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最巫老司机 > 第七十一章:魇咒术
    远古时代,巫觋还有个敬称——巫祝。

    关于巫祝里的“祝”字,后世有许多种解释,有人认为是敬祝的意思,不过米教授曾明确说过,这里的祝和“咒”同意,指用咒语治病的巫觋。

    那时候的巫觋不但掌管部落,与天地鬼神沟通,还担负治病救人的职能。后来,其中有些巫觋干脆就当起了专职“医生”,并创造了最早的医科——祝由术。

    由于施展祝由术离不开法术,一般人学不了,渐渐地,祝由术又分化成为中医、针灸、等学科。到了后世,巫法断绝,不过中医内依旧保留着祝由十三科,直到如今。只是现在大医院里所谓的祝由科,基本就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医,再也无人会祝由术了。

    当年丁晓聪也学过一些祝由术,只是从来没有实践过,没想到,张成玉居然也会这个。

    那位受伤的李院长听到祝由术这个词,也愣住了,他是医生,自然知道祝由科和祝由术的本质区别,不敢置信问:“先生真的会祝由术?这怎么可能!”

    按理说,真正的祝由术,秦朝时差不多就断绝了。

    张成玉摆了摆手,示意治伤要紧,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果然,李院长皮肤下的蜈蚣又开始向深处钻,痛得他脸上皮肤直抽搐,豆大的汗珠哗哗往下淌。不管真假,反正试上一试吧,这里缺乏医疗设施和条件,真的用刀割开,很可能产生严重后果。

    李院长强忍着剧痛,将右手掌放在了红布上。

    张成玉等他放下,立刻两手一翻,将李院长的手掌牢牢包了起来,用右手抓住。然后他伸出左手一挑,包袱皮被挑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丁晓聪立刻瞪大了眼,想看看这位大尊者都带着些什么法器,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包袱里叠着几张各色绸缎,绣着精美的边纹,下面有什么看不见,最上面压着一个带盖子的青花瓷小碟子,还有几个小瓷瓶,外加一支毛笔。

    张成玉再挑开瓷碟的盖子,退下一个小瓷瓶,倒了些红色的液体在碟子里,抓起毛笔蘸饱,开始在裹着李院长手的红布上描绘起来。他这一连串动作完全是由单手完成,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两秒钟,如行云流水一般,看得丁晓聪心中暗暗喊了个“好”。

    在场只有丁晓聪是内行,其他所有人包括李院长在内,全都不明所以,只是看得眼花缭乱,不知道张成玉要干什么。

    红色的颜料画在红绸缎上,几乎看不见,也唯有张成玉知道自己在画什么。他画的很快,又很仔细,全神贯注,同时口中轻轻哼着古怪的咒语。

    这就是祝由术中的咒,祝由术由药、针和术三大部分组成,无论哪种方法,都离不开这独特的咒语。

    画着画着,大伙儿不解的目光中,那个李院长忽然失声惊呼:“好烫,这布怎么这么烫?烫死我了!”

    张成玉手下不停,继续勾勒着一个个细小的符咒,嘱咐道:“等下会更烫,不过你不要动,这只是虚假的感觉,你就当这感觉不存在,绝对不会烫坏的。”

    这回就连李院长都琢磨出点味儿来了,“这是……要把蜈蚣吓唬出来?”

    张成玉抬头看了李院长一眼,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然后继续低下头勾画,手速越来越快。

    果然如他所言,李院长感觉越来越烫,脸膛通红,已经有些受不了了。不过他谨记着张成玉的嘱咐,嘴里“啊啊”乱叫,强忍着,就是不缩回手。

    终于,张成玉一排符文写到了底,猛然一抽,将卷成桶装的红绸布抽了下来。这时候众人再看李院长的手背,已经恢复正常,只在虎口位置有个小创口,正在向外流血。

    一段祝由术下来,蜈蚣果然被驱赶出来了。

    众人一片惊叹,然后忙不迭落荒而逃,因为张成玉又把红布抖开扑在了地上,里面赫然有一条金头小蜈蚣,正在胡闯乱窜。这东西见肉就钻,显然不是一般的蜈蚣,围观者都吓坏了。

    大家跑了,不过还有一个人没跑,丁晓聪。

    小蜈蚣这时候已经爬到了红布边缘,张成玉立刻用手里的毛笔点了下去,就在他将要点到的瞬间,丁晓聪忽然出声阻止“等等,这东西不对劲!

    看见这条小蜈蚣的第一眼,丁晓聪就发现了异常,这蜈蚣的头部长得像锥子一样,从来没见过。张成玉反应奇快,丁晓聪刚出声,他瞬间收笔,向后退了一步,目光灼灼看着丁晓聪,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所有人的注视中,丁晓聪做了个没人能料想到的举动,他往红布上一趴,下巴贴着地,对着那只蜈蚣吹了口气,喊道:“喂,我在这里,快回来。”

    所有人傻眼,这是要干什么?

    一口气吹到身上,那只蜈蚣立刻停住,触角晃动一番后,转回头爬向了丁晓聪的脸。

    丁晓聪是在场年纪最小的人,也是看上去最不起眼的人,调查组的人估计都把他当成了汤有道的亲戚晚辈,来工地上玩的,看见他做出这么危险的举动,全都失声惊呼。

    李院长吃过这东西的苦头,连忙冲过来大喊:“快躲开,那东西危险!”

    刚才李院长被钻的只是手,现在丁晓聪可是用脸对着蜈蚣,这要被钻进去还得了?!

    在场唯有一人不慌,张成玉抬手拦下李院长,笑着说:“不忙,看下去你就知道这位小师傅的本事了。”

    说话间,蜈蚣已经接近了丁晓聪的下巴,而就在这时,他竟然做了个更危险的举动,将脸横过来贴在地上,用眼睛对着百足抓挠爬过来的蜈蚣。

    一阵惊呼声中,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那只蜈蚣眼看就要触到丁晓聪眼睛的时候,突然僵在原地,昂着头一动不动。

    “成了。”丁晓聪抬起头,曲起一根手指轻轻一弹,那只蜈蚣仿佛变成了假的,被弹得翻了几个跟头,依旧维持着那个僵硬的姿态。

    刚才他先吹出一口气,把寻气息扑人的蜈蚣引回来,然后施展了魇术,瞬间将蜈蚣魇住。蜈蚣虽然凶,灵魂却极其简单弱小,丁晓聪的魇术迷人差点火候,魇住一只幼年的小蜈蚣还是不成问题的。