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七十章:祝由术
    工地门口有三个人正在迎着,远远看去,领头是个穿深色西装戴着安全帽的中年男人,身材不高,很壮实,神情严肃。在他左手边是个戴眼镜的瘦高年轻人,另一位是个瘦小的壮年汉子,穿着劳保服,看上去像是施工长。

    车子在工地门口停下,中年男人连忙走过来拉开车门,恭恭敬敬说:“鄙人汤有道,尊者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看来,这位就是罗大海的新老板,某房地产开发商,丁晓聪在心里想。

    张成玉下车,和汤有道握了下手,姿态挺拔不卑不亢,他穿着一身中山装,身背蓝印花布包袱,与现代社会似乎有点格格不入,又意外的卓尔不群。丁晓聪在旁看得感叹不已,这才是高人风范那!

    “汤老板,不用慌。”张成玉安抚道:“你工地上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个大概,等会就帮你去现场看看,我先给你介绍一位本地的师傅。”

    张成玉对着前方做了个请的手势,汤有道看过来,目光落在丁晓聪身上,愣住了。在一般人的想象中,法师一般都是些有派头的人,或者干脆就是和尚、道士打扮,张成玉这样就已经算是很另类了,而丁晓聪的打扮更离谱。

    只见丁晓聪,下穿一条牛仔裤,上身随意的套着一件汗衫,脚下运动鞋,看上去就是个大男孩,姿态随意,没一点法师的做派。

    不过汤有道也不是一般人,搞房地产的,什么世面没见过?他本来依仗的就是张成玉,有这位天下闻名的尊者在,其他什么人也不用在乎了,估计人家就算牵来了一头猪,他也会客客气气打招呼。

    “小师傅,大驾光临……”汤有道对着丁晓聪伸出了手,看架势准备把刚才的客套话再重复一遍。

    丁晓聪眼疾手快,不等他话说完上去逮住人家的手握了下,嬉皮笑脸道:“客气客气,你们忙,我就是跟朋友来看看的。”

    丁晓聪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他就是担心罗大海,跟着来看看,并没有打算帮人家做事,所以也不承人家的情。汤有道一怔,点了点头,随口说:“欢迎欢迎,不过工地上钢筋头、钉子什么的很多,小师傅走路的时候注意点。”

    “没事没事。”丁晓聪装傻充愣。

    汤有道点了点头,又转向张成玉,语气转为无奈,“市里的调查组又下来了,正在工地上做调查,尊者先跟我去办公室,等这些人走了再去看吧。”

    他们说话的时候,丁晓聪冷眼旁观,这个汤有道神情憔悴,眼睛里全是血丝,显然这一段时间都没睡好,被工地的事折磨得够呛。工地停工,什么事都没干,每天流失的都是钱,再加上还要应付一波波的调查组,心力交瘁是可以想象的。

    又寒暄了一番后,汤有道招呼张成玉去他的办公室,顺带着丁晓聪也一起请,虽然看不上眼,不过人是跟着张成玉来的,他可不敢得罪。

    四个人进了工地大门,丁晓聪左右打量,这个工地规模不小,建筑面积比他家住的小区可大多了,不过这里刚动工,还处在挖地基的阶段,杂乱一片。西面有一排活动板房,那是给工人们住的,只是接连出事,工人们全跑光了,只有一个大妈在门口就着水龙头洗衣服。

    这里将要建成的是一片综合小区,北面全都是住宅楼,最南面是一个商住混合大楼,地基格外的大,已经挖下去了有五、六米深,有几个人带着各种仪器正在下面忙活,其中有个人还穿着白大褂,似乎是个医生。

    “调查组的人。”汤有道小声说。

    张成玉点了点头,示意回屋说话。

    办公楼就在活动板房里,很简陋,看来这个汤有道挺节俭的,这和丁晓聪心目中那些爱炫富的土豪大相径庭。

    进去之后,分宾主落座,汤有道连忙问:“尊者,您有什么看法?”

    张成玉摇了摇头,沉吟一番道:“现在我还不能确定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看看死者。”

    汤有道点了下头,正准备说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声。听见这声音,他霍然站来起来,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果然,紧接着外面有人大喊:“快来人!出事了!”

    顾不得招呼我们,汤有道第一个冲了出去,现在工地上的人都是调查组的,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紧跟着也冲了出去,刚出门,就看见几人抬着那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跑了过来。

    那是个中年男人,用左手死死攥着自己的右手,疼得直冒冷汗,簌簌发抖。

    “李院长被蜈蚣咬了!赶快送去医院!”人群大声喧哗,有人大喊大叫。

    汤有道同样急得满头大汗,慌乱的回头看了一圈,扯着脖子大喊:“小罗,快去把汽车开过来!”

    罗大海答应一声,慌慌张张跑向了停在大门外的汽车。

    丁晓聪挤在人群里看了一眼,脸当时就绿了,蜈蚣咬在了李院长右手虎口位置,并不大,只有一寸长,可不知怎么竟然钻进了肉里,在皮肤外看你的清清楚楚,触目惊心,难怪他会疼成这样。

    “没事没事,蜈蚣没什么毒。”李院长坐在地上被人群围着,强忍剧痛颤抖着说:“给我找一把刀来,还要酒精,我得赶紧处理一下,把蜈蚣给……啊!”

    说着说着,那只蜈蚣在他皮下钻动,疼的他一阵哆嗦,说不出话来。

    看着伤患,张成玉眉头紧皱了起来,略加思索后,他把背后的包袱皮往地上一放,解开后从里面取出来一块红布,铺在了李院长的身边,吩咐道:“快把手放上去。”

    这是一块厚厚的红绸缎布,接近织锦,边缘绣着金黄色的火焰纹,华丽亮眼。

    “你这是?”调查组里有人不解发问。

    汤有道连忙解释:“这是我们工地上的医生……”

    汤有道说话的时候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他搞不懂这样怎么能治伤,在场所有人都不解,唯有丁晓聪看得眼睛一亮,难道……

    “医生?我就是医生,你这是准备怎么治伤?”那个李院长疼过了这一阵,稍稍缓和了些,莫名其妙问。

    张成玉神情郑重,反问道:“既然你是大夫,应该知道祝由术吧?”

    “果然!”丁晓聪心中狂呼,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位道门娇子,竟然会祝由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