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六十九章:金盆盛水
    “话不能这么说,商人逐利,天公地道。”花红英在一旁为罗大海打圆场,这也是他为人处世的高明之处。

    这个道理丁晓聪当然懂,花红英不就是典型,另外小青山他经常去,那里干干净净,并没有什么凶魂厉魄,这事其实也就是心里膈应,真住在那里,不会有任何问题。

    罗大海被花红英打了下气,接着说:“那地方我小时候经常去玩,从来没出过什么邪乎事,可这次……”

    工程到目前为止动工有三个月了,却连地基都没挖好,只因中间的大承台刚挖下去就出了意外,死人了!

    第一个死者是开挖掘机的,当天夜里他连夜赶工挖承台,挖着挖着,工地上的工人发现他的挖掘机停了。当时工人们以为他是太困睡着了,就过去喊,结果爬上挖掘机却发现,那个正当壮年的挖掘机操作手竟然已经死了。

    这人的具体死状,罗大海也没亲眼看见过,没赶上,在别人的描述里,他被人发现的时候,浑身青紫趴在操作台上,大睁着眼睛,口涎一直牵到地上,极其恐怖。

    “中毒?”丁晓聪吃了一惊,所谓巫医不分家,他也会一些,虽然谈不上精通,不过听症状也可以确定,这是中毒了。

    罗大海说到这里,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对着丁晓聪点了下头,神神秘秘说:“的确是中毒死的,送到医院的时候,人家医生也这么说,不过具体是怎么中的毒,又是中的什么毒,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

    事情到这里,似乎很容易判断,那一片土里很可能藏了什么毒物,被挖掘机挖了出来,咬了挖掘机操作手,酿成了惨剧。对于工地来说,出意外是很平常的事,“搬砖”的工资虽然高,可钱不好挣,又苦又累不说,还有相当的危险性。

    既然来了工地,从上到下都有这觉悟,赔偿了死者抚恤金后,工程继续。

    由于暂时没有人开挖掘机,老板又急着赶工,就用人工先顶上挖几天。为了防止再出事,老板给每个下去的工人都配备了连靴子的胶皮长裤,并且戴胶皮手套,这一套防护措施做下来,按说万无一失,可挖了没几天,又出事了。

    这一次出事是在白天,挖着挖着,有个工人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翻着白眼抽搐不止。工人们连忙撂下家伙把人往医院送,可还不等送到,人在半路上就咽了气。

    又死了人,并且还是在防护这么严密的状况下,工人们全都毛了,说那块地有问题,都拒绝再干活。市里也下令整改,必须要通过安全检查后才允许开工,工程就这样停了下来。

    工程一停,老板慌了,每耽搁一天,他就要损失一大笔钱,家底再厚也经不起这样耗。更何况,这老板是刚起来的,资金和别的大房地产公司不可同日而语,这一次他赌上了全部身家,再这样下去,他就得破产了。

    “这位施主去我们道观,是一个月前的事。”张成玉听到这里,淡淡说。

    看来,罗大海的老板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善男信女,他捐款是有目的的。

    罗大海对此应该是毫不知情,继续说:“前几天市里的安全检查组下来,在我们工地蹲了两天,结果什么情况都没有,于是就通过了,工地昨天恢复施工,可就在昨天晚上,新来的挖掘机操作员又出事了……”

    听到这,张成玉站了起来,对着罗大海挥了下手,“饭不吃了,我们这就去看看。”

    接二连三的死人,事情很严重,张成玉待不住了。

    罗大海也早就急不可耐了,连忙站起来,“我这就通知老板,尊者您跟我来。”

    张成玉一把抓起旁边的包裹,往身后一背,熟练的打了个结,示意罗大海赶紧带路。丁晓聪也坐不住了,事情听上去很凶险,罗大海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二愣子掺和进去,搞不好就得出事。

    “我也去看看。”丁晓聪捧着饭碗就跟了出去,人家可没请他,别到时候混不上饭吃……

    罗大海一愣,连忙摆手,“小葱你跟着起什么哄啊,你去能有什么用?”

    张成玉看见丁晓聪跟来,微微一笑,抱拳道:“多谢小丁师傅。”

    看见威名赫赫的张成玉对丁晓聪这么客气,罗大海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你……”

    “你什么你?”丁晓聪用脚踹罗大海的屁股,“别废话了,赶紧走。”

    既然张成玉都这态度了,罗大海没法可想,只得拉开后座门把张成玉请上了车,然后钻进了驾驶座。丁晓聪早就大大咧咧坐在了副驾驶位,大口扒着饭,嘴里含糊不清嘟囔:“让你们老板也给我算一分钱,我不能白给他们家干活……”

    罗大海苦笑,打着火,汽车开向了城东区。

    @@@@

    小青山由三座山头组成,最高一座也只有80多米,山上满是苍松翠柏,空气清新景色宜人。

    本市人对这里都很熟悉,丁晓聪和罗大海小时候还经常来玩,当然都是在白天,晚上这里除了传说中的鬼魂,就只剩下搞对象的男女,一般人不会来。谈恋爱的人晚上出来压马路,男人总爱把女人往一些比较吓人的地方带,居心你懂得……

    午饭点,汽车来到了二环路,沿着小青山开向山南面,工地就在那里。

    丁晓聪这时候终于把饭扒完,撂下碗筷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感叹不已,自己怎么跟个家长似得,罗大海比自己还大几个月,却还要事事为他操心。

    “到了,那就是我们工地。”罗大海指着前面说。

    丁晓聪和后座的张成玉一起看过去,只见三座青山组成了个月牙形,月缺对着一座小湖泊,在山和湖之间有一片冷冷清清的建筑工地,里面流浪狗比人都多。

    “金盆局?”张成玉有些吃惊,“这可是一块好地方!”

    金盆局是著名的聚财局,必须北靠山、南面水,冬天东面能迎到朝阳,夏天西面不见西晒。

    这个局中不光要有山有水,对于山形、水形以及走向都有极其严格的要求,差了几度就会破局。另外,南面的水必须得是活水,流水量大小无所谓,活水才能生财,如果是死水,那就是个死局,毫无价值。

    丁晓聪心说好个鬼啊,房子还没盖就死了三个人了,凶局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