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六章:神算子
    接下来几天,丁晓聪就在花红英店里过起了蒙事赚钱的日子,反正大事情没有,小事情基本上一天一桩。这样的日子过得很舒坦,并且收入也不低,果然什么都比不上一技傍身。

    这一天中午,丁晓聪处理完一户人家闹猫的事情后,时间离吃午饭还早,索性就在刘家巷闲逛起来。这几天里,巷子里做买卖的人都认识了丁晓聪,不过他们和花红英层次不同,并不知道丁晓聪是干什么的,只知道著名的红花大仙把他奉为座上宾。

    巷子的摆摊人,基本都是江湖客,在一个地方混一段时间,等没了买卖就赶紧转场。跑江湖的人,大部分都是神棍骗子,没什么本事,不过偶尔也能遇见有真本事的,甚至高人,丁晓聪逛街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这些人千奇百怪的手段。

    沧海遗珠,极其少见,不过丁晓聪运气好,今天这里还真就来了这么一位。

    丁晓聪走着走着,前面围了一大群人,不是客人,而是他曾见过的本地神棍。在他们对面,坐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男孩,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正在和这些大人争论着什么,由于太着急,脸蛋都涨红了。

    那些人足有七、八个,还都是老江湖,本事没有,嘴是真能说,那个半大的孩子哪里能说得过他们?

    丁晓聪看见这少年,就想起了三年前的自己,不由动了恻隐之心,排开人群走了过去,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

    那个少年穿着一身运动服,理着小平头,面孔白生生的,看上去有点文弱,不过气势可不小。

    “你们都是胡说八道!全都什么都不懂!”少年大概是被围攻急了,满头是汗,指着人群大喝了一声。

    丁晓聪一听这话,心说糟糕,做法师行的,公开说人家蒙事,那就等于断人饭碗,比直接打脸还要严重,今天这事只怕难以轻了了。

    “竖子口出狂言!”一个干瘪老头指着少年的鼻子,瞪着眼睛怒骂,口沫横飞,“你既然敢口出狂言,今天要是拿不出真本事来,就别想走出这条街!”

    有了老头牵头,一帮神棍把那个少年围了起来,个个指着怒骂,呈围攻之势。

    这么多大人围攻一个少年,丁晓聪看不下去了,笑嘻嘻走上去抓住老头的手,问道:“诸位这是在争什么?我来做个见证。”

    比起当年,丁晓聪尽管依然还是个少年,可为人处世要老成多了。他主动提出自己作见证,这样神棍们也就没法再诉诸武力,只能凭本事文斗,这种情况下,人多就不再是优势。

    至于少年人文斗也输了会怎样?那丁晓聪也没办法了,他能帮的就这些。

    “好好好。”老头连说了三个好字,“有人作见证也好,这个新来的小儿信口雌黄,说我老汉今天会栽阴沟里,你说气人不气人?”

    “这……”丁晓聪默默看向那个被围攻的少年郎,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小伙子,当真是……怎么乱说话。

    少年人看见丁晓聪的神情,急忙说:“这位大哥,我是在这里摆摊算命的,老先生让我给他算命,他一不问过去,二不问未来,偏要问当下。我肚子饿了没钱吃饭,只好给他算了一卦,没想到算出来后他不但不给钱,还喊了一帮人要打我!”

    少年人说着说着,四周又开始喧哗鼓噪,丁晓聪彻底傻眼了。算命的可以算过去、未来,可很少有人敢算当下,这老头分明是看人家是新来的,又是个半大孩子,故意用这法子来坏人家名头。

    过去的事情好算,你的经历往往会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只要善于察言观色,不难推断出个大概。至于未来吗……更简单了,没发生的事情谁能说得清?胡侃一通,反正你也没法证实。

    可当下该怎么算?你说我往东,我偏要往西,总之跟你说的对着干,就是要拆你的台。稍微有点眼力件的,在生地方被人要求算当下,怎么也该拒绝,这少年哪来的胆子说人家会掉阴沟,这里……

    丁晓聪眼睛一亮,巷子边还真有条阴沟,只有半米深,就在老头后面两步远,他现在这么叫嚣,看上去还真有掉下去的可能……

    不过这可能性立刻就变成了零,老头越说越激动,竟然上来揪住了少年的衣领子,看架势,竟然有动手的意思。那个少年是真老实,比丁晓聪当年还老实,脸涨得通红,可就是不敢动,生怕把人家老头摔了。

    丁晓聪看不下去了,这成何体统啊,连忙走上去把两人分开,他也小心翼翼的,生怕把人家老头摔了,那后果他也承担不起。

    拉开两人后,丁晓聪做起了老好人,先好言安慰一番老头,然后搂着少年的肩膀就走,想把他带离这是非之地。

    “大爷,我请您老喝酒啊,就旁边那家饭店,您老先过去等着。”丁晓聪对着老头许下诺,把少年人往外推,那少年还不干,嚷嚷着非要等一个结果,说是为时不远了。

    丁晓聪也是无语了,就算真的应验了,你能落着好?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啊。“走走走,我给你钱吃饭,这里待不下去了,我还给你路费。”

    刚推了没几步,身后传来“噗通”一声,有人落水,丁晓聪吓得缩了下脖子,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哆哆嗦嗦转回头,丁晓聪被震惊了,只见那个老头站在臭水沟里,眼睛瞪得老大,满脸不敢置信。在他旁边的岸上站着一个中年人,看着他欲言又止,脸上的神情一言难尽。

    四周围原来帮腔鼓噪那帮人全都傻了眼,喉咙里“咯咯”响,一个都说不出话来。

    原来,那个老头听丁晓聪说要请他喝酒,心里得意,就按照丁晓聪的话,准备先去那家饭店等着,外面太热。谁料到走了没几步,路上有一坨狗屎,老头大概忘形了,没注意到,一脚踩上去,趁势滑了一步,直愣愣站在了臭水沟里……

    “你这人,就在旁边,怎么不拉我老汉一把?!”老头怪罪旁边那个中年汉子。

    中年人叹了口气,抱拳道:“老先生,我的确能把你拉住,可这样会断了一段因果,你将来会倒大霉的!”

    老头气鼓鼓一步跨上来,指了指中年人,终于还是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丁晓聪猛然转回头,不敢置信看着少年人,那少年人耸了耸肩,“我说的吧,就要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