自己都戴着淘……同款的……”

    花红英揽着蓝毛走向一排货架,女孩忙不迭跟在后面掏包,“五百块我有,我付钱!”

    丁晓聪咧着嘴转过头,已经不忍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